河北隆化大法弟子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13日】我原来体弱多病,为了治好我的病,我什么偏方、好药全用到了,也不见什么效果,最后,病情发展到用什么药都不管用,给全家人带来麻烦,我自己也是觉得生不如死。

自1997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的多种疾病不治而愈,身心发生巨大变化,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对师父感恩不尽。

1999年7月,江氏集团不顾事实,迫害大法及修炼法轮功的群众,我心里难受,无法理解,“法轮功”教人重德向善做好人,且祛病健身有奇效。很多医院治不了的绝症经过修炼后都好了,所以才有那么多人炼,这么好的功法,对社会没有任何危害。这是个人信仰,“宪法”说了信仰自由,同时,修炼法轮功又为国家节约药费开支,利国利民,政府为什么要取缔呢?于是我就和几位同修去北京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

我于2000年9月份左右和其他同修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没多久就被隆化公安人员给带到驻北京办事处,他们问我们干什么来了,我说我要说真实心里话:“法轮大法好”!这么好的功法教人向善,利国利民,为什么不叫炼。他们说你们来找什么麻烦。他们给我们两人戴一副手铐,晚上来车将我们送回隆化。在看守所,我们被非法关押了大约7天左右,被强行勒索车费1300元。从那以后,只要是国家法定假日我们家门前就有车蹲坑。

在2000年11月份,我自己要去北京再次证实大法,走在“职业中学”前边被单位的车给拦住送回家,随后公安局来人说到局里去一趟问问,于是我又被非法关押了3个月之久。

公安局提审问:“法轮功是不是×教。”我说:“不是,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限制个人信仰自由,这是佛家功。”又问:“你还炼不?”我说:“炼”。他们说:“确实能治病?上边也是真是没法说(怎么能说害死了1400多例人)”。我绝食抗议后,中间被灌一次食,看守所刘继祥骂:你们炼“法轮功”的一个个真没人味。我说:“这是你们说的,强加给我们所有修炼者的。”我由两个犯人摁着被灌食,司法局李局长也在场。

2001年11月27日早6点,我又被强行带走非法关押了10天。当时他们骗我说走一趟,去后我就开始绝食两天,他们骗说不用写说说即可,我把我受益情况说了一遍,我说我要不得大法,确实活不到现在,问我还炼不,我没理他们,他们生气地叫我家人看看他们录像上我是怎么说的,家人骂我一通,我家人说:“我把他带回去好好说说再写”,我不能顺从邪恶,一字没写。

2002年十六大召开时,北京局来人强行又把我带走到看守所,说写保证才能回去,我不配合,我说大法就是我的命!我师父给我的大法,是叫人积德行善做好人没有错。

最后,他们也没通知我家,偷着把我和另一位同修押送到承德财经学校内“转化班”,他们安排的帮教污蔑师父,歪曲大法,我想我是大法修炼者,我要用正念清除邪恶,于是我集中念力念正法口诀。他们一个不敢在屋呆,后来他们拿大头针按着我的手骨节扎,往我脸上喷水,小武警用火柴棍捅鼻子眼,犹大掐我脖子,旁边有一个人说:你别掐呀,不然出事,她才住手。他们给隆化610打电话说:这样人你把他送来干什么,下个班怎么办,接回去。又被非法关押17天。

我现在把我被迫害的经历写出来,希望所有善良人们不要被谎言欺骗,让我们共同抵制这场邪恶对善良民众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