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景县迫害法轮功者恶行实录(3)

【明慧网2004年4月13日】

现补充公布河北省景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有关责任人的部分恶行:

赵明磊,原籍衡水市枣强县人,原任景县县委书记,现任衡水市副市长,此人是在景县大地上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要责任人。每一次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迫害,都是在赵明磊及迫害法轮功学员主要责任人县委办公室主任吴学普、原政法委书记句兆坤、公安局副局长杨文庄的策划下进行。其中,

一、2001年1月19日(人们正准备过农历年)对23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劳教,就是赵明磊及句兆坤、杨文庄等采用给景县各乡镇下指标、名额的手段(有录音为证,作为其迫害证据交法网恢恢)进行的

二、在景县办所谓“法制学校”,被非法绑架来进行邪恶洗脑、毒打、体罚、经济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遍及全县各个乡镇。

三、指使、纵容全县的公检法系统、各乡镇党委及政府私设公堂,对大法学员非法抓捕、拘禁、毒打、体罚、非法巨额罚款、抄家(甚至把学员生产资料如耕牛、拖拉机等都非法没收、拍卖),节假日肆意骚扰大法学员及学员家属、亲属。

四、赵明磊为保住自己的官位,阻止法轮功学员依法上访,在所谓“看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的人”的“上级指示”下(当时的株连政策是:地方上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达到某数,即将该地主要负责人就地免职,江泽民的这种邪恶招术,实质上是利用那些官员保自己官位的自私心理将其逼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犯罪的境地),在北京天安门设立“办事处”,专门等待景县来北京依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绑架以及用大额现金从天安门恶警手中“赎买”上报的名额,(此举蔓延到各乡镇都在北京设立所谓办事处,绑架本乡镇进京上访学员),绑架到本地后,再向学员巨额非法罚款。

五、1999年前后,本来在与地方势力的争权夺利中陷于进退两难境地的赵明磊,却出卖自己做人的起码良知,利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借镇压法轮功学员邀功请赏,爬上衡水市副市长的位子(景县是衡水市的下辖县)。

李贵生

1999年10 月27日,大法学员辛秀云去北京依法上访,被非法绑架回景县公安局后,两恶警让她蹲马步,用脚踢,在地上拽着头发往墙上碰。李贵生让辛秀云交出身上带的钱,说是加在“罚金”里,最后400元左右的钱不但没加,还又向家人勒索2000多元,还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2001年农历7月12日2点多,李贵生、房春生、张华胜、刘志军,到德坡村欲非法绑架大法学员潘根新,晚上又重回潘根新家到处乱翻,造成潘根新流离失所。

温城乡大法学员杜红彩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24天,公安局张华胜向杜红彩家人勒索现金2000元、云烟一条、300元饭钱,看守所又勒索900元才放人。第二次被非法拘禁在看守所时,公安局再次向他家人勒索1400元钱。杜红彩第三次被关进看守所40天,在这期间政保股提审她,李贵生把杜红彩铐在楼道的窗户上,并骂骂咧咧,房春生把铐子铐在她的左手上,来回顿,铐子都勒肉里去了,还是来回顿,勒的左手好多天都抬不起来

1999年9月份,李贵生等人以交所谓“保证金”为名,勒索刘集乡大法学员张胜利现金1800元。

于学光

2000年8月份,刘集乡大法学员张胜利因去北京依法上访,被刘集乡派出所所长许峰接回后送到景县公安局,后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在看守所因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被看守所所长于学光以及几个恶警毒打后给上“背铐”数小时,折磨的死去活来。在看守所,还遭刑事犯人毒打(景县看守所“牢头”、“狱霸”一贯横行无忌,是什么人的唆使和默许?)。

于学光对来进行探望的温城乡大法学员杜红彩的父母收取两条云烟才让接见。2001年1月19日早晨4点,看守所值班人员把大法学员叫醒,让他们收拾行李,强行把他们23人推上车,为防止他们逃跑,把他们俩人铐在一起,行李也没让他们带走,剩余的钱也没给,行李至今没给(讨要几次都没给)。

陈永东2004年2月在景县看守所遭野蛮灌食。

城关镇

补充公布城关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分责任人及其部分恶行:

现任派出所所长:高风岭(即第二号公布的“高××”)、城关派出所任福顺(即第二号公布的“任××”)、城关镇610负责人郭爱华。参与者:赵玉娥(即二号公布之“赵瑞娥”)马洪新(即二号公布之“马三”),景县城关镇马庄村人。

一、2000年11月份,城关镇4、5个人到大法学员王秀杰家,逼迫她交2000元保证金。威胁不交就开走拖拉机,结果把王秀杰绑架到镇政府,参与者有吴志庭、赵玉娥、马洪新,抓人时,王秀杰的婆婆被吓病,王秀杰的儿子到乡政府告诉她说:“我奶奶病了,住院了,我爸爸的药吃完了。”王秀杰一听就急着要走,赵玉娥抓住不让走,吴志庭、赵玉娥,马洪新商量后,把王秀杰儿子徐建峰扣在镇政府作为人质,才放王秀杰回家照应一下。第二天其弟徐洪刚交吴志庭、马洪新400元钱才放人。

二、2002年8月20日,城关镇派出所所长高风岭、610郭爱华带人到赵楼村越墙进入大法学员李瑞兰家,欲行非法绑架,因李瑞兰外出探亲而未得逞。

三、2000年7月,镇派出所无辜把大法学员辛秀云在茧站非法关押15天,索要现金200元。2000年10月份,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景县后,在看守所被关押一个多月,非法审问中,有衡水两个恶警,其中一个叫李海涛的,因辛秀云不配合邪恶,胖恶警就用书本打她的脸,拧耳朵、头发,让她跪在地上;后来站起来还是不配合邪恶,被胖恶警用脚踢得跪在地上,嘴里还骂骂咧咧,在地上跪了两个来小时,最后吴志庭、马洪新二人让拿200元钱才放人。2000年腊月某日晚上,镇派出所得任福顺、姓陈得等4、5个人,把辛秀云骗去,说填个表就回来,结果填完表把她关押了三天,把她铐在椅子上过夜,最后勒索现金1000元才放人(仍是马洪新、吴志庭收的)。2001年2月左右,县里办洗脑班,镇610人员让其家人拿了1500元现金,并逢节假日就到家中骚扰,其丈夫被他们闹的精神都不正常。有一次人家回娘家,他们竟追到人家娘家监视。

四、2002年8月某日,城关镇派出所610人员凌晨4点多就到徐庄村,翻墙入院、砸坏门锁,将只穿短裤、背心、光着脚的大法学员张立茹强行绑架,有人怕她呼喊还用手捂她的嘴。绑架到衡水洗脑班后,被迫害的出现生命危险,洗脑班几次催促城关镇,他们才把人接回来。

五、大法学员刘春林,24岁,景县城关镇南关南村人。98年5月份得法,修炼后身心健康,受益匪浅。

因于2000年6月份进京上访,被县公安局非法拘留一个月,并非法罚款1300元。2000年12月6日,再次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勒索生活费150元。2000年腊月某日,被派出所王占祥为首的五个人骗进派出所非法拘禁6天,又被送进县看守所,两天后,被政法委书记句兆坤、公安局副局长杨文庄非法判劳教两年,腊月25被两个恶警秘密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

杨文庄、句兆坤封锁消息,致使23名被非法秘密劳教的大法学员的家属四处奔跑打听人的下落,都无心过年。过了春节,大法弟子家属纷纷向公安局要人。讨要被看守所扣押的被褥时,看守所所长于学光不但不给,还威胁大法弟子的家人,要勒索大法弟子的钱财,大家只好重新做了被褥衣服送到石家庄劳教所。杨春林的家长等到劳教所接待日去看儿子时,发现孩子已经被劳教所的恶警折磨的骨瘦如柴,不像样了。整天干体力活、脏活、累活,夜里不让睡觉。电棍电击、橡胶棍击打,罚蹲、 罚站、关小号、不让去厕所、上绳、坐老虎凳……等等酷刑。受尽百般折磨。恶警还指使犯人迫害大法弟子。致使杨春林身心遭受严重伤害。

六、2002年2月4日,城关镇610、派出所人员到徐庄村大法弟子王金明、张立茹(夫妇)家进行非法搜捕的更详细情况:

早晨5点多,由村支书张国明带领城关镇610、派出所人员带着手铐子就到王金明、张立茹家叫门,王金明、张立茹问他们是谁,干什么,他们蛮横的说:“派出所的,开门!”欲行非法绑架,遭王、张夫妇二人抵制,没给开门。其时因叔父的丧事回家的兄嫂王金陵、辛明茹夫妇(大法弟子)也在家,辛明茹也在院里谴责他们。(其叔父2月2日才出的殡,3日晚才请了村子里帮忙的乡亲吃饭)。

天亮时,王金陵经东邻越墙而出时,被马洪新(马三)发现,随即招来一帮公安追捕,王金陵骑上邻居的自行车向村里骑去(王金明家在村子东头),公安随后乘警车在村里追赶,王金明趁机脱离了恶警的围困。王金明、王金陵最后在徐庄绝大多数善良百姓的掩护下,才得以走脱,幸免迫害。村里有公安寻找,村边路口有人把守,警车又回王金明门口时,张立茹上房揭露邪恶暴行,告诉他们:今天你们如果非法进我院子,我就跳下去!引来大批村民围观,镇610人员又招来县公安5辆警车、20多人。中午,辛明茹在院里听到公安威胁前来说话的邻居,站在拖拉机上一看正是特务房春生,便对他进行了严正谴责和痛斥,直到下午,邪恶因自知理亏,不敢强行非法进院子,才只好让一个态度和善的公安前去说明情况,说“就是看看”,商量“是否可以让一个妇女进去看一下就走”,因没钥匙,才让这个公安翻墙进院各处仔细查看,并无异常,又从墙上翻出,他们连邻居院子也翻了个遍。最后一无所得,草草收场。他们就是这样无辜地肆意迫害大法弟子,从来不讲什么法律。

温城乡

一、打人凶手:李玉生、葛乐、刘国良、王志强、张新军、刘长春

2000年7月14日,沈志爻村大法学员季金荣和赵永峰、王景瑞、王爱平、王藏岩、王藏起进京上访,7月19日,被乡里和村里干部接回乡里,被葛乐用拖鞋底狠劲抽打面部,后又送县进看守所。

遭非法关押半月后,又被葛乐接回乡里并非法罚款,同时关在乡政府的大法学员还有,李丽英、李新华、王永利,在被关押的第二天,逼迫他们蹲马步,站不住就打,葛乐和一个叫“小张”的拿一根两米来长的棍子,使劲打季金荣的双腿,季金荣被打的坐在了地上,葛乐抓住季金荣的头发往上拽,第二天早上,季金荣的裤子被血迹粘在腿上,那天晚上9个大法学员都遭到了残酷迫害。第五天,季金荣呕吐不止,她丈夫晚饭后来看她,在院里说话,刘国良领一伙人来对大法学员王爱平、王藏岩、王藏起、王景瑞、李丽英,进行侮辱、漫骂、殴打。季金荣因其丈夫在场,才免遭此劫。其丈夫也因此而亲眼目睹了他们的无耻暴行。他们每次打人都怕人看见,把大门关上。

此后,这些学员常遭乡里非法关押,2000年12月底某日,刘国良带人闯入季金荣家,让她到县乡里去,遭拒绝并谴责他们私闯民宅犯法,他们不由分说把季金荣强行绑架抬到车上,当天晚上被非法绑架的还有:王爱平、王藏起、王藏岩、赵永峰,他们进行了绝食抗议,季金荣绝食四天才被放回,

二、大法学员王爱平进京上访被乡政府接回后,被葛乐等4、5个人毒打,脸被打的青紫,眼睛肿的几天看不清东西,把砖立起来强迫她跪在上面,被恶人们一次次踢倒,最后用绳子将两只手倒背紧紧捆在床头一晚上。

三、大法学员王藏岩,在乡政府被非法关押时,遭刘国良一伙打骂、逼蹲马步,抽打脸、拳打脚踢。

四、2000年7月14日,大法学员王藏起,正在地里劳动,突然乡里来了一辆车,下来几个人,有人说到乡里去一趟,遭拒绝。被非法强行绑架到乡里,给她带上手铐,关在派出所里,还把她铐在桌子上,直到晚上家人交200元钱才放她回家。第二天她和5个学员进京上访,在那里吊了一天一夜,又被关押在景县看守所半个月。并让家人交1500元现金,又被关到乡政府。李玉生的打手们,到晚上故意喝醉酒,打大法学员王景瑞、王爱平、王藏起、王藏岩等人,王爱平被打的浑身是泥土,打人者怕别人看见,便让她把衣服上的泥土洗掉,湿着再让穿上,他们狠毒的打王爱平的脸,打的都认不出是谁来了。还让王爱平跪在立着的砖上。

学员刘怀生没进京上访,也被乡里罚款2000元。

五、2001年3月某日晚上,以葛乐为首的一伙人,来到季金荣家,对其丈夫说,让她到乡里呆两天就回来,没什么事,放心吧,把季金荣、王藏岩、王藏起在乡里关押几天后,在家属不知道的情况下,送到了景县洗脑班进行迫害。期间校长辛长友多次打电话叫乡里到家要钱,并多次打电话给季金荣的大哥进行骚扰。在季金荣遭非法关押的两个多月里,乡书记李玉生、刘国良,经常到家威逼要钱,尽管季金荣的婆母经受不了打击而病倒在炕,他们也不放过。李玉生还威逼其丈夫:你还要媳妇吗?要你就卖牛交钱。

六、1999年7月22日,碱场村大法学员王永利和妻子葛春娥去北京依法上访,乡里去接他们时,却从他家人那里要了800元钱说当车费,他们又让家人交2400元钱,才把葛春娥放回家。交钱时无任何收据。王永利回来的当天晚上,乡里的5、6个人,对他拳打脚踢,还让他蹲马步折磨他,其中有张宝明打的最严重,葛乐在旁边还嚷:打死白打!两天后,把他送看守所关押,后来又向家人勒索2800元钱才放回。

2000年7月25日乡里对数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禁半月之久,还特别把王永利和其他几位坚持不放弃信仰的学员关在一间曾当过羊圈的屋子里,又正是夏天,恶臭难闻。某天晚上有刘国良、葛乐负责让打手们对王永利进行殴打,还脱下鞋,用鞋底抽打他面部,打的他鼻孔出血,他们还把王永利用绳子双手倒背捆着,有人摁着他,有人站在旁边的炉子上拽绳子折磨他,后又让家人交1000元押金才放他回家。

2001年2月份,乡里开车把正在衡水上班的大法学员王永利接回直接送到景县610办的所谓“法制学校”进行迫害。并把在乡里的1000元“押金”当作伙食费。

七、景县温城乡李新华,98年有幸得大法,得法前身患重病,每年药费几千元,身体虚弱,自从得法后身体健康疾病全无。99年秋,在家被温城派出所秦峰一伙闯入家中,非法绑架到派出所,戴手铐,威逼、勒索、骗取家人5500多元现金才放人,没有任何手续。2000年7月17日,在家又被温城乡政府来人带走,关押一个月之久,关押期间被葛乐一伙再次对李新华、李丽英、王永利、杜永芬等人进行迫害,让每人站马步,如果站累站不稳,便用笤帚把抽打,用手打脸,直打的嘴角出血,腿被打伤,不能站立为止。

2000年7月17号左右,葛乐等人对大法学员张云贞、张云起拳打脚踢,用巴掌打脸,直打的二人鼻口出血,不能站立。对女学员也不放过,葛乐用手打李丽英、杜永芬的脸,甚至用皮鞋踢杜永芬的脸。

八、99年7月20日,赵永峰依法进京上访,22日被拉回乡政府,晚上书记李玉生带领十几个人强迫他放弃修炼,让他蹲马步,蹲不好就打,23日把教育上几个炼功的老师和三个党员,一起关在一间屋子里,一连关了10天,并罚了赵永峰和他妻子共1000元钱。2000年7月14日,赵永峰再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上因他大喊“警察打人了!”“法轮大法好!”,被天安门恶警毒打后被带到驻京办,16号在驻京办被景县公安局负责人毒打,并把他和另一学员铐在暖气管上,17日被拉回乡政府。乡书记李玉生下令,葛乐带领张新军等人,用脚踢他胸部,用拳头打他,让他跪在脸盆上,用拖鞋底狠抽他的脸,李玉生从旁边人身上拿下一条腰带,狠抽他的臀部,足有20几下,红肿一直持续了半个多月。而后把他送进了看守所。大约在7月25日,县公安局看守所,让家人拿了2900元钱(公安局2000元、看守所据说是600元,而负责接人的葛乐、本村支书、村长却向他的家人要了900元。)把他们拉回乡政府不让回家,晚上葛乐带领几个人整治赵永峰,先让他跪在地上,打他的脸,接着又让他头朝下贴墙倒立着,然后让他蹲马步,蹲不好就打,最后葛乐气急败坏地用烟头烫他的手腕和脖子,手腕上至今还有烫的疤痕,并给他要了50元钱,说是饭钱(实际赵永峰只吃了一顿)。折磨的他没了一点力气,才让他回屋。第二天早饭,被关押的学员开始绝食抗议迫害,书记李玉生、乡长王志强,让赵永峰在太阳地里蹲马步,蹲不好,就用竹棍打他后背、腿等处。下午三点多,县文教局副主任邢颜春把赵永峰拉到了文教局,并对他冷嘲热讽,让他在文教局大院里拔草、打扫垃圾。关了十多天才让回家。乡政府扣了赵永峰5个多月的工资2600多元,不给安排工作,之后一个多月,让大法学员一天两次到乡政府签到。9月底,乡政府又把10多个大法学员关押3、4天。元旦前,乡政府又把赵永峰等几个学员关押4、5天,2001年1月17日晚,乡派出所两个民警,把赵永峰骗到派出所,又骗到看守所。1月19日早晨,包括赵永峰在内的23个大法学员秘密送到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其中赵永峰被非法劳教2年。大法学员拒不签字,公安局副局长杨文庄一一代签。赵永峰等在劳教所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

九、大法学员杜红彩,于1999年10月26日依法进京上访,被带回乡里后,乡书记李玉生和司机开车送进县看守所,并向杜红彩家人勒索100元钱。

北留智

北留智乡副书记 郑学军
原派出所所长 刘明春
原派出所指导员 赵振平(现任安陵乡派出所所长)
乡政府工作人员参与迫害者:
高朋(原籍杜桥乡高辛店人)
封永胜(原籍庙镇乡西营人)
苏庆喜、张海龙

一、2002年8月份,北留智乡副书记郑学军,带领封永胜、刘明等人和县公安局刘志军等人一起,将正在县城卖雪糕的北留智乡德坡村大法学员潘根新非法绑架到衡水洗脑班,在洗脑班遭刘明和封永胜的毒打。

二、赵振平曾带领一人到潘根新家恐吓其家人,并勒索现金500元,没给任何收据,当时村支书王书才在场。

三、毒打王根生的其中有刘明春。

四、孙连平,女,27岁。河北省景县北留智乡辛宅村人。1999年10月份,因修炼法轮功北北留智乡政府非法拘留15天,在这期间受尽酷刑,在乡书记周瑞兴、乡长王万红指使下被毒打。打人者有乡工作人员刘明(安陵乡人)、高朋、苏庆喜,给她戴手铐、逼迫她蹲马步,不让睡觉、不让吃饱,被折磨。在2000年12月1日,因去北京上访,被便衣绑架,在12月3日被景县公安局接回本地,在乡政府书记周瑞兴指使被打后,送到景县看守所,非法关押45天,她在里面多次向看守所所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讲我们是被迫害的,并用绝食的方法抵制迫害,结果他们不听劝告,继续作恶。2001年1月19日,被非法劳教2年。在劳教所遭到残酷迫害。

刘集乡

一、大法弟子王秀明,景县刘集乡高榔头村人,因体弱多病,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体健康。

99年7.20后,进京上访半路被截回,在刘集乡刑警队被非法拘禁4天,以后又多次被乡政府骚扰。2000年7月,被乡政府非法关押两天后,送景县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同年8月,因进京上访,被景县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家属被乡派出所勒索500元。2000年12月26日,再次进京上访,乡镇府知道后,乡610王晨雨带领打手陶立春、刘洪文等10多人去抄家,并劫持家属赵连臣(也炼功)到乡政府,抄走了拖拉机,牵走了耕牛,她的儿子因阻挡不让开走拖拉机,被王晨雨、陶立春、邓晓阳等大打出手,当即头上就被打出一个大包,并狂言“谁阻挡就把谁带走”(后大牛被非法拍卖,拖拉机第二年春用2000元钱才赎回)。王秀明被非法抓捕并带回乡政府后,连续三、四天被王晨雨、陶立春、邓晓阳等恶人轮流毒打,王秀明因被打,被逼逃出乡政府大院,流离失所。同时,大法学员叶风芹被王晨雨用手打脸,把鼻子打破,被邓晓阳用拳头暴打。

2001年1月,被乡政府骗去县看守所,被秘密送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遭受非人的残酷折磨,使她在精神和肉体上遭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五个多月后因身体被折磨的严重损伤,保外就医被送回家中。2002年元旦前,被县公安局治安股闯入家中,抢走VCD一台,又把她绑架到县看守所迫害,绝食抗议8天后才放回。2002年9月,乡610王晨雨带派出所姓张的所长等人,闯入她家中,绑架她和家属赵连臣到乡政府的大会议室里,在众目睽睽之下,乡长露出邪恶的面目,王秀明、赵连臣因坚持信仰遭受毒打,王晨雨让王秀明跪在砖上,并被王晨雨打几个耳光,还说:“把你腿给整断!送衡水洗脑班!”被勒索人民币2500元后,送衡水洗脑班进行迫害。在那里,帮教用谎言欺骗,恶警用毒打威逼,逼迫王秀明写背离“真、善、忍”的保证书,还用1米长的木棍殴打,让她踩大法创始人的画像。由于她不配合,气的恶警把心里话也说出来了:我们也不愿意管法轮功的事,是江泽民这个老恶棍非叫我们这样做。23天后,送回乡政府,因仍不放弃信仰,被王晨雨、乡长张××毒打后,被书记张保顺指使,又送回衡水洗脑班,在衡水又送石家庄劳教所,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10个多月并遭毒打,被折磨成帕金森综合症,送回家里。

二、2003年11月份,乡派出所周健(刘集周八村人)等二人到赵庄村逼迫大法学员赵宝田“滚手印”,还勒索所谓“手续费”30元。

三、2000年12月底,刘集乡高榔头村大法学员田金月依法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毒打,在永定门派出所,恶警让只穿给扯掉袖子的秋衣,往身上浇冷水,并逼迫她趴在水泥地上,三、四个恶警在身上踩。被乡书记张保顺接回刘集乡的路上,张保顺勒索50元钱,回来后被王晨雨、王景良、刘洪文等用尺板子毒打,被非法关押十几天,临走时又被王晨雨等人毒打。在乡里被非法关押和毒打期间,大法学员田金月、张桂贞、李海军、叶凤芹等被乡长申建国带人把身上现金全部搜走。

四、99年10月份,派出所所长许峰等人到衡水将在衡水打工的刘集乡候庄村大法学员张胜利强行绑架回来,非法监禁十几天,并勒索现金500元。每到他们所谓的敏感日,乡政府就派人到家进行骚扰,使家人遭受极大痛苦。2002年9月某日,王晨雨带派出所所长张××到张胜利家以“问事”为由,强行绑架到派出所进行殴打,并非法拘禁在乡会议室4天,期间不断遭王晨雨、张××、邓晓阳毒打,最后还非法罚款500元。

梁集乡

石立芬,梁集乡孙镇南街村人,于1998年修炼法轮大法,身心获得健康,身上多年疾病消失,心性得到很大提高。2003年征兵,梁集派出所以她修炼法轮功为借口,不让石立芬的侄子参军,并让她写不炼功的保证。因没有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其侄子在各方面都合格的情况下被取消参军资格,还扣上有政治问题的帽子,致使石立芬兄妹反目成仇。这都是邪恶的江泽民迫害造成的。

99年7.20,西芦村大法学员柳立起、于秀坤与孙镇南街大法弟子李秀英、小庄大法弟子王领去北京上访,被景县公安局非法抓捕,并非法拘禁在梁集派出所,每人罚款200元。在景县公安局被每人罚款2300元。

夏庄魏淑霞,99年依法进京上访,被梁集乡派出所非法罚款200元,2001年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并被梁集派出所向家人勒索2000元现金 ,还进行非法抄家,把彩电、录音机、煤气罐、圆桌、椅子、打气筒等抄走。在景县洗脑班被罚款300元。

2001年春,句庄大法弟子魏淑珍,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景县后,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40多天,期间乡政府非法罚款2000元,县公安局长刘坤芳收受家人现金1000元。

梁集乡孙镇南小庄大法学员刘淑青,1999年8月期间,梁集派出所下“传票”让她去一下,一共传去了四个人,另有王凤茹、杨万岚、刘海茹,其三人当天被放,而刘淑青被非法关押7天后才放人,并被非法罚款700元整,交给王兰峰。1999年10月,乡派出所晚上派车抓人,有曹××和几个人把刘淑青从家中绑架走,说办什么学习班,关押十几天后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每天菜汤和窝头(早晨1个,中午、晚上各两个),很少吃馒头。就这样却每天收30元生活费,关押一个月后放人,家人被勒索所谓“生活费”1000元,交给看守所所长于学光。公安局政保股赵明广收2400元“罚款”。其中不算家人送礼。在这期间,每到所谓的“敏感日”,乡派出所一伙人就到她家骚扰。2000年元旦期间,刘淑青依法进京上访,被非法绑架进景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被罚款4000元,交给政保股张华胜。1000元交给看出所所长于学光。2001年春节来临,派出所所长宫守营,副书记史立忠、队长赵子龙、所长王庆丰,到刘淑青家骚扰。2001年3月份晚上9点多钟,乡派出所王兰峰和几个人把刘淑青从家中带走,说是办学习班,关押一个月后又把她送往敬老院,到那里后没地方住,才把她来回来放回家。罚款150元交给队长赵子龙。2002年7月份,乡派出所队长赵子龙、马金明、陈××,到刘淑青家说史书记让她去一趟,有点事。遭抵制,又在有正义感的邻居阻止下,他们才没把人带走。每次“敏感日”到她家骚扰,两个不懂事的孩子就 被惊吓的好多天两眼发呆,给家人带来难以言表的精神创伤,经济上也遭到极大损失,生活遭到严重干扰。

孙镇南小庄大法学员高桂智,2001年11月份因发放真象资料,被小曹庄马金明的儿子发现告知马金明后,被非法罚款1000元。

99年11月5日,梁集乡派出所王强、李长青闯入万庄法轮功学员万文龙家,勒索现金500元。

2003年,农历正月24,梁集乡派出所将在杨庄学法的万庄学员万厚义绑架到景县看守所,并对万厚义非法罚款4000元。

依法进京上访的大法学员白玉珍、万忠明,分别被梁集派出所非法罚款400元。

恶报实例:梁集乡万庄万双存,村里写上大法标语他就抹,贴上真象他就撕,在2002年被一翻斗车把腿轧折,骨盆轧碎,至今大便不能蹲下。

王谦寺乡

1、孙庄大法学员孙春义,1999年7月20日进京上访被劫持回乡政府后,遭乡派出所马金恒、陈国明(龙华西苏古庄人)、付文忠(乡政府人员)等人毒打。

2、大法学员王静、刘金强,99年7.20上访被劫持回乡政府后,遭张彦升(王谦寺乡东梁村支书)等人拳打脚踢。

3、大法学员朱淑娥带领孙春义的母亲去探望被非法关押在乡政府的儿子时,派出所副所长彭风潮(龙华镇彭村人)竟欲非法扣留朱淑娥。

4、1999年7月20日后的几天,张彦升向孙金强的哥哥孙金生索要三条红河香烟给彭风潮,彭风潮、孟××让请客两次。

杜桥乡

1、杜桥乡派出所所长曹福田,多次穿至大法学员刘志刚亲戚家,参与非法绑架,并勒索现金近万元。恐吓该亲戚,还逼迫其请客数次,还非法扣押一个大法学员的摩托车。

2、2002年5月底,前杜桥派出所所长(现任王曈镇派出所所长)和冯新民带人闯入景县县城西市场大法学员崔荣芬家非法绑架,崔永芬抵制迫害,结果被他们几个人连拖带拽,以致崔永芬的袜子磨破、腿摔伤、鞋子不知去向,强行绑架到公安局政保股,当天被曹福田送景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崔绝食抗议23天后,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释放,出来时身体极度虚弱。

3、2003年7月26日,杜桥乡派出所新任所长张少民和冯新民带人再次非法抓捕大法学员崔永芬时,崔的儿子问他们有没有手续,张少民说:没有手续。崔的儿子说:“这不符合法律手续。”张少民竟说:“什么法律!我说的就是法律!”当天,崔永芬被绑到景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安陵乡

1、2003年秋,安陵乡派出所所长赵振平带领不法人员到陈村非法搜集大法学员的笔迹、指纹,把只有对在押犯人才搞的东西,拿来对待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让其“滚手印”(即10个手指正侧面、手掌印),写简历取笔迹。还非法勒索每人所谓“手续费”30元(真正的犯人也没有取指纹收钱这种说法),明目张胆执法犯法,欺负老百姓不懂法律。

2、2003年12月26日晚8点许,安陵乡派出所所长赵振平带队,一行7人非法闯入大法学员陈永东家,遭陈永东母亲责问,公安说有搜查证,并问几辆车子、电话号码及陈永东的去向,随后他们翻箱倒柜,抄走大法书籍、录音机及真象资料,又“蹲坑”到12点才走。

3、为进一步讲真相,对赵振平进行挽救,劝其改恶从善,陈永东不计个人安危,毅然于2004年农历正月十六晚6点多,去了位于景县县城北老景阜路旁的赵振平家,竟被其举报,遭非法秘密绑架。失踪三天后,多方查找,经给赵振平家打电话才以于证实,现关押于景县看守所。据传出的消息,陈永东被打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谁打的?是否赵振平?我们当然要追查到底。)在规定时间内不通知家人,违反办案制度。(是否有借机报复之心?)陈永东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看守所野蛮灌食迫害。有消息说,现公安局已经整了陈永东的“材料”移交景县检察院,企图对陈永东进一步迫害。

连镇乡

派出所原所长句庆森,非法关押多名大法学员,并非法罚款。

1999年10月,句庆森和他儿子,连镇派出所另一人和其儿子四人,到大法学员张书坤家,骗张书坤说有事,骗到派出所后问有什么事,句和同伙不理睬,派人到家叫家人拿钱来换人,不拿钱不让走(说什么也不行,就是要钱),家属交500元钱才放人。连镇派出所工作人员经常到大法学员家骚扰,逼迫填这表那格的,给本人和家庭带来极大痛苦,拿了钱开了一个白条,一会又要回去了(句庆森已病死)。

注:文件中用词“主要责任人”、“责任人”、“参与者”、“打手”、“打人凶手”、“恶警”、“恶人”是根据所其迫害法轮功中具体事实、行为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