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固的老党员炼起了法轮功


【明慧网2004年4月14日】2000年,我进京上访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没想到被当地看守所非法拘禁了九个月。父母不明真象,又是几十年的老党员,对电视上的宣传信以为真,在社会与家庭的双重压力下,我也被迫放弃了信仰。

心想着说真话怎么落了一身不是,做好人倒招来了牢狱之灾。这社会到底怎么了,我心里解不开这个扣。整个人也是六神无主,心想只能是混吃等死吧!心里对老爸、老妈也结下了疙瘩,可总想着“真、善、忍”在啥社会也没错。

一晃到了2003年,大法弟子给我讲真象,告诉我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那些“自焚”的人都不是法轮功学员,大法弘传在世界60多个国家,受到1000多个褒奖,江泽民在海外已经被告上了法庭。顿时,我心里豁然开朗,又从新走上了修炼的路。

说来也蹊跷,我修炼没多久,老妈摔伤了胳膊,老爸天天头晕,医院说是综合症。我心里想着,一准是他们受谎言欺骗,说了太多污蔑大法的话。我就给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不要说法轮功的坏话,可他们都是老革命,始终不信说法轮功坏话还能遭报应。老爸自觉病得厉害,天天缠着老妈说自己活不长了,要料理料理后事,外人看他都觉得没那么严重,可他就是觉得大去之日不远矣。没办法,老妈只好天天带着他看病。俗话说有病乱投医:今天是西医、明天是中医、后天又请大仙,后来有个西藏的活佛喇嘛给灌顶也没管事儿。这回他们是再也想不出招来了,钱也花了两、三万,老爸连连说上当。

这么一折腾,老妈思想有点活动了,莫非只有法轮功能救了老爸的命。老妈就帮着我一起给老爸讲真象。老爸是个老顽固,一口咬定,这共产党反对法轮功,我可不能对着干,就真管用也不炼。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也不知如何是好。一天,我看见一张大法真象资料:说是有个警察以前总迫害法轮功,随后就经常头晕,吃药输液都不管用,后来有个大法弟子就告诉他说你每天默念“法轮大法好”,结果真管用,这警察再也不说法轮功的坏话了。我心里一亮,这好办法不妨让我老爸试试。

跟老爸一说,他马上就急了,气哼哼地说:“我不念,法轮功好在哪儿呀我也不知道!”我心里想着,这欺世的谎言真是害人不浅,弄得我们亲人之间都没有信任,宁可花钱费力地到外面找庸医,也不相信亲生女儿的话。我平心静气地对他说:“老爸,当闺女的总不会骗你吧,病在你自己身上,谁也替不了你,而且你就在心里默念就行了,不用花钱也不用费力,也没人知道,就不妨试试吧!”听我这么一说,老爸态度稍微缓和了一些,就将信将疑地说,那我也试试……

半个月后,我一回家,听见老爸正在客厅里说:“法轮大法好!”心里着实吓了一跳。虽说学大法也有一段时间了,对大法的神奇也有一些体验,可老爸如此顽固的思想这么快就有了转变,真有点让人不敢相信。我没有问他身体具体有什么变化,只是后来,他就开始学法炼功了,而且非常认真,每天五套功法要炼两遍。老爸说话有了底气,脸上有了笑容,也不再要死要活的了。他对我说:“共产党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要我说应该大力提倡,这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老妈说:“我们以前为闺女天天操心,现在闺女是为我们造福来了!”就这样,老爸老妈都走进了修炼的门,连80岁的奶奶也不再相信电视上的话了,也学会了默念“法轮大法好!”

写出此文,借明慧的一方天地把我们全家人的心声表达出来:“法轮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