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大法弟子手写万张真象传单


【明慧网2004年4月15日】我今年68岁,96年11月得法。我曾患有多种疾病:心脏病、胃病、颈椎病、头痛病、类风湿病。30多年的类风湿病,使我全身肌肉萎缩,手脚关节变形,手和脚不能回弯,走路困难,吃饭张不开嘴,疼痛难忍,吃药不好使,医院认为是死不了的癌症。有几次我想过死。96年9月有人叫我修炼法轮功,我不信,一说佛家功我就更不相信,我说让我看见我就信。我回家后心里特别难受,站不安,坐不稳,我自言自语的说:人家炼法轮功病都好了,我为什么就不信呢?没过几天,我的病情加重了,住进了医院。住一个多月,病没有好,反而更加严重了。我出院后,有人又去劝我炼功,我二话没说,就去炼功了。法轮功学员给我一本《转法轮》看。我这一看就放不下手了,吃着饭也舍不得放下书,三天就看完了。我才发觉,眼睛没疼、头没疼,身体非常舒服,炼功一周后,我不吃药了,身体逐渐好转。

99年7.20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和几个同修在外面炼功,被恶警抓去拘留十五天。2001年7月,两个恶警和一个委主任去我家,叫我到派出所去一趟。我说我不去,有事就在这儿说。他们说三遍叫我去派出所,我回应他们三遍:“不去”,说的声音一次比一次大。他们说:“你不去来车就不是这样了。”他们走了。不一会儿,警车真的来了,看我不在家就抄家,把大法书和师父法像拿走了。我心疼的哭了好几次。没能保护好,我很痛心。

我离家出走一个多月后回家。因为同修被抓,我和同修失去了联系,看不到师父的经文,也没有真象资料往外发。这时我想起了师父在讲法中说:“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我开始自己写真象传单,写完了就往各家报箱送,往门上贴。我家门栋贴上真象有人揭掉,我就再去贴上。在二年多的时间里,我写的大法真象资料,大的小的有一万多张,用复写纸写一次就能写三张,一张能写三百到四百多个字。有的是我自己写的,有的是从真象资料上摘写的。我自己发不完就送给同修去发,有时送到农村给同修往外发。有一个同修去年才走出来,刚走出来时,我写她发。现在她也能写了,也能写上千张了。

这两年过春节时,我把师父的诗词写成对联贴在门上,有“善恶已明”“如来”,再在一大块方纸的中间写上“善良的众生过年好”,在方纸的四个角、上、下、左、右写上“福”字。别人看见了就问:你家对联是谁写的,写的很好。贴上两个多月也没人去揭。

2002年的一天,我把真象传单贴到棚顶上。恶警够不着了,就来抓我,抄家,把大法书和讲法磁带拿走了,把我也带到派出所,说要把我送走。我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他们叫我在一张纸上签字,写上“同意”。我就大声说“我不同意”。他们就写上拒绝签字,把我送到收容所,收容所的人看到我,说不收。后来又叫我做心电,到了医院,我说叫医生看看我的手、脚,做心电我不做,我告诉医生:“我是炼法轮功的。”警察对我说的话很不满意,又觉得棘手,后来他们对医生说:“你给病情写重点,我们也不愿抓她。”就这样又用警车把我送回家。

我过去肌肉萎缩,体重不到90斤,脸色发黄。现在发胖了,体重100多斤了,脸色白里透红,写字的那只手指过去弯曲,现在直起来了,也不疼了。我无法感谢师父对我的救度之恩。我有时还有许多常人心,有很多关过的不好。

我没有文化,写的不好,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