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妹妹呼吁 澳洲公民再次来到日内瓦

对法轮功的普遍迫害是中国最大的人权问题

【明慧网2004年4月15日】(明慧记者王婧报道)澳大利亚公民丽沙.梁(Lisa Liang)于2004年3月中上旬,日内瓦人权会议开始之时到日内瓦为其在中国被关押的妹妹唐乙文呼吁,因为强大的国际压力,唐乙文于几天后被释放。4月14日丽沙·梁又一次来到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继续为在中国被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呼吁,并接受了记者电话采访。

记者:您能不能谈一下您三月中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开幕之际到日内瓦请愿的情况?

丽莎:好。一个月前我曾来过一次日内瓦,当时在我到达日内瓦的第一天,我的妹妹唐乙文还被关在广州槎头法制学校,说是法制学校,其实是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洗脑班,她绝食抵制非法绑架,我得到消息说她生命垂危。第二天,我把关于我妹妹的情况的信递交给了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主席,他来自澳大利亚,我还拜访了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广播电台和电视台,一共三十几家媒体,向他们呼吁帮助我妹妹和其他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在这一天晚上,我打电话到中国得知唐乙文已经于北京时间三月十五日凌晨十二点被释放。

记者:唐乙文这次是为什么被捕的?

丽莎: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我妹妹以前已经被关过两次了,第二次是在劳教所关了三年,2003年8月她被释放,我只有她这一个妹妹,我移居澳洲已经十几年了,就想邀请她到澳洲来看我,2004年2月我妹妹申请护照被拒,一个星期后,也就是2月23日,她和朋友吃完饭,在大街上走着,就被三辆警车,六七个警察绑架了。当时是在广州中山大学西门,一个路过的老师随便问了一句,出了什么事?连他也被抓起来了。后来经过盘问才被放了。

记者:您刚才提到2003年8月唐乙文被释放,在这之前她被关押了三年,当时的情形是什么样的?

丽莎:上一次她是被关在广州槎头劳教所,受了很多折磨。当时她的双腿被绳子捆着,几天几夜都不放,等到解开时,绳子和脓,血都粘在一起,绳子都拿不下来。她的一块腿骨因此突出,有很长时间走不了路,现在双腿还是变形的。

记者:那么这次被捕,她也受到了类似的待遇了吗?

丽莎:她从关进洗脑班的第一天起就开始绝食了。她被单独关在一个小房间里,没有窗子,不见天,不见日,见不到别的大法弟子。半夜里她常会听到隔壁法轮功学员被吊打发出的惨叫声,有时持续很长时间。这种环境里,正常人都会被逼疯的。在绝食期间,我妹妹休克好几次,我母亲用了八个小时的时间从外地赶到她那里,在她和其他亲戚的强烈要求下,警察才同意把我妹妹送到医院。但有五六个洗脑班的人跟车到了医院,把医院包围了,而且守在病房,还想逼我妹妹放弃法轮功。我妹妹就继续绝食。到最后610办公室迫于国际压力要放人的时候,还要我的家人签字,表示承担一切医药费和一切后果。他们只是写了我妹妹自己要绝食的,但他们不写为什么绝食,和警察都对我妹妹干了什么。我母亲一开始拒绝,但看到我妹妹已经绝食19天了,我母亲自己也一天没吃饭了,而且一起的亲戚也很辛苦,我母亲就签了。事后610的人拒绝给她文件的复印件。

记者:上个月您来到日内瓦,您的妹妹被释放了,那么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呢?

丽莎:我妹妹不能得到护照,当局也没有个答复,这件事就是还没有结束。只要她还在国内,她就时刻有危险。她在释放后半年就又被无端地逮捕。其实只要他们想抓法轮功学员,他们可以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这次是申请护照,下次可能就是和某人通了电话,借口每次都不一样,甚至他们都不用借口,就是把人从家里抓走。所以,只有完全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我妹妹和其他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的生命才有保障。这就是我又一次来到日内瓦的目的,我要为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呼吁。

记者:在联合国会议期间,法轮功学员向许多国家的政府官员和非政府组织的成员讲述了法轮功在中国被镇压的情况,很多人认为,对法轮功的镇压在当今的中国是
最大的人权侵犯,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丽莎:我觉得,江泽民和他的那些帮凶对法轮功的迫害的确是史无前例的,迫害的深度和广度都是前所未有的。学员被迫害的多么厉害就不用多说了,刚才已经举了我妹妹的例子,那些成百上千的的被迫害致死的学员遭受的就更多,更糟糕了。就从被迫害的广度说,不只是七千万法轮功学员,连学员的家人也被迫害了。拿我妹妹做例子,我们在广州的所有亲属和我的不修炼妹夫在广州的家人均被610办公室的盘查、恐吓过。广州610的人还专程坐了八个小时火车,汽车找到住在茂名的我的父母,向他们盘查我妹妹的情况,茂名当地的610人员也找过我父母。我妹夫和父母还多次被警察和610的人敲诈钱财,我妹妹这次的医药费就是我父母出的。就连那个和我妹妹素不相识的老师,仅仅因为在我妹妹被捕时问了一句“什么事”,就也被抓了起来。

记者:看来他们在你妹妹身上花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

丽莎:是这样的,便衣很多次跟踪我妹妹,投入了很多的人力物力。在我妹妹去北京上访时,在她被关押的地方就有专门用钱雇来打法轮功学员的打手。广东610办公室的人去茂名找我父母的路费也是一笔钱呀,还有电话监听等等,这些钱不都是老百姓的钱吗?我觉得中国的老百姓很苦,他们辛辛苦苦挣来的钱被江泽民拿来干坏事,抓好人了,如果老百姓知道了真相,他们一定不会愿意的。

记者:好,谢谢您接受采访,希望您的妹妹能早日获得真正的自由。

丽莎: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