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学了《转法轮》前两讲,小孙子的病就好了


【明慧网2004年4月15日】这是一篇迟到的来稿。

三年前曾想写,但写不出来。随着不断的学法,不断的提高,尤其是师父的评注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发表以后,我的心受到极大的震动。证实大法,揭露邪恶,救度众生是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的史前大愿。我必须写出来,不会写要学着写。有的同修说:“我的文章可能不会给发表,就是不发表,我也要写出来。我发现写的过程,也是提高的过程。我相信,大法弟子的每一篇文章就是一支支射向邪恶的利剑,使邪恶胆战心惊,无处藏身,甚至不攻自灭。我要做我应该做的。今天终于突破了邪恶的干扰和我自身的旧观念的束缚(懒惰,自卑,私心,怕心,正念不足等)写出来了。

* * * * * *

我的孙子今年六岁了,读小学一年级。上半学期结束时,他带回家一张喜报,在班级被评上了“小男子汉”的称号。老师说他愿意帮助同学,不计较小事,颇有绅士风度。全家人都为他高兴。看着这张喜报,我思绪万千,不由得想起了那张珍藏已久的“病情观察记录”,上面记载了三年前小孙子经历的一场魔难。

那是2000年12月初,小孙子在幼儿园得了流感,发高烧,咳嗽。经医院诊治,病情日渐好转。一个多星期后,一日,在与儿媳通电话中,她突然对我诉苦,“……宝宝这次有病学坏了,天天晚上哭,还揪人头发打人脸。哄也哄不好,打他也不听,简直叫他闹毁了。等这次病好了,真的好好管管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孩子能哭,在邻居中是出了名了。经常在半夜三更哭,搅的四邻不安,好多邻居对我说:“你这个小孙子真能哭。”为此没少求医看病,吃药,看病的医生不是说缺钙,就是说小儿惊大,就在那年夏天7-8月份,还找专科医生一次花掉500元,整整推拿了一个月,也没管用,如今,这孩子还动手打人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管怎么样,还得再找大夫看病。

这回是找一位中医大夫,看过病,大夫问孩子是否能吃喝汤药?我们明知不行,也决心试一试。为了让儿子和儿媳能得到休息,与他们商量让孙子与我住几天。两天后,儿子终于同意了(由于江氏邪恶集团于99年7月对法轮大法恶毒诽谤,诬蔑,家人深受其害,十分不理解我为什么不放弃法轮功,故与我疏远,深怕孩子受我影响而接受大法)。为孩子安心养病,儿子决定一周内不探望,也不打电话。

星期一(12月18日)我把孩子接回家,儿子特地去医院买一些“小儿镇惊散”,连同家里的消炎片,止咳糖浆等一古脑全搬来。再三叮嘱一定要给孩子按时喂药,临走时又对我说:“宝宝怕黑,晚上睡觉不能关灯”。

宝宝很乖,大部分时间喜欢一个人玩,特别爱听故事。只是给他吃药挺费劲,药里尽管加了蜂蜜,也不行,相当不配合。我和他爷爷都不忍心捏着鼻子灌,所以每次吃药都是吃进去很少。午饭后,他睡了一大觉(睡了四个小时)。

晚上9、10点钟,他也不困,眼看快到11点了,我想了个办法,给他讲故事,这才高高兴兴躺进被窝里。讲着讲着,不知什么时候,我俩都睡着了。突然我被一阵哭声惊醒,睁眼一看,宝宝身上盖的被子蹬开了,张着大嘴哭。我用手摸摸他前额,感觉不发热,问他哪儿不舒服?也不回答。我赶紧把他抱起来,顺便看了一看钟表,正好是后半夜12点30分。他轮着胳膊大声哭,不回答任何问题。摸摸肚子,也没发现异常,这孩子到底怎么了?我真是束手无策了。只见他表情紧张,一副害怕的样子。这时他爷爷过来了,一起哄着他。大约40分钟后才安静下来,渐渐入睡。

我再也没有睡意。小孙子长这么大,是第一次离开妈妈跟着我,也是我这个当奶奶的第一次目睹了孩子在夜里哭闹的全过程。以前每逢年节周末他们全家过来,宝宝都是跟着妈妈睡,每次半夜哭醒都是找奶奶,只要我一抱,甚至一见到我,就不哭了。可是此时此刻我就在他身边,怎么就象不认识了?不过,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眼神,很特别,那双眼睛流露出惊恐的神情。一个念头掠过我心头,难道孩子看到了什么……?老人都知道,小孩的天目是开的,能看见成年人看不见的东西。真的会是那样吗?此时我真后悔,怎么没让孩子早一点学大法。

95年我有幸得大法,学法炼功,身心受益,炼功才三个月,全身十几种病全好了,连33年的病都去根了,心胸也宽了,大法的威力我深信无疑。如今想叫孩子得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没有这场对大法的迫害,那是不成问题的。这次若不是儿子儿媳都叫宝宝累病了(宝宝看病那天他们也同时看病),也不会轻易让孩子跟着我。虽然这次宝宝住在我这里,他爷爷百般警惕,监视着寸步不离这个家。若有事要办,专等孩子睡着了才外出。2点30分,宝宝又哭了十分钟。

第二天,(12月19日星期二)白天跟头一天大致相同,晚上仍然睡得很晚。我不想睡,全当自己没退休值夜班(以前是护士专业),有责任好好护理他,并且建立了一个病情观察记录。夜深了,我的思绪也进入了深思。有好多问题象谜团,比如:孩子在白天睡觉为什么不哭,专等半夜哭?如果是睡反夜了(白天与夜晚颠倒了),那么夜里醒来也不用哭啊?如果说小儿惊大,孩子白天玩得很开心,家里人对他爱护有加,也没受到惊吓,惊从何处来?这不是一天两天,孩子哭了三年了。医生说的“惊大”怎么理解呢?既然中西医都能说出病因,那为什么不能医治呢?……

突然,思路被他的哭声打断,一看表又是12点30分,其状况跟昨天一模一样。他爷爷过来了,我抱着他,摇着拍着不断地说:“奶奶抱宝宝不哭……”。孩子辗转不安,大约哭了15分钟的时候,突然,小手“啪”!“啪”!打我的脸,打的还挺重,接着两只脚着床,腰往起抬,揪住我的头发不放,大声喊:“啊!”手刚松开,又打我的脸。这孩子分明在打架,在拚命啊!此刻我才真正理解儿媳对我的“诉苦”,宝宝这样反复了几次,他爷爷见此情景,按耐不住心头火,动作粗暴的来夺孩子,这时我眼前立刻浮现我儿子小时候就是这样被夺走后,被摔在床上的情景,于是我本能的抱紧孩子,厉声制止,严肃的对他说:“孩子到我们家是来治病的,不是来挨打的!你看哪个人半夜不睡,故意找事来折腾自己的?孩子睡不好这就是病,睡不好这就是痛苦,睡不好必定有原因。我们做长辈的,应该帮助孩子解除痛苦才对呀,怎么还能打呢?孩子在家里,爸打妈打,到奶奶家爷爷还要打,你们要把他打到哪里去?他不是你孙子吗?今天,孩子在我这里,谁也不准动他一根手指头,我-不-准!”接着我加重了语气,几乎是哀求他:“你不能发发善心,能不能发发慈悲,帮孩子一把?”听了这席话,他爷爷的态度完全转变了,靠近孩子,拉着小手,心痛的说:“宝宝,你怎么啦?哭什么?告诉爷爷啊,快告诉爷爷。”宝宝终于开口了,抽泣着:“大……大毛猴记(子)……来咬我。”哦!果真如此。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知道了原因就好,知道原因就有办法对付他。大法能镇邪,大法能灭乱。一个强烈的念头产生了,让孩子得法,一定!他遭受这么大魔难,我还等什么?不能错过这次机会,即使有再大的阻力,我也要冲破,让孙子得救。凌晨四点,又哭了大约2分钟。

天亮了,我寻找着,创造着机会,结合着自己的亲身经历向小孙子洪法,把大法师父说的话告诉他。师父说:“一个人就像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你装進的法,就同化了法;你装進了土,那就是土”(《在新加坡法会上的讲法》)我又根据自己的理解对他说:“宝宝,你要是学了大法,就像脑子里装进了金子一样,闪闪发光。那些坏东西再来找你,就把它吓跑了,再也不敢来欺负你了,因为它们都害怕大法。”小孩子明白了,表示愿意学大法。

从这天起,我和小孙子一起学《转法轮》。为防止干扰,每次学法前,我把玩具拿屋里来,关上门。我念他听,边听边玩,念一段停下来,他说不累我再接着念。有时他叫我把刚念过的一段重念一遍,有时提出问题,比如:什么是物质?什么是白色物质?黑色物质?什么叫业力?什么叫修炼等?一天他突然间问我:“奶奶,为什么不叫爷爷来听(法)?”我告诉他爷爷不愿听,但他执意要让爷爷也来听,拗不过他,我只好把门打开留一个缝,让他爷爷在外屋也能听得到。这一下学法的事暴露了,他爷爷猛的一把推开了门,站在门口,冲着我大发雷霆,说着诬蔑大法的话。我努力的克制着自己,静静坐着不做声,小孙子在我身边躺着一动不动。随着他不断的喊,我明显感觉到一阵阵冲击波(强烈的声音震动产生的)向我们袭来。这样的场面我经历过,可是孩子这么小,能经受得住吗?他喊累了,以为我们屈服了,走了。房间里恢复了平静。此刻,我不知孩子的心里是怎样的一种感受,便问他:“还学吗?”他下决心似的点了点头,然后立即下床,快速把门关上并锁上,转身轻轻一跃便上了床,依偎在我身旁,也不玩了,象一个大孩子。这样,我们又继续学法。自星期三至星期六,这四天时间里,我们学完了《转法轮》的第一讲和第二讲。

自从小孩子学了大法,我观察到,他在夜里哭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每次哭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哭的持续时间越来越短。由刚来时每天夜里哭两次,一次40分钟,减少到只哭一次,每次十分钟,5分钟,到最后凌晨5点只哼哼两声,皱了皱眉头,眼睛都没睁开,嘴里说:“斗(走)!斗(走)!斗(走)!”然后自行入睡。

星期六(12月23日)一大早,儿子和儿媳就过来了,当看到他们的宝宝胖了,笑脸红润了,也不咳嗽了,真有说不出的高兴和感激。我儿子对他父亲表示,这些天父母很辛苦,待到中午吃了饭就领宝宝回家。他父亲就把孩子的药拿出来,让他们走时带上。当儿子看到眼前的这些药,开始一楞,之后马上激动起来:“你怎么不给宝宝吃药?剩这么多!”他父亲也不示弱,反驳道:“你管剩不剩药干什么?宝宝的病好没好吧,好了就得了呗!”这时,我把这几天发生的事以及宝宝学法讲给他们听。听罢,他们都很惊讶。虽然嘴上不说,心里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事实。三年里就医治疗,花了上千元都没治好的病,如今在四天时间里,仅仅学了《转法轮》的第一讲和第二讲,没花一分钱,就得到康复,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宝宝的康复,受到触动最大的是儿媳。她主动与我交流(以前她拒绝了解大法),由于时间有限,我和她一起学习《转法轮》中的“开光”,“治病问题”等有关章节。通过学习,她恍然大悟,原来气功界并不是表面看的那么简单,还有些气功师乱编一些功法,骗钱害人,学练这样的气功很危险。终于明白了她自己多年学的气功就是这一类,不是正路的。这次宝宝生病前不久,她请了她在所学气功中一个自称开了天目的给自己看一看。那个人叫她给家里请一个菩萨像,每天烧香供奉。佛像由她给开光。这样做的结果,招来了不好的东西,使自己的孩子深受其害。感到很内疚。临走时对我说,回家后要把那些害人的气功书全部烧掉,停止烧香,佛像妥善处理。看到她思想有这样大的转变,我很高兴。

从此以后,我的小孙子夜里再也不哭了。我上儿子家遇到邻居提起此事,他们问我:“你孩子现在不哭了,怎么治好的?”我就把小孙子学大法的事告诉他们,大家都说:“大法真是挺神的,幸亏大法救了他。”

这段往事虽然过去三年了,但是,这将永远印在我的脑海里,成为我所见证的大法的神威在人间展现的历史画面。

本文证实:
1. 有另外空间邪恶生命的存在,在害人,这不是迷信。
2. 有些“病”是超常的,用常人的手段触及不到它。
3. 大法是超常的,大法制约着一切,大法无所不能。
4. 小孩听法的效果不一定比成年人差。
5. 明白了法理的孩子胆子壮,对他爷爷的大发雷霆的恶劣态度(凶狠恶)没有被吓倒,没有受到惊吓。
6.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这是我的粗浅认识,层次有限,请多指出不足,愿与同修们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