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妈屈凤兰被迫害致死的前前后后


【明慧网2004年4月16日】我叫马昌月,是1997年12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当时看过《转法轮》这本书后,就从内心认识到:这就是我一直想要找的好功法。

我的妈妈、老弟弟看了书后也都说好。我对妈妈说:您吃了快一辈子的苦了,这回可得真法了,修回去再也别到这里来吃苦了。妈妈泪流满面,我也止不住的眼泪流下来。尽管妈妈才三年级小学文化,但她学起来很认真,她的心性也不断的提高。有一回,我回家看她时,因为我爸爸的脾气不好,因为一点小事骂她,她自己一哭就过去了。我妈妈也是疾病缠身,炼功前有脑血栓病,犯病时不能走路,嘴说不了话,我小妹妹、妹夫开车把她送到我家。在我家每天学法炼功,住了一个月,恢复了健康。能走路、能自理,而我爸爸给她买了800多元钱的药,她一点都没吃,身体就恢复了健康。这不是奇迹吗?那么,她本着相信政府、澄清事实的态度,去北京上访,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好”不对吗?

我的老弟弟由于以前练了假气功,不知道修炼心性,只知道炼动作,也就是不自觉地练了邪法,身体就越来越不好。并丧失了劳动能力,辞去了自己的工作,身心痛苦,而且外人、家人都不理解他,认为这么年轻就不能工作了(他才30岁),所以,他很苦恼,生活各方面都很苦。只有我才能理解他是怎么回事。我帮他到医院去看,不起作用,找气功师去看了两次,也没有用,钱也没少花,就不起作用,谁也看不了。正在这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得法后,是师父给他净化了身体,他得到了身心的健康。恢复了正常人的生活和工作。

我更是受益无穷。当初,我没学法时,是我让我小弟弟学假气功的,那时我不懂真假气功,小弟弟才十来岁,我就让他学,我说你从小就学功多好啊,等大了时,当个气功大师多好。我弟弟岁数小就听了我的话。结果把我小弟弟的身体害到已经到了不能工作的地步了,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那时我心里痛苦极了。再后悔也不能挽回损失了,天下哪有后悔的药啊。我哭了一大场,心里难过极了,也没有办法啊。因为这些麻烦事,我的父母也很操心,谁的父母都想让自己的孩子好起来的。后来我学了法轮大法以后,我曾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法轮大法救了我一家”。其实真是这样的。我没学法轮功时身体也不好,也有许多病,尤其是练假气功,不修心性,追求这个、追求那个的, 练了这个练那个,最后真的就是练得乱了套了,把自己的身体都练糟了。所以说:是师父救了我,是法轮大法救了我。

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却被诽谤迫害,对我来讲真是致命的打击。被剥夺了信仰的权利。我从内心不理解,所以,在2001年11月24日我和妈妈去了北京,去证实大法好。25日早八点多到达北京天安门。逢人多时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走到了天安门门洞里边就被抓了,是被一个扫大街的小伙子举报的,因为他想得到赏钱(当时,那样做是能到一笔钱的)。那一天我们被抓的有20多人,都被关在一间大房子里,到了晚上我们都被分开了,北京的每个派出所分一个,单独提审。我被分到了牛山派出所。我妈妈曲凤兰也被一辆小车给接走了,送哪去了我也不知道。我被牛山派出所关了两天两宿,他们有三伙人,轮番着提审我。最后他们看到了我兜子里的车票和报纸都是从沈阳北站买的,他们连诈带骗的,我说了实话,他们就通知了我所在地派出所,11月28日一早我被接回沈阳。到了当地派出所。派出所的人告诉我,你妈妈当天晚上就被接回来了,送哪去了,他们没有告诉我。当天上午,他们就把我送到了拘留所。关了一个月,后来他们又来了,告诉我你被判了3年,你有意见吗,我说:“有”,他们说那好,我给你上诉,说着教养票子就被他们拿起来了。一直没有给我。

2001年12月28日我被送到了龙山教养院,在教养院我听功友说,我妈妈被送到沈新教养院去了,其实是这样的,我妈妈在沈新住了一天一宿,因为她被折腾了好几天了,又没法炼功,血压也高了,心脏也不好。管教一看害怕了,不敢留了,他们就找到了我小弟弟家人,说:你拿2000元钱就把你妈放回来,我弟弟是下岗工人,说没有钱,生活困难,他们没有办法,没要到钱,就把我妈放了回来,我妹妹、弟弟看到妈妈血压太高了,就把妈妈送到了大东区医院,住了一天一宿。我妹妹就把我妈接到了他自己的家。他们街道办事处的人不放心说:如果你妈在你家住的话,就把你两口子的身份证交给我们。我爸爸说:我们不麻烦别人,我们回自己的家住去吧,这样老两口回到了自己的家,沈北煤矿二井零零八十九栋一号去住了。回家后,老两口想安安静静地过日子,没想到,天天不得安宁。二井派出所的人也去,街道办事处的人也天天去,围着老太太讲,让她去参加学习班,我妈说走不了道,他们就说你上北京怎么能走呢?由于他们天天围着她讲,妈妈很上火,身体不得休息,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慢慢地一个人没有主见,终于支撑不住了,去世了。去世的第二天,街道的人又去了,问:老太太呢?我妹妹二话没说把他们推出了大门外。我妈妈就这样去世了,其实她不就是被邪恶的江集团迫害死的吗!她有什么罪呢?她不就是想说句实话,用事实说明“法轮大法好”吗!她受益了,她才去北京上访的,上访有罪吗?而且是70多岁的人了,她的手被恶警用电棍电黑了一大块。这说明她也遭了不少的罪。用常人的话来讲,我妈妈是一个最忠诚老实的、最善良的人,受了一辈子的苦,遭了一辈子的罪,好不容易得正法了,却遭到了这样的迫害。

现在邪恶势力还在迫害人,如今它们还在对我施加压力,三天两头的来干扰我,我刚刚回来时还让我写决裂书。我现在严正声明:我的决裂书彻底作废,决不随从邪恶。而且我出远门时,它们让我向它们汇报,这不是侵犯我的人身自由吗?有的人劝我说,你别跟它们说实话,以免被抓。我想我就是要用我家的事实来说话,揭露邪恶。因为我所说的是一个铁的事实。目前邪恶就是想把我往下拽,而我有决心走师父给安排的修炼道路,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摔倒了爬起来跟师父走正法之路永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