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平度市祝沟镇各村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4月16日】家住山东省平度市祝沟镇西村的盛松刚,是位年逾六旬的老人,认识他的人都知道,盛松刚忠厚老实,乐于助人。1998年1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

得法前,盛松刚患有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手、脚背部都已变形),坐骨神经痛,生活不能自理。老伴患有脑血栓,他的女儿们整天为他俩的病犯愁。他的女婿经常带着他四处求医,钱花了不少,病却不见好转。修炼法轮功后,时间不长,他身上的病全好了,尝到了没病一身轻的甜头。从此变得健康快乐,老伴学了大法,病也好了,家庭美满幸福。

99年7-20,江泽民在妒忌心的驱使下,疯狂的对法轮功进行残酷镇压,撒了许多弥天大谎,对大法师父和大法进行诽谤、诬蔑。盛松刚,这样一个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老人,从心理想不通,这是为什么?就想到北京说句心里话,问个明白。

99年11月,他踏上了去北京的路程,后被青岛驻京办事处的警察抓起来押回平度,在党校强行洗脑迫害了6天。恶警让他坐在水泥地上,手放在脚尖上,一坐就是1-2个小时,镇党委罚款5000元,还强迫他写了不修炼“保证书”,才放回家。

2000年11月他在家又被派出所、司法所牟春阳等人绑架到党委遭到残酷迫害。在党委开会有认识他的人看他被绑在树上,问他犯了什么法,为什么被绑在树上,他告诉人们就是因为他学大法,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而遭到了迫害。他被非法关押了六七天,并罚款1000元后,才放回家。

他回家越想越不明白,为什么做好人有错呢?他想再次到北京问个明白,为师父喊声“冤”,12月他又去了北京,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老人喊出了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他再次被抓,在被押回家的路上,走到无棣县城。因出车祸住在旅店四楼上,恶人们以喝酒打学员取乐。因盛松刚绝食抗议,牟春阳和张发仁(得恶报已死)举手就打说:“今晚非让你喝面条不可”。二人轮番打老人耳光,手打痛了就用竹板打,足足有半个小时,他的脸青紫变形,恶人宋可林用啤酒瓶照老人后背猛摔,啤酒瓶粉碎,在漫长的路上,恶人让他坐在有尖的铁板上直到镇里,老人绝食8天,受尽折磨。

2003年正月19日,平度市610的代玉刚等,串通了派出所矫恒玉等7-8个恶徒强行绑架老人到平度强行洗脑,盛松刚又一次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共35天。

以上是这位老人只为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做一个好人而受到的凌辱,在祝沟镇像这样被迫害的人何止他一个,请人们来关注因为修炼“真、善、忍”而遭到残酷迫害吧!

且格庄村的张金法、张升芳夫妇,被残酷迫害,流离失所;

张金法,2000年5月在莱西岘崓镇被非法抓捕,在派出所被残酷迫害了5天。12月9日,晚上,张金法在家中又被非法绑架,受到非人的摧残,被抄家时抢走的花生10袋左右,两条棉被、自行车、磅秤、液化气、缝纫机、饭锅、录音机、电话机。(退还花生和被子)罚款2000元。2001年10月在旧店被非法绑架抢走自行车,非法搜身抢走718元现金,抄家抢走了彩电、手提灯、电话机、花生10多袋。

张升芳,99年7月在天津被非法扣押,被残酷迫害20天左右,罚款2000元,8月,张升芳在家乡被非法绑架迫害2天,冬天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在两目党委遭到了残酷的迫害20天左右,罚款2000元。2000年5月25日,张升芳在莱西被非法抓捕,在平度市被非法拘留15天,秋天在地里干活时她又被非法绑架送往平度拘留15天。2001年,张升芳在家中被非法绑架,残酷迫害4天,2002年10,张升芳在家中被非法绑架到平度610强行洗脑一个月。

且格庄村,史玉民、邴业花夫妇被迫害的事实。

邴业花:2000年在莱西望城被非法抓捕,两目党委残酷迫害她15天左右,后邴业花被送往平度非法拘留12天。十二月初十,党委派出所非法抄家,抢走电视机、缝纫机、手扶车(现已退还),罚款3000元,后将夫妻二人抓到党委迫害15天。

张书江、尹桂欣夫妇,祝沟镇且格庄村人,所遭受的迫害。

张书江,2000年5月26日在莱西岘古被非法抓捕,在两目党委,派出所迫害了3天,罚款200元。2000年12月初9日晚上11点多钟,夫妻二人被派出所的恶警非法从家中绑架到农机站,被残酷迫害半个月并抄家抢走电冰箱、彩电、电话机、电风扇、四轮车、三轮车各一辆和车上买的一车五金,摔砸平房四块玻璃,罚款3000元,以后又逼交1000元赎回两辆车和家产(车上的五金缺少)。

尹桂欣,99年7月20日曾被非法扣押迫害了3天。

王洪梅,石家流河村人,99年7月20日,被党委非法抓捕迫害了3天,2000年4月8日,王洪梅在云山镇被非法抓捕迫害11天,罚款500元。2001年12月,王洪梅不在家,恶人将其丈夫非法抓走,非法关押一天一宿。

柴玉芝,石家流河村人,99年7月20日被非法扣押迫害了3天。同村的徐德芳、孙梅芳,99年7月21日被非法扣押在村办公室12小时。

张书迅、陆林红夫妇,祝沟镇且格庄村人。

张书迅,99年7月20日被非法扣押在党委,迫害5天。10月被非法抓捕在党委遭到残酷迫害15天。罚款2000元。
2000年12月9日晚上12点多,夫妇二人同时被党委,派出所的恶警非法绑架迫害15天左右,罚款3000元,街门的两个缸被砸碎。
2001年10月,他们被非法绑架迫害了2天2夜,恶人抄家抢走电冰箱、手扶车、录音机,所有大法书籍,所有财物被派出所所长王书华拍卖。

祝前村的张玉花,99年11月被非法关押迫害5天。

于家屯村张兰英,2000年12月9日,被非法绑架遭到残酷迫害13天。她被非法抄家,恶人抢走电视机、家具,花生种10袋,小麦3袋,自行车,录音机,液化气罐,所有大法书籍,50元钱,讲法带变压器,罚款2500元。

清水村的王有忠,99年被党委罚款2200 元,抢去电焊机一台,电冰柜一台,关押16天,在平度拘留15天,被罚款200元。

2000元2月,副镇长王永瑞,派出所李尧国等非法绑架王有忠,他被毒打,鼻口出血。6月份被党委非法绑架迫害5天,拘留15天,罚款200元,十月分党委又一次非法绑架他,但未得逞,王有忠被迫流离失所40多天,恶人抄家抢走电焊机一台,电焊条一箱半,台虎钳和工作台各一台,电视机一台,万用表一只,油漆一桶,手电钻一个,喷漆壶一个,饭锅一口。

2001年,王有忠被党委非法绑架迫害6天。退回电焊机一台,电焊条一箱半,台虎钳和工作台,电视机,万能表,油漆。

王有忠之妻王春平,被非法绑架迫害了3天3夜后又被非法绑架迫害15天,2000年又一次被非法绑架迫害4天。2001年被迫害流离失所1个月。

清水村的张青连,被党委非法绑架迫害2天2夜。2000年12月10日被党委非法抄家,抢走三轮车一辆,电视机一台,花生米8袋,电话机一部,罚款3000元,同时,张青连被非法绑架,残酷迫害了13天。退还三轮车一辆,电视机一台,花生米8袋1000元钱。

张青连的妻子王举香,被党委非法绑架迫害2天2夜,2000年10月13日,被党委非法关押折磨13天,拘留十二天。

流水村王太荣,99年7月20 日,被党委非法绑架迫害2天2夜,后又被非法迫害12天。2001年党委,派出所的恶人非法绑架他多次,但未得逞,王太荣被迫流离失所半年,罚款2000元。

王太荣的妻子武春芝,99年7月20 日,被党委非法绑架迫害2天2夜。后又被非法迫害15天,非法抄家抢走拖拉机一辆,后退还拖拉机。

清水村的齐爱玲,99年7月20 日,被党委非法绑架迫害2天2夜。
清水村的王恒西,99年7月20 日,被党委非法绑架迫害2天2夜。
清水村的王恒义,99年7月20 日,被党委非法绑架迫害2天2夜。
清水村的王恒暖,99年7月20 日,被党委非法绑架迫害2天2夜。
清水村的王美珍,99年7月20 日,被党委非法绑架迫害2天2夜。
清水村的曹淑英,99年7月20 日,被党委非法绑架迫害2天2夜。

2000年10月,曹淑英被党委非法迫害12天,被平度非法拘留13天,罚款3200元。

清水村的林广玉,99年7月20日,被党委非法绑架迫害2天2夜。2003年5月13日被平度610非法绑架强行洗脑迫害21天。罚款1000元。

祝前村的张堂江,99年11月被党委非法关押6天,抄家抢走拖拉机一辆,耕地犁子一套,录音机一块,罚款5000元。

武家庄村的曲元芝,99年被党委非法绑架迫害2次,罚款2000元。2000年7月,曲元芝被党委非法关押5天,并遭到残酷迫害后送平度拘留15天,罚款200元。2001年10月,他又被党委派出所的恶人非法绑架,迫害导致断腿。

徐家屯村的张成利,2000年6月被党委,派出所非法关押遭到了残酷迫害,罚款200元。

东连格状的张书芳,2000年被党委派出所非法绑架关押3次,罚款3000元。

南黄同村的于海波、郑全花夫妻:99年-2000年间,多次遭到党委派出所的恶人的非法绑架,受到残酷迫害。恶人非法翻墙进去抄家,抢走于海波、郑全花夫妻的摩托车、电视机、电风扇、棉被,他们多次被罚款,共计9480元,退还:电视机和电风扇。

南黄同村的王云英,99年9月-11月,被党委派出所非法绑架2次,罚款2000元。2000 年11月20日,王云英被党委派出所非法关押并遭到残酷折磨,罚款3000元。恶人非法抄家时,抢走了冰箱,花生12袋 小铁车、水泵、电机、自行车、电风扇、彩电、摩托车、收音机、缝纫机、孩子的游戏机,女儿的全部首饰,抽屉里的所有钱。除首饰、游戏机抽屉里的钱没给,其余财物用3000元钱赎回。2001年10月,王云英被党委、派出所非法绑架,再次遭到残酷迫害,罚款3000元,被非法抄家,抢走全部家产和全家的花生。2003年11月23日,王云英被恶警非法绑架到平度拘留所关押5天,非法抄家,抢走录音机,VCD、大法书籍、师父讲法录音带、自行车、她丈夫于金波被迫停止工作,至今不让上班。

且格庄村的张月梅,99年7月20日被党委非法关押,罚款2000元。2000年10月13日,张月梅被党委非法关押迫害4天,罚款3000元。2003年,张月梅被派出所非法绑架遭到残酷迫害,罚款2000元,被非法抄家抢走所有的大法书籍,一台彩电、VCD、录音机、160元现金。

且格庄村的王友香,2000年10月被党委关押近1个月,遭到残酷迫害,罚款3000元,被非法抄家,抢走彩电、黑白电视机各一台、一套液化气、4袋花生米、冰柜、盘子秤、一把刀、女儿的手表(200多元)砸碎三口饭锅,两个缸和一个压水井,又在门口放了鞭炮才离去。

且格庄村的孙玉香:2000年10月,孙玉香被党委非法关押近1个月,遭到残酷迫害,罚款3000元,被非法砸门抄家,抢走80袋花生、液化气、一台浇地机器,电视机、一口饭锅、一把斧头、砸碎自行车等。

路上村的徐京美,2000年12月,被党委、派出所非法关押并遭到残酷迫害12天,罚款2000元。

路上村的张型美,1999年11月16日,党委非法绑架关押多日,遭到残酷迫害,罚款5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