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连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和骚扰


【明慧网2004年4月17日】我是大连大法弟子,家住沙河口区。没得法之前多年疾病缠身,四处求医,见效甚微。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健康,身心受益,家庭幸福,我知道这是一部教人向善、使人能真正修炼的大法。

99年7月违背宪法的镇压迫害开始了。我依法进京上访,被当地派出所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我在看守所坚持炼功,被狱警戴上戒具,是大约厚2-3厘米宽600-700厘米的铁板,上下各有两个手铐、两个脚铐,把手脚都铐起来,铁板很厚坐着就压在脚面上,不能站起来好象爬行,用力低头才能把食物放到嘴里。晚上在水泥地上蜷缩着,不能躺下。因为戒具占地方大,我就只能呆在厕所里,也不许我和其他犯人说话。很多犯人知道炼法轮功的是好人就主动帮我洗漱上厕所。三天后我被迫说了违心的话,写了保证,才拿掉戒具。在非法关押50天后才被释放。回家后我认识到了炼功没有错,不应该写保证,就严正声明所写的东西作废。

2001年3月的一天,南沙派出所片警一个姓庄,一个姓孙的到我家又让我写保证,我不写就要带我去派出所,我说我们炼功做好人错在哪里?我丈夫刚做完手术回家得有人照顾,我不能去。他们就威胁我说下午找两个保安把我铐去。

就这样我被迫流离失所了。这期间他们多次到我家去骚扰。

2003年3月,一天我在儿子家中照顾小孩,转山派出所片警曹某和另一个片警知道我在家就去敲门。我不给开,他们就闯进来,把孩子吓得大哭。我就打开窗户坐在窗台上,一看六楼下面又是警察,又是警车。我对闯进来的警察说:“站住,不准再向前一步,否则出现的一切后果由你们负责。”他俩站住了,往后退了几步,连声说我们不抓你。

我问他们:“你们身为警察,私闯民宅,执法犯法,我没有罪为什么要抓我?”我对着窗户外面的人喊道:“警察迫害法轮功,法轮功讲真、善、忍做好人,我家有80岁的公公患脑血栓,还3岁的小孙女都要照顾。吃喝嫖赌的坏人你们不找,专来抓好人。”

楼下的行人停住脚步往上看两个警察,他俩使劲摆手。一看行人多了,警车和警察都离开了,屋里的两个警察也出去了,我把房门关上了。

后来他们又打电话给老人骗他说我被捕了,老人吓得马上把我丈夫和儿子的电话告诉了他们。他们又找到街道干部叫我写保证,我说做好人不用写保证,你们没有资格呆在我家里,我绝对不会写。他们又逼着我丈夫替我写,不写就让他下岗,我家人被迫写了。这样他们一直到晚7点才离开我家。

2004年3月25日,我邻居说又来了三名警察来敲我家的门,家里没有人他们又向邻居打听我什么时候回来。

这样我又被逼得流离失所,老人和孩子都无法照顾。

我们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只是自己做好人,没有反对政府,不参与政治,却遭到无理的迫害,有家不能回。做为警察你们也有妻子儿女,为什么要打压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甚至使他们家破人亡?做人总要讲良心,善恶有报是天理。现在江氏和那些迫害法轮功的高官都被海外起诉了,正义的大审判就要开始了。赶快停止做恶吧,否则葬送的是自己的生命与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