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青浦男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17日】上海市青浦县青东劳教所(沪劳三所)是一个在江氏集团指挥下完全靠谎言和暴力维持的地方,但对外却被冠以一个掩人耳目的名称:青东农场。

进入青东农场,首先进入眼帘的是大苗圃和人造湖泊,小桥流水,苗圃里有经过精心修饰的树木、花草;后面是成排的粉红色居民楼式样的楼房,在这些楼房里却发生着丧尽天良的罪恶勾当。

以上海青浦劳教所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中队”的恶警洪××(专管中队指导员)、项××(专管中队中队长)为首的恶警,在精神和肉体上折磨大法弟子。他们除了极力捏造谎言、欺骗栽赃外,再就是歇斯底里的暴力摧残。

不法人员除了对大法弟子使用惯用的伎俩,如:强制洗脑、不让吃饭喝水、不准睡觉、超强度军训等手段外,还叫嚣对大法弟子要以“突破人身极限”的手段来迫害。比如:多根电棍同时电刑、坐小老虎凳、双脚离地吊铐、冬天强迫在室外洗冷水澡等各种卑鄙手段。

劳教所的小老虎凳其实是工厂里用的漆包线的芯子,高18厘米,两端是直径为15厘米左右的圆片,上面凹凸不平,大法弟子被强迫坐在圆片上面,双脚着地但几乎不能使力,重心几乎聚在臀部。恶警命令吸毒惯犯把大法弟子上手反剪式地绑在背后,并用密封箱子口用的强力胶带把手从肩膀、手臂到手脖子象石膏一样紧紧缠绕、粘牢、捆绑直至不能有丝毫动弹。然后不断踢动漆包线的芯子,使漆包线的芯子和大法弟子的臀部不断来回拉扯摩擦,并使人坐不稳,不到一小时,臀部就破了,再不久就烂了,整日不停地如此折磨。更残酷的是强迫大法弟子“坐”在漆包线的芯子上面,两脚并拢,但两膝分开,即大、小腿都向外呈“V”字型(这样使两腿、两脚都使不上力),再在两腿上各站两个彪形大汉,同时恶警命令恶徒残酷殴打大法弟子,直打的口鼻流血,持续时间甚至长达40多个小时,“休息”一下后,再重复40多小时,再反复地干。

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恶警命令恶徒用牙刷把柄那端的一头狠命地在大法弟子胸前肋骨间来回用力刮、刨、搓,肌肉纤维被划断了,然后又把牙刷与前胸呈直角不断地用力戳,胸口表面被戳出了一个一个的坑,表皮上只能看到一个个坑却看不出伤口。若不是亲眼所见、亲身体验,人是决不敢想象的。

多名大法弟子被恶警用多根电警棍同时电击,致使被电部位皮肉发黑坏死;双脚离地吊铐,一吊就是几十小时,以至几天几夜,根本无法上厕所。恶徒用竹子皮抽打大法弟子全身直至发黑、青紫,这已是司空见惯了。在江苏大丰(沪劳一所)严管队的大法弟子遭受着非人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然而在社会的报纸上却写着:“…美丽的黄海之滨,上海市第一劳教所环境优美,法轮功痴迷者受到政府的关怀,每天下棋打扑克,…,营养良好,…,清洁卫生,…。”

法轮大法弟子在上海的劳教所没有任何人身自由,没有任何人权可言。有个别犹大在恶警的指使下卖力迫害大法弟子,有个叫胥欣的犹大,强迫坚定的大法弟子把手放在凳子上,然后用另一张凳子猛烈的敲打其手…,之后此犹大言行变戆,连恶警都说:“此人不可救了“、“不像人样了”、“没有一点人的样子了”。而那些被恶警指使的社会流氓,如:打架斗殴、偷窃诈骗、嫖娼吸毒的惯犯因迫害大法弟子被认为“有功”,而被恶警允许可以不参加生产劳动、从恶警处得到香烟抽、几个看管大法弟子的恶徒可以随意相互轮换着睡觉,以便更好的执行恶警“要严厉挟持法轮功(学员)”的命令、可以玩掌上游戏机,对大法弟子越残暴越是能多拿奖分提前释放、可以随意打乒乓、霸占、索要大法弟子的私人物品、抢吃大法弟子饭菜…等等。

在这里,恶人们恣意妄为、践踏宪法、镇压善良、打击真实,却不妥的给自己涂脂抹粉。这就是所谓“中国人权最好时期”上海劳教所的真实写照。

即使恶警再穷凶极恶,在严酷的环境中仍然有相当数量的警察、社教人员从大法弟子身上找回了自身被掩埋已久的善心和人性。有了善心的警察或被换至其它大队,或有意主动回避参与迫害,有些普通社教人员从一开始仇视、害怕接触大法弟子到理解、暗地里保护支持大法弟子,主动了解法轮功真象,甚至背诵师父经文。他们不愿虐待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说一些真实的心里话,并说:“大法弟子是好的。”“这么多好人在坚持,不愿放弃法轮功,法轮功一定是好的。”“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出去后我也要学法轮功。”

有不少大法弟子都曾经从管教干部、警察、相关人员处得到正面的肯定。

有姓秦的干部说:“…你确实是好人!”

有的干部对我说:“你有什么事尽管说,能做到的我一定帮忙。”

有的队长直接了当地对我说:“…我是从不相信××党的宣传的。”

“你们的境界确实很高,是一般人无法比的。”

“把你们关在这里,我很无奈。”

“我也是受迫害的…”

“大法弟子的素质确实很高,把你们弄到这里来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啊!”

姓张的队长说:“你一身正气,真是特别正!”

某队长说:“你们是好的,我是明白人,只是在这个位置上现在我不能多说……”

姓洪的管教关起门来说:“××党是最不讲理的……”

其实很多队长、管教是明确厌恶对大法的迫害的,厌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的,因为任何有良知有理智的人都明白,这样做是有罪的,到头来只能是替罪羊,他们自己也是被毒害、被迫害的。而迫害他们的正是他们的上级。

我们上海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的路上越走越好了,也越来越理智、清醒、坚定了,也越来越知道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了。愿我们大家走好师父为我们开创的返本归真之路!

附学员诗歌一首共勉:

法正乾坤紧随师
伏首合十向师尊
以法为师勇精进
解体黑手与烂鬼
正念正行随师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