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学法才能不受干扰


【明慧网2004年4月17日】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解法时,有个学员问:学法经常有电话来……,师父说:“我想学法就是学法,谁也不能干扰,因为你修不好,你所做的一切都没有威德。”我认为学法干扰有多种原因,一是海外大法弟子大法工作太忙了。例如明慧这片园地就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与人力、物质等,在此我们表示感谢。再一个我觉得就是学法不够。

我在95年夏天得法后,到99年7.20之前,就按师父的要求把《转法轮》、《转法轮(卷二)》、《洪吟》、《精进要旨》四本书及《法轮大法义解》一半和其它经书的很多篇、段全背下来了,7.20以后更是把师父所有的正法经文如《北美巡回讲法》等全部背下来了,无论师父的讲法有多长,无论师父的经文有多难,只要一请到,我都是毫不犹豫地背下来。

记得7.20刚刚迫害的时候,就是因为我会背《转法轮》,邪恶之徒把我从单位强行送到学习班(洗脑班),当时邪恶最猖狂的时候,把我们每人关一间房,不许说话,不许唱歌等,别说家人接见、换洗衣服,连房间都不能出。一天24小时关禁闭,近半年的暗无天日的关押,我承受到了极限,真的觉得人要崩溃了。那时是思想业及各种执著往上翻得最厉害的时候,再加上每天挨打挨骂,还要承受失去自由的痛苦,有一天我觉得自己要疯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一边背法,一边对自己说:冷静。同时对迫害我的败物(那时只知道叫思想业)说:“我是真、善、忍构成的,我的每一个细胞都是真、善、忍,我决不疯,然后反复默念真、善、忍。就这样闯过了那艰难的一天和以后度秒如年的日子。在以后的多次非法关押中,邪恶之徒总要问我:还背不背《转法轮》。我后来对同修说:“我的生命真的是法构成的,离开法一秒都不行。”

国内同修都能体会到法的重要,因为在邪恶的环境中,不能把法记在脑子里根本修不成。在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学员们曾把法写在墙上、纸上等,智慧的同修更是把经文等写在布上或软纸上缝在衣服里送进劳教所等地,后来邪恶的劳教所怕法传进去,把所有家属送来的衣服,无论棉袄等全部用水长时间浸泡,棉絮也是从头捏到尾或断开,可见邪恶多么怕修炼人学法。所以有人说把法记在脑子里最安全。

我学法的时候,只要一静下来,我觉得我的空间场很安静,现在看来是我学法时心静,外面的干扰影响不了我。释迦牟尼佛在迦叶用火龙毒害他时,他不是说:“我内心清静,终不为它外毒所害。”我有时候心很躁,或很累,思想业干扰的时候我就想师父的法:“静下心来学”(《猛击一掌》),真的能静下来,走神的时候,我总想师父说的:“阿弥陀佛的每个字都能显现在眼前”(《转法轮》)我就把新背的法背一遍,从家到单位也有一段时间,我也是把会背的背一遍,晚上睡觉时,把白天背的法再背一遍,无论走路、坐车、骑车、做家务都在背书(因人而异),工作空闲时候也是背法,不会的或觉得有错的再对照书纠正,时间长了,影响学法的因素基本消除了。目前虽然讲真象、发正念时间很紧,我也能像以前一样的学法。我的家人不修,有时候讲真象或发正念有干扰,但学法基本不受影响。当然以前有的学员介绍把所有的事干完再学法,我觉得也很好。但我觉得真正不受干扰地学法还是象师父说的:“静心学法”。

我为什么学法以背为主呢,记得师父早期讲法时说过:“人的眼睛好不好使?看东西还走神呢(大概意思),我看书也喜欢走神,而且师父早期多次在《义解》等场合要求学员背《转法轮》。我通过这些年的背书,发现背法一点也不影响看书学法。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还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