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些资料点出事后想到的


【明慧网2004年4月18日】最近,不断看到明慧网报道有关一些北方地区资料点被严重破坏的情况,引发我一些思考,想就此谈点个人看法:

我觉得我们首先应该反省一下自己是否有漏才被邪恶钻了空子?从一些被破坏的大资料点所报出的损失物品上看,确是有一些奢侈品,我感到正如一些同修分析的那样,做资料的钱都是当地同修们省吃俭用省出来交给资料点的,每一分都应该用在正法之事上,不应该用于追求什么高档次的设备,也不应该在资料点间作攀比,更不应该用于自己个人的身上。资料点上的同修应该在这方面严格要求自己。

据说有些资料点上的同修还钻电信部门的空子,这是我在某网站学员内部交流中看到的一个帖子,复制出来给大家看看:
“如何上网不花钱?手机卡欠费后,电信要3个月才能拆机,这3个月内不能打电话,但是有信号,由于GPRS是永远在线,按流量收费。这样,在手机卡欠费的情况下,GPRS数据传输服务还是没停止,仍然可以上网,免费使3个月。 我们损失的手机、手机卡也很多了,免费使3个月也不欠谁的,大家说呢!?”

在大陆,能用手机与手提电脑上网的多是资料点的同修,从这个帖子来看,不也反映出此同修做资料的心态不够纯正吗?我们今天正法的路是给未来人留下来的,怎么能“因为我损失了(常人中的东西),所以我拿回是应该的”呢?这与常人有什么区别?常人中正直的人也不会这么干的。我曾看过一位同修写的一篇报道,因特别感动而深记在脑海里:写的是一位30来岁男同修的事,他在被非法劳教出来后,靠走街串巷卖眼镜谋生,他那么艰难了,仅靠卖赚不了几个钱的眼镜来养家糊口了,可他还拿出30元钱来给同修。看完那篇报道时我感动得流泪,短短几行字的报道,我看到的是一个无怨无恨、大慈大悲救度众生的心。也许他没有一些同修那么轰轰烈烈地在资料点上做什么,他还要为生存而奔波,他那么艰难了还要把自己靠日晒雨淋、走街串巷赚到的那点难得糊口的钱省出来做资料去救众生,这不正是“金佛”里那种把心交给佛的人吗?30元钱在很多人眼里算不上啥,可对他不是个小数目,那些在资料点上把其他同修们省吃俭用交来用做资料的钱买自己奢侈品的同修,资料点出了事能说与你们自己的有漏无关吗?

另外,从这二年我这明慧网资料来源的情况看,我感到在资料封锁方面,除了邪恶对网络的封锁外,学员自己内部一些复杂人心所造成的干扰也是相当严重的。一些人在资料传递中怕失去自己在提供给下线资料方面的“领导”地位而人为的设障碍,封死回传信息的渠道(不做信息回传),造成信息流通的单向性,使资料点同修不知道下面资料需求的情况。比如我这,因为资料的单向流通,我没法向大资料点同修传递一点信息,二年前我就想突破网络封锁,但苦于不懂网络也没有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身边又没有懂电脑的同修,想回传个信息给资料点同修问问破网的方法都办不到,因为和我联系的中间人不肯作回传。于是有二年多的时间我不得不做着把得到的资料重新打入电脑,再排版打印的重复劳动。(我没有扫描仪与数码相机这类设备)资料传递线上的上下信息流通的单向性还造成一个问题:资料点的同修是下面要就只管给,有不少的资料被浪费掉了他们却不知道。举个实例:我的上线是个50来岁的女同修,她每天只管把要来的资料往外寄,用的都是同一种信封,每天都在相近的几个邮筒丢信,每个邮筒还放2 ~3封,别人多次劝她不要这样做也不听,总用“我发正念了”来坚持这么干,有时手上没资料寄了,还说不寄信手都痒。直到今年初,她的亲戚告诉她从来没收到过她寄的几封信她才有所醒悟,叫道:“我花在寄信上的钱都几千块了!”我只能说心疼那些被浪费掉的资料,因为资料从选材到排版、打印所花的心血不是钱所能衡量的,而买打印墨盒与墨水的价钱远比她寄信用的钱要多得多。我早看到这种浪费情况,给她指出她也不听,我又没法回传信息给上面资料点的同修,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资料被浪费(她在我的上线,传资料给她的人我不认识)。

这里我感到,大资料点上懂技术的同修们如果能适当的了解一下资料发出后的反馈情况,发出的资料中给出一些存有资料的磁盘、破网工具的光盘等,也许能无意间的帮助到下线某个不认识的同修建起一个能独立运行的小资料点。就我自己这个小资料点而言已经稳定运行有4年多了,我也是从不太会电脑操作做起的,从开始的无资料自己写,到今天能根据不同人群的救度需要选材排版、制作各种资料与光盘,也根据不同同修的需要,选材排版打印出不同的资料后,交他们自己用传真机做复制,然后去发。我们一直就是这样配合默契的。小型资料点如果能遍地开花,就不会出现一个大资料点被破坏而造成一片地区的资料短缺,这已经是很多同修提出过的观点了。

一点个人看法,提供大家参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