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安陆大法弟子自述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2004年4月19日】我今年59岁,湖北省安陆市人。没炼大法以前,全身都是病,有风湿性心脏病,颈椎第六节肥大增生、双腿麻木、腰痛,天气一变便口吐涎水,腰痛不能起床,不能睡觉,精神非常痛苦。98年8月16日,我有幸经人介绍,喜得法轮大法。听法时,因为我没文化,很多道理不理解,但我相信“真善忍”,不长时间全身的病都好了,我从内心无比感激大法的神奇超常。

99年7月,江××开始疯狂迫害大法及大法学员,我一人到天安门。过了几天,北城派出所内五个警察到我家里来吓唬家人,不要我炼法轮功,不要到北京上访。我说炼功没错,做好人没错。他们就走了。

“天安门自焚”伪案,迫害加重。我老伴也被吓怕了,整天为我担心,最后忧郁致病,得病而死。为了肃清江××集团的谎言宣传,我决定到北京讲清真相

我不会写字,用缝纫机绣了一面旗,中间绣的是“法轮大法好”五个大字。一切准备好了,我就在2000年腊月到孝感坐火车,第二天早上五点多钟就到了天安门广场,广场到处都是警察。我从怀里把绣好的大旗贴在天安门隔壁的墙上,然后在天安门广场走了一圈,一边走了一圈,一边走一边发正念。

后来我想到天安门城楼上去炼功抱轮,就买了一张门票,正准备上楼,守门人问我是哪里人,怀疑我,就叫警察用警车把我带到了广场派出所。那里关押着大约十八个来自全国不同地方的大法弟子。

我一进门就喊“法轮大法好”,就听见其他大法弟子“啪啪”的鼓掌。恶警开始对我搜身了,抢了我的法轮章,我一把又夺回来了,放在口里,五个恶警又从我口里抢走了法轮章。

晚上,恶警把我们两个人、两个人用手铐铐在一起,送到了云岗派出所。在派出所把我单独铐在铁椅子上,问我的家庭住址。我坚决不配合,恶警又把我的衣服脱得只剩下一件单衣服,双手朝上被恶警刘振华用手铐吊在栏村上,刘振华去睡了三个小时后,又把我铐在椅子上。

后来回家以后,我到菜市场发真象资料,被北城派出所姓郭的恶警抓捕,后又抄家,搜走了大法书,把我送到安陆市拘留所拘留半月,勒索生活费280元。

2002年十六大会议期间,大法弟子黄小慧到我家来看我,碰到北城派出所四五个恶警开着警车到我家骚扰。警察对黄小慧拳打脚踢,打得黄小慧脸上、嘴上到处流血,最后被恶警拖上了警车,并以此为由送她去劳教。

恶警抄家后,把我送派出所关押一天后,又送拘留所非法关押38天,并罚款1600元。在关押期间我绝食了八天,恶警对我进行灌食,并说十六大会议开完就会放我们,可是会议开完后并没放我们。这就是江泽民所说的所谓人权最好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