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恶警绑架和酷刑逼供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4月19日】2002年4月29日我在家正准备做晚饭,凌空派出所的一伙警察来到我家将我强行绑架到派出所,以韩煜为首的膀大腰圆的四五个人(孟××、蔡××、孙××)开始了对我惨无人道的逼供,他们用手铐把我双手铐住绑在椅子上,先由韩煜抓着我的头发打嘴巴子,他打累了躺在沙发上呼呼睡着了,然后孙××、蔡××、孟××轮番打,他们看我实在不说就用一根象擀面杖粗的不锈钢管,由几个人按着我的腿在小腿的迎面骨上像擀面条那样来回擀,并用那根不锈钢管在我大腿上下扎。在他们达不到目地的情况下边折磨我边用手枪对着我的脑门声称:“我们是全国镇压法轮功的单位,再不说我毙了你。”然后他们又把我按倒在地,将两胳膊从后背拧到肩头,把头按在地上不能动弹,经过一天两宿的折磨后,胳膊肿的很粗、钻心的痛。

暴徒们抓人都是在晚上,施刑都是把人关在小黑屋里,可见它们的所为是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它们做贼心虚,与医院串通好,弄了一个与事实不符的体检证书,并在去医院的路上威胁我,不让我说出是它们打的,然后把我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两腿伤口化脓,每天流出大量脓血,耳朵里掏出一个大黑血块,经常耳鸣。二十多天后恶徒把我送到沈阳市龙山教养院。

此之前提到大法弟子如何被迫害被打死打伤多少人,家人也不怎么相信,可我这腿上的伤疤却留下了永远的记忆,使我那共产党员的丈夫也哑口无言了。这一切虽然过去,但我只希望通过此事能唤起行恶者的良知,尽早明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道理,害人的同时也是在害自己,放下屠刀,弃恶从善。

这次暴徒抓走我的同时抄了我家,把我家的大法书,《转法轮》、师父的讲法带与大小录音机…… 等全部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