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新泰市孔祥增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4月19日】我家住新泰市汶南镇。1998年4月份从吉林省领着6岁的儿子回家看望亲人,5月初,本村表弟送给我一本《转法轮》。我被书中深奥的法理所折服,法轮大法教人向善,本着“真善忍”做一个正直无私的好人、更高尚的好人,我暗下决心要按“真善忍”做一个真正的好人,紧接着学炼动作。

奇迹出现了,我在东北打工“扛木头”患的多年的肩周炎,在学炼了两个多月后完全恢复了健康,更神奇的是我从小就有的二十多年的气管炎也不翼而飞了,法轮大法太神奇了! 我又告诉了本村的二姐,她从前也是身体不好,自从98年到2004年得法炼功后也从没有吃过一片药,更没有打过一次针,总之没花一分钱药费。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我儿子,这六年当中也没花过一分钱的药费。我炼,孩子也跟着炼,连学校预防针也没打过。

我和乡亲们说的句句都是心里话,还有一件更让人高兴的事情,自从修炼大法六年当中,我没有喝过一点酒,更没吸过一根烟。真修法轮功能给自己的身体、家庭带来美好和幸福。

然而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自私狭隘的妒嫉一意孤行,残酷镇压法轮功,搞的学员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已残酷迫害死近千人,关押监狱数十万之多,我本人也没逃脱灾难……

2000年8月初,因我坚修大法,被警察非法抄家,他们也没出示任何证件,执法犯法。抄走了一台小录音机、炼功带、打坐垫子、五本书、一身炼功服。派出所张所长把我抓到所里审问到半夜多,经前任大队书记说和办了个取保候审、监视居住。

2001年国庆节前,新泰市警察又非法把我抓到了新泰,一阵恐吓威逼和欺骗,给家人、亲戚、邻居带来精神痛苦和不安,都为我担心。他们和我谈话,叫我实话实说,我把在大法中受益的经过,得到了无以言表的好处说给他们听,他们一听我证实大法的美好,恼羞成怒,把我拘留半个月。那时正是国庆节前后,天气又冷,我说回家穿件衣服,它们欺骗我说领导跟你谈谈话,一会就回来,结果直接把我关起来了。一共关了十五天,我只穿着单裤单衣,十月份的天气,别的犯人都穿了毛衣毛裤,夜晚盖着毛毯。恶警也不让家人看我,又冷又饿,苦处不用说了,度日如年,十五天出来,都不象人样了。

2002年8月份新上任不久的大队书记孔祥军亲自领着警察四五人,非法闯入我家,没出示任何证件,把我抓到镇分局和洙家仙在一起关了一夜(洙家仙—――景刘庄医生,也是大法学员,67岁),第二天一早把我和洙家仙还有赵家庄一名女学员一起送到了臭名昭著的王村“法制培训中心”,强制洗脑,利用恐吓、威逼、熬夜折磨人,逼你昧着良心说谎话,你不说假话、谎话,恶警就折磨你甚至判刑。天又热,让你坐在板凳上不让动,连上厕所都得规定时间,还得监视着你。我实在受不了了,说了违心话,他们就高兴了,折磨了一个月又要罚款3000元,我家贫无力交钱,他们就让写了一个借条,我按上手印签了字才算放回了家。

回到家中越想越不是滋味,觉得对不起师父。做人要讲良心,就是一个普通常人给治好了病也得感谢人家,也不能恩将仇报,何况是炼功人呢?我天天在痛苦中难过,我修的是“真善忍”,明明是受益无穷,而在强大的镇压面前害怕、昧着良心说假话,我痛苦难过极了……

2004年2月11日下午5点左右,镇里迫害法轮功的头目范维红非法闯入我家,没出示任何证件,搜走一台小录音机、一盘炼功带、坐垫、记录本、儿子户口复印件、一个小变压器等,好心人给我通信,晚上警察在我家等着抓我,十点多才离开。

我被逼迫离家出走,流浪在外,我在外地听本村人和我说,当天晚上因它们在等着抓我,74岁的老母连惊带吓,挂上了吊针,卧床不起。

我揭露汶南镇委副书记范维红非法迫害法轮功的行为,叫广大人民群众都知道,他们吃着、拿着人民的血汗钱,反过来镇压最善良的人。我们呼吁父老乡亲,帮助好人说一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好功法,不象电视上演的那样。

帮助好人说一句公道话,在将来您会有福报的,站在好人一边,您就是好人。请帮助制止范维红这种非法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