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治好了我的各种疾病 江氏集团害得我生命垂危


【明慧网2004年4月19日】我叫李建英,河北省张家口大法弟子,97年7月4号,邻居喊我看录像,说是法轮功。吃过晚饭后,我就去看,八天的录像看下来,我感觉得挺好。于是便决定修炼。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学法的时候,我不识字,大家念我听。但我更喜欢听功友切磋。就这样,7月15号,我们这赶集会。每年赶集会我都不出去,因为我根本走不动。可自炼功以来,仅仅十来天时间,赶集会,亲戚来了,我一天出去几趟,买菜,买东西,一点也不觉得累。而且《转法轮》一书,神奇般的都会念了,我的脾气也变好了。

在我没修炼前,浑身没有一块舒服的,神经衰弱、腿疼、阑尾炎,还常常发脾气,谁也不敢惹我。更让我伤心的是青光眼,两次手术都不见好转。最后由于过敏,医生说再也不能做手术了。我感觉生命已到了尽头,活得太没意义了,我自己想已经不能再活了。是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把我从死亡的边缘上拉回来。

1999年7月20日邪恶小人江××开始栽赃、陷害,疯狂的镇压法轮功。我做为一名在大法中亲身受益的修炼者,良心告诉我该向政府反映情况。我希望政府查明真相,还大法清白。

当我刚走进北京永定门车站,即被截住。后被圈在当地公安局一天一夜,罚款一百元。此后县公安局、派出所、镇里不断的来我家骚扰,搅得我们家无宁日。

2000年10月7号,我与其他大法弟子,决定去北京为大法伸冤。我们刚到天安门广场,即被抓上警车,押往前门派出所;又转到房山看守所;后又被转到张家口驻京办事处。11号,被押回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饱受折磨,刑警队长杨河,看守王林峰,甘愿当江××的帮凶,心狠手辣的迫害大法弟子,变着法的整我们。我的鼻梁被所长孙长海打断。

2000年12月份,我被劫持到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所的精神与肉体双重迫害,致使我全身抽搐,双腿疼痛难忍,行走艰难,无法医治。劳教所看我不行了,在2001年7月19日让我保外就医。

回来后我继续学法,炼功。被迫害而造成的身体疾病全消,使我更增加了学法炼功的信心。心里想:这么好的功法,政府不听,上诉无门,我应该告诉世人,让世人明白法轮功真相,明辨是非。

2002年2月份,我去多伦县送资料,不料当地有大法弟子被抓,在酷刑逼供下说出了我。当时我正好在妹妹家。国保大队李江带领当地610、派出所私闯民宅,把我连同妹妹一起抓走。妹夫被判劳教三年,妹妹被迫害得流离失所,至今未归。

三个月后,我被放回。回来后,我才得知,当时我和妹妹被抓时,公安局还去了我们家。准备抓我儿子(儿子不修炼),正好我儿子不在家。公安局气急败坏,把我家摩托车抢走了,至今也不给。

2002年9月25日,十六大即将召开。我在家中无故被当地派出所绑架进了高阳劳教所。理由是我的劳教期还没满。我坚决不配合邪恶对我的迫害,以绝食抗议,它们就变着法的折磨我。首先采用野蛮灌食,狱医白××用脚踩住我的肚子,用三锣针乱扎我的喉咙、肚子,脸上;强行插管,插不进去就再重插。天天遭受野蛮灌食,一天两次,每次都受尽折磨。值班人员把我打倒在地,仰面朝天,用脚使劲撞我的肚子,使我流血二十多天。

遭受的拳打脚踢更是无数,往往被打得眼冒金星,至头疼不止。恶警们还指使犯人打我们,班长(刑事犯)江子花为了讨好队长,以达到减期的目的,更是失去理智的迫害我们。由于我们不配合报号,她就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撞我的脚脖子,两腿,使我的腿全部浮肿,黑紫脱皮,不能行走。

在残酷的折磨下,我的腿疼得厉害,白天给我输液,不见任何效果。到了半夜,腿已疼得无法忍受。于是我被送入医疗室。狱医白××嫌我打扰了她休息,气急败坏的拿出三锣针,狠狠地扎我的手指头和各个穴位,共计三十多针。扎进去再使劲搅,搅得我钻心的痛,几乎窒息。狱医边扎边搅的骂:“看你还有没有毛病。”

人间地狱的生活,度日如年。我的身体一天天的不支,生命几近垂危。劳教所怕担责任,后通知我的家人把我接回。回来后,继续学法炼功。大法又二次救了我的命。

2003年3月13日,我去冯闫店村发传单,被恶人告发,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抓捕。后通知县公安局,押入看守所12天。

2003年10月14日,镇张××,大队连同司机,一行五人无故从家中把我绑架到张家口沙领子洗脑班,想进一步迫害我。然而老天有眼,它们的阴谋没有得逞,当天即把我放回。

今天以我的亲身经历来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就是好。我由一个连上街买菜都走不动的人,通过学法炼功,一身病全无,走路一身轻。在过去四年多,我因为说真话,坚持修炼,几次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残酷迫害致生命垂危,而几次又通过学法炼功,从死亡边缘上活过来了。

我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谁好谁坏,咱老百姓心中自然有数。电视的造假宣传再也蒙蔽不了群众的眼睛。善恶有报是天理。事实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就是好!真善忍就是好!李洪志师父一次次的救我的命,而江氏集团却一次次的要害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