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多伦县大法弟子李延平一家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4月19日】我叫李延平,36岁,家住内蒙古多伦县大北沟乡西山根大队赵家店村。在我还是姑娘的时候,被一辆摩托车撞后,留下了后遗症,以后一直身体不好。结婚后,更是多种疾病缠身,一天什么活也干不了,也下不了炕。有时神智不清,眼睛也不好使。丈夫忙里忙外,又要忙田里的活又要伺候我,照管家,料理孩子。儿子生下来就是残废,生活不能自理,全靠别人照顾。丈夫常常一个人累得喘不过气来。

1998年冬天,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我的身体一天天壮起来,多年来的疾病全都好了,家务能干了,也能做饭了,还能料理孩子,我们全家人都很高兴。婆婆把她的老母亲也接过来,虽然家庭经济比较困难,但一家人和和睦睦,真是幸福。

可是这样的好日子没过多久,我修炼不到一年的时候,1999年7.20,江××便发动了震惊全世界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电视上的造假,焦点谎谈蒙骗了许多民众。法轮大法千古奇冤。我们法轮功学员上访无门,只有用自己的钱,印刷法轮功真相资料。目地是告诉世人真象,使世人不再受电视谎言的蒙蔽,明辨是非,正确摆放自己生命的位置。

2002年2月25日,我因在当地散发传单被恶人举报,由多伦县610李江、李成全和大北沟派出所所长和其他一些不法人员,非法到我家抄家,抓人,当时大姐也在我家(大姐也是大法弟子)。我俩被非法绑架到派出所,610的李江,李占军刑讯逼供,问我资料的来源。我不说,他们就拳打脚踢,打耳光。由于我当时有身孕,在看守所被关押26天后,放出我,让我堕胎,乡政府,派出所天天紧逼。我是修炼人,修炼人不能杀生。在他们的逼迫下,我只好离家出走。邪恶之徒恼羞成怒,把我家仅有的一台黑白电视机搬走。

孩子的爸爸,1999年7.20后开始炼功。他也因为散发传单,和我们一起被抓。在多伦县看守所受尽了折磨,致使他大小便失禁,口鼻流血。他被戴背铐,肋骨被打断,狼牙铐把手腕肉铐烂,露出骨头,这仅是我知道的。他被送往看守所的当天晚上,身上仅有300元钱,即被看守所所长闫魁掏走。可怜我的丈夫身无分文,被看守所关押8个月后,被判劳教三年,送往巴盟劳教所,现在不知怎么样了。

现在家中仅剩下残废的儿子和年迈的婆婆,还有婆婆的九十多岁的老母亲。一家三口,没有经济来源,往往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现在我儿子小便不出来,也无钱医治,我流离在外,带这一个一岁多的孩子,生活上也很艰难。由于坏人的迫害,我也无法回家照顾家人。

乡亲们,我当初因为生活不能自理,希望能够治病而修炼了法轮功,大法给了我强健的身体,使得我家庭和睦。然而,我一家却因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被江氏集团迫害得妻离子散,一家人不能团聚。这江泽民也太狠毒了!写出来,为的是告诉大家:乡亲们啊,再不可受电视谎言的蒙蔽了。“法轮大法就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