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詹炜在孝感劳教所遭受的毒打折磨 【明慧网】

我和詹炜在孝感劳教所遭受的毒打折磨

【明慧网2004年4月2日】詹炜是2002年湖北应城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

1999年7月,江氏迫害大法,詹炜因贴大法真象传单被送进孝感劳教所劳教一年。刚进所,恶徒罚他双膝跪地十几小时,逼迫他放弃修炼,他决不放弃,以致第二天家人接见,双腿红肿不能行走。

我因准备上访,也被送进此劳教所,进所第一天,狂风呼啸,大雨倾盆。办理入所手续时,牢头朝我脸上左右开弓,双脸被打木。又踢一脚,满脸盆的物品撒落一地。到了监室,一牢头命我跪到地上,对我拳打脚踢。另一刑事犯拿起小方凳砸我脸,边砸边骂:法轮功好不好?我说:炼功使我身体变好了。这时同监室的一个很威武的小伙子示意我看他的笔记本,上面有一句话:主意识要强。他就是大法弟子詹炜。

2000年4月初八,天下着小雨,5名大法弟子在球场炼功,震惊了劳教所的犯人与恶警。我被三、四个犯人从一楼撕扯到三楼。一恶警问我干啥呢,我说:炼法轮功呢。我说完,恶警一拳打在我左鼻孔,血直往下流,然后将我抱起,双手按住我两肩,用膝直往我胸口上擂,直撞得我头昏眼花。全大队开紧急会议要迫害我们几个炼功的人。晚7时,牢头在恶警的授意下,扒光我的衣服,强迫我只穿一短裤头跪在地上,用细细的扫帚抽打我后背、臀部,每抽打一下,就火辣剧痛,鲜血渗出。整个后半身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折磨我近半个多小时才住手。又命一刑事犯监视,强迫我双膝跪地打赤膊任蚊虫叮咬,直至深夜12点才能上床休息。

詹炜从这天开始绝食炼功,抵制对我们几个大法弟子的迫害。绝食三天后,牢头王银祥与牢头徐进兵喝完酒后,在恶警马强的授意下,当着三、四十名犯人的面,从床上抽出一米多长、四方形有拳头粗的木棍,强迫詹炜赤膊跪在地上,徐进兵审问记录,王银祥打,边打边问: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法轮功最终结局如何?詹炜坚定地回答了每一个问题,同时看出他在剧痛中忍受着每一棒子。所有的犯人不忍心看,有的捂着眼睛,有的犯人说太残忍了。整个后背都印着棒子粗的血痕。后来,马强也曾威胁我,再炼功就用棒子“伺候”。

后来,我也被牢头借故命我“挖墙”,就是身子呈90多度弯腰,前额顶着窗棱站立。用行军床上四方形同样的棒子打我的背部,每一棒子都钻心痛,而且直往肩胛骨上打。

再接下来,对我们进行苦役折磨。每天早晨吃一个馒头、一碗稀饭。吃的菜是一桶水上漂满了青虫。搬石头、打夯做房子、挖沟。打赤膊在太阳下和石灰,皮一层层往下掉,手上脚上都是老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