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知道修炼是一件很严肃的事


【明慧网2004年4月2日】在2002年的夏秋之交,我有幸看到了《转法轮》,并在第一天看书时就感到腹部有种奇特的感觉。后来才知道这是法轮在旋转。

因为法轮功比我原来练的其它气功的祛病健身效果好了不知多少倍,我便有点舍不得放手这本书了,结果我向人家借来了书从头至尾抄写了一遍。人家不但把《转法轮》给我抄,还把他珍藏的十余本师父的书都借我看一遍。

一开始我只把《转法轮》当成气功理论方面的书,只是看书时的健身效果令我觉得神奇。书真的会变颜色,以及看书时胸前气流的旋转感更加让我觉得这真是一部不一样的书,我开始有点相信修炼的事了。

但当时环境不好,全国都在抓打法轮功学员,我不敢炼功,但我喜欢看书,没事就看书。

到年尾送我书看的有缘人说要离开本地。这时我才感到好像要失去至宝一样不愿放手法轮功了。我从他那儿要来了《大圆满法》。2003年初我终于炼起了法轮功。炼功的第二天,有一个法轮从我大腿根部的肌肉里一直旋转到脚。这个感觉太真实了,有一点点痛!这一次我终于敢断定我所见的、所感觉的都不是幻觉。

阴历的二月初,天气又冷又下雨,人们睡的比较早。在一个阴雨的晚上炼功时,大约十一点左右,我听到有人在我门外对着我的屋里喊:“法-轮-功。”这一声似远似近的怪异喊声把正在炼抱轮动作的我惊的心中一震,我立即出门去看,马路上连个鬼影也找不到。一连三晚都是这样喊,我一下明白了,这是在去我的怕心。

2003年仲夏,我帮小儿打扫呕吐物,结果出现病业状态,躺在床上起不来。因曾被西医害惨过,所以我想自己开一副中草药吃,可怎么也找不到参考书,我便不想动了。有功友闻知我又吐又泄的,过来帮我打扫卫生,并要我看书,见我根本就只昏睡,便要我把书中师父的法像翻到,并教我怎么怎么做,可我根本没力气做,便把书翻开放到床上,我又继续昏睡了。几个小时后感觉人比中午好些了,但胸中有一个点怎么也不通畅,难受得在床上掉泪。勉强坐了一会儿又躺下睡着了。朦朦胧胧中看到一个人盘着双腿立着掌坐在我床上,从那人手中飞出一股光束射向我那最不舒服的胸口。我当时不到两秒钟人就舒服了,十分钟后我便下床喝了几口凉开水,又在床上躺了十几二十分钟。终于感觉到肚子饿了,爬起床一看火早熄了,便用凉开水泡饭到门外吃。

邻居提醒我该去看看儿子怎样了。原来小儿中午可能中暑了,头昏、呕吐、腹泻,被父亲送到家对面的医院。医生听父亲说我和儿子有同样症状,怀疑是中毒,不是中暑,不敢接儿子医治,要父亲送去镇医院,小儿在那儿打了四瓶吊针,天黑后已被带到父亲家。我敲开父亲家的门,父亲他们都很惊讶,两个小时前你还躺在床上爬不起来,怎么睡一觉就现在什么事都没有了?你学的这个功真是太神奇了!

现在我想起胸中那一点不舒服,恐怕是多年前我练气功采气时,采了那个众人常年祭拜的树而惹的祸。当年我刚站好桩,把右手一搭上树,一股力量便从我右手掌传过来,震在我的胸口上。为此我曾躺在床上四五十天,此后我再也不敢招惹它了。这次看我修正法了,它不想放过我。若不是师父出手,它肯定不会放过我。

功友说,我病中看到的那个人是师父,虽然我也这么认为,可当时我没看清。不过,我真的清楚地看到过师父。那是我看师父讲法时,我当时想就算我想修也没师父管。之后我一连三次在空中看到师父的巨大彩色头身像。而且还有一天在看《大圆满法》时,我还看到师父的炼功照片从书上飞进了我的左眼睛里。

去年冬,有功友拿了一些真相标语让我去贴,我非常高兴。每当怕心一出来时,我就告诉自己,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你没怕心它就会怕你,有师父法身在身边怕什么?就这样每次平安无事回来了。

虽然经历的不算少了,可我又时常怀疑一下大法。可是只要我想起曾经历经过一次宿命通功能,能未卜先知地看到过自己家里发生的事,还有他心通功能出来时每次能猜中别人的思想。和师父书上讲的一样,就不由我不相信我之所见、所闻、所做。

随着学法炼功时间的增长,我发现似乎我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师父都知道。比如说,我曾爱好神秘文化,什么命理、风水、符咒、奇门八卦,以前都接触过,甚至实践过。学法后,我还放不下这些东西。可每当我翻这些书时,要么当天打坐会遇见一个披头散发血流满面的丈二白衣鬼或梦里有死尸出现。与同有此爱好的人讨论这些东西时胸痛、头痛直到闭嘴为止。开始还不悟,觉得我才刚刚起步,用用这些没关系,后来才悟到这是不二法门的大问题。我也越加认识到师父就在我身边看着我,不允许我走偏。

随着执著心的一去再去,现在的我不象过去了,心情也平静了不少。随着对法理的一点一点的明白,我终于知道修炼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我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随波逐流,不会故意把自己抹黑,混同于常人,而只会安心的继续做好人,比好人更好的人。通过这一年多的修炼我的体悟是:举头三尺有神灵,师父就在你身边,证实大法之时需正念,正念一出邪恶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