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眼所见佳木斯看守所的残忍


【明慧网2004年4月2日】2000年初,我因为进京上访被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正月里的一天上午,突然从隔壁女号传来恶警的叫骂声,持续了一小时才渐渐平息下来。下午门开了,被推进来一个女同修,半边脸被打青了,眼睛只剩一条缝。她讲了事情的经过:一个同修想建议大家用绝食来抗议无理超期关押,就写纸条准备传过去,几个同修围住她(让她写字条),这时被溜廊的恶警发现了,冲过来要抢纸和笔,这位同修用最快的速度把纸条吃下去了。恶警恼羞成怒,左右开弓大嘴巴,还用皮鞋踢她。其他同修边喊“不准打人!”边用身体保护她,恶警发疯似地暴打每一位上前的同修。当时牢门大开,听到声音的其他恶警来了几个,有的也帮着打。先前的那个恶警打累了,打的手疼了,又叫道:“把皮带拿来!”皮带拿来了,又是一阵疯狂的抽打。同修们都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其他同修,最后十几个同修抱成一团,在皮鞭的飞舞中,没有一个人退缩、躲闪,几个恶警累的气喘吁吁,才罢手。最后恶警把写纸条的同修戴上手铐、脚镣,几个同修分散到其它房间。这样正好不用传递消息了,大家都知道了,当即决定集体绝食。当时号里有七、八十大法弟子,全部参加。听到消息后,男大法弟子也都加入了绝食,同时要求给同修打开手铐脚镣。到了第四天早上,所长在每个牢房门口说:“手铐脚镣都摘了,吃饭吧。”当时充分体现了整体的力量。

自从99年7.20以后,佳木斯看守所关押的众多的大法弟子不断向刑事犯讲真象,使他们知道了大法的美好,也切身受益了。犯人们自从接触了大法弟子,明白了法轮功的真象,原来睡不着觉的现在能睡了;腰疼、腿疼、胃疼的现在不疼了;原来里面经常发生犯人之间打架骂人的现象,现在几乎没有了;原来每顿饭每人一个窝窝头,她们如数要,吃不了就掰了扔进厕所里。大法学员来了之后,把她们吃剩的拿过来,下顿少要几个窝头,不浪费粮食。牢头都往自己的号里要大法学员,因为他们人好。

当时四个女监,每监17平方米关押30多人,睡觉时象沙丁鱼罐头一样紧密,腿抬起来就放不下去,就这样还得轮流睡。大法弟子占半数以上,我们和刑事犯一起学法、炼功、背《洪吟》等,几乎天天如此。其中有两次炼功被管教徐德厚发现,他打开门窗冻了我们半个小时。另一次手抄《洪吟》被他发现,抢去后撕碎扔到了窗外。还有一个叫袁海龙的恶警,此人一张没有血色的脸,瘦高个子,30多岁,手提个木棍,看见谁不顺眼,或者他认为不对,不是一棍子就是一脚。

几乎每个月看守所都要找来武警部队帮忙清号,说是检查危险品,其实是冲着大法书来的。把人都赶到走廊里,他们进屋翻,然后一个一个搜身进屋。有一次,一个同修看见干警徐德厚把同修衣服里的200元钱拿走了,当时问他,他不承认,还用条帚打学员。等进屋一看,所有物品堆成一座山,衣裤、袜子都难分清是谁的。咸菜和肥皂掺在一起,被子被撕开,缝在里面的大法书被搜走。这期间始终有大法弟子在绝食,他们受到的迫害更严重。有一次,绝食的学员被带到走廊里,强迫她们大弯腰手向后举,称开飞机,长达几个小时。这些学员回来时走路都困难了,有位姓吴的同修是被架回来的,恶警们把她扔在地上后,她就起不来了。还有一次,绝食的学员被带到走廊里大弯腰,恶警在每个人的臀部打了一针不明药物,然后用竹板子打了每个人。还有一次,灌完食后,有个姓崔的恶警(此人黑胖)将一个姓刘的女同修踹趴在地上,用竹板子挨排打下去,打得这位学员从臀部到小腿都成了茄子皮颜色。恶警们还把4、5个学员用脚镣连在一起,使学员行动困难,不能睡觉。

这几件事都发生在2000年春天,是我亲眼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