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2001年3月20日这一天遭受的迫害──给世界人权大会的公开信


【明慧网2004年4月20日】

尊敬的国际人权组织,第60届世界人权大会:

我是中国新疆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自99年7月22日以后,因我不放弃我的信仰,受到了单位、公安、610办公室的种种迫害。我被经济制裁、被打、被戴上死刑犯戴的手铐脚镣,被拘留、被劳教、被犯人强制灌食,等等非人的折磨。下面我就把2001年3月20日这一天我的亲身经历写出来,控诉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及其修炼者所犯下的罪行。

2001年3月20日,我和其他二十几个大法弟子被送往乌拉泊劳教所,其中有近60岁的老阿姨和二十出头的小妹妹,到了五中队(非法关押大多数大法弟子的地方),邪恶的干警就强制我们手背到后面,蹲在楼道口,不让坐在地上,不让上厕所。谁抗议就打谁就骂谁。有个干警还邪恶地说:“你们不是神吗?还上厕所吗?你们只要说不炼了,我就叫你们去。”

过了几个小时,有几个阿姨实在坚持不住了,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才同意我们上厕所。就在这段时间,有几个吸毒劳教人员还打我们大法弟子。中队指导员巴小梅把一个绝食已经十几天的大法弟子拉到里面去打,只因为这位大法弟子说了一声“不许打人”。

到了下午,我就看到巴小梅和另一个恶警袁婷婷拿着几个充好电的电棒走到一楼一间房子,然后一个一个分别叫大法弟子进去,只要进去一个,过一会儿,就能听到惨痛的叫声,还有恶警的叫骂和威胁声。有的弟子实在承受不过去了,违心地写了悔过书。叫到我时,我的腿已经蹲得麻木得几乎不能走路了。

到了房间里,恶警巴小梅和袁婷婷手里拿着电棒威胁我,让我转化,否则就要皮肉吃苦。在我严厉地拒绝后,她们就在我的脸、脚等处电我。我特别难受,一下子就被电倒在地,她们还过来电我,我就在地上打滚,可她们还追着我打,逼迫我放弃修炼。这就是她们说的“教育、感化、挽救”政策的最真实体现。

就这样一直持续到半夜,我们二十几个大法弟子无一人幸免,就连绝食已经十几天的那位大法弟子也没能逃过这一劫。我们被电过后都出现不同层次的头晕、恶心、心悸。有一位阿姨当时就快晕过去了。几天后,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是斑斑点点被烫过的痕迹。

这只是我在2001年3月20日这一天遭受的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几乎都被电过,就连七十几岁的老阿姨也被电过。有的被电得几乎不能走路,整个人都变形了,烧伤的地方流了几个月的脓和血。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大娘流着泪对我说:“心里知道大法太好了,可实在承受不过去呀”。那种心里的痛苦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中国江泽民集团镇压迫害法轮功以及法轮功修炼者,这是对人权的践踏,是对人性的摧残。许多无辜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正在被抓、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正在遭受非人的折磨和无法想象的痛苦。不能让发生在我身上的悲剧继续演了。我呼吁全世界有正义感的国家、政府、组织能关注法轮功,使这场迫害浩劫尽快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