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明慧网2004年4月20日】张庆春,50多岁,农民,2003年4月5日因不愿穿囚服,被保定劳教所一中队中队长刘庆勇,铐在楼道口的大栅栏上三天两夜,后一些班长要求作一下他的工作,才被放下来。因没回答恶人提的“法轮功”是什么,而被刘庆勇、李大勇、王磊毒打。张庆春躲闪着不让他们打,恶徒们就把张庆春捆上按在地上,用电棍电,直到把电棍的电用完,然后充了电再电,就这样电了三次,后背20多处有电的疤痕,胸和腹部10多处电的疤痕,更残忍的是,他们用脚踩住张庆春的腰,使劲往上扳他的头和双肩,致使张庆春腰部严重受伤,卧床一个多月不能动,上厕所要两个人架着,至今还有后遗症。经过这番折磨使老人抽死过两次,目光呆滞发愣,心脏有问题,胳膊不能往后背,被恶人打得不能往一侧指,只能向前伸出一点。

荆奇,大学本科毕业,2004年3月7日被劫持到保定劳教所,劳教三年,原因就是因为他向几个学生介绍了“法轮大法”,其母也是大法弟子,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判刑四年。现在被劫持到石家庄。

高长秋,2003年新年前被劫持到保定劳教所。2004年3月21日劳教所一大队连续打人,30多名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高长秋也在其中,并要求学法炼功,无条件释放,对他的两年劳教是错误的、违法的。在他绝食7-8天时遭强行灌食,被关禁闭,平时四肢被固定在床上,强行灌食的管子一直插着,大小便不让出禁闭室。详细情况不明。

刘大眠,眼睛极度弱视,被判劳教三年,劳教通知书上说:他在安新县及清苑县撒了200分传单。事实上,他从未到过清苑县,平时都不出村,因为他在离他一米的地方看人只能看见一个影,头发脸都看不清,伸出五个手指50厘米远都看不清,将书拿到离眼最近的地方才能勉强分辨,眼睛变成这样以有十多年了,一般情况下都呆在家里,平时自己都不能去县城。当时被抓到看守所时,看守所的干警都觉得好笑,怎么这样的都抓来了。

赵喜良,被超期羁押已超过12个月,而且是被劫持到劳教所后一段时间,才发劳教通知书,也没有按照法律计算羁押日期。进了劳教所后,遭受恶警李大勇、李术文、文建伟等打骂、体罚、侮辱和虐待,被强迫写四书(现已声明作废)。遭受迫害的经过如下:
2000年10月6日--2000年12月27日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县拘留所
2000年12月27日--2001年4月5日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县看守所
2001年4月5日--2001年4月6日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县党校
2001年4月6日--2001年12月6日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县看守所
2001年12月6日--2001年12月13日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县招待所(610洗脑班)
2001年12月13日--2001年12月31日又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县拘留所
2001年12月31日--2002年1月11日再次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县招待所(610洗脑班)
2002年1月11日--2002年4月9日又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县拘留所
2002年4月9日--2002年5月20日被非法关在涞水县看守所
2002年5月20日被劫持到保定劳教所。

定州市东留春乡西柳春村一大法弟子,在保定劳教所因答卷不符合邪恶的要求,被叫到会议室,被恶徒刘庆勇、王磊、张谦、刘喜等人用占了水的绳子把他捆上按在地上,用电棍电,直到把电棍的电用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