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社会真正负责才能制止在中国发生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21日】(明慧记者曾文远编译报导)耶鲁日报4月19日刊登了一篇题为“中国的人权状况值得我们关注”的署名文章,信中说对法轮功迫害能持续是因为中国政府尽极大努力去隐瞒迫害,只有国际社会真正的负责和勇气,才能改变现状。

耶鲁日报的文章说,美国上个星期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年会上提出一项议案,谴责中国的人权状况。然而,一些国家选择反对的立场,结果该议案被再一次搁置。中国对人权令人担忧的侵犯看起来好象远未引起人们的注意。

文章说,但是要想感受一下这些恶行是多么实实在在,我们耶鲁大学的师生只需看看去年11月校长理查德-勒文(Richard Levin)曾经访问过的著名的清华大学的情况就知道了。根据香港人权信息中心,已经有超过300名清华大学学生、教职工因为炼法轮功而被拘留、投入劳教所,或入狱。对法轮功的迫害始自江××政权1999年镇压这个受人欢迎的功法,直至今日尚在继续。

文章指出,迫害能持续是因为中国政府尽极大努力去隐瞒迫害。比如,根据法轮大法信息中心的消息,警察行暴导致的死亡被报导成自杀。在清华大学,或其它中国的大学,学生们很可能不知道他们的同学已经因打坐炼功或发一张传单而被绑架并遭监禁。这些学生跟我们一样,如果我们的同学或室友遭到这样的绑架和酷刑折磨,我们会有怎样的感触或反应。法轮功只是受迫害的一个群体。地下天主教会、西藏佛教徒、主张民主的学生、爱滋病研究人员、萨斯病医生、互联网用户,以及记者都有他们自己的故事。

文章说,如果这些事实如此引人注目,那么为什么会有国家不愿意施压中国去真正改变其人权记录呢?把对人权的关注压在红地毯下面的一个普遍借口是中国的经济。该说法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和风光的贸易会在中国开始一个自由民主的新时代。所以,现在不要难堪中国,等30或40年,它就必然变化。

文章还说,这是一个非常诱惑人的想法 --- 而且是中国的王牌。这不奇怪,投票反对联合国对中国人权决议的国家中不少在中国有一些贸易关系或经济利益。然而,问题的真正关键在于繁荣的经济不仅给人们带来益处,也加强了政府。中国政府已经正在利用其经济力量压制人权决议,胁迫其它国家,操纵媒体,镇压异见。一个更有钱的中国政府也许更强大,但它不可能仅仅因为其国民总产值(GDP)增长而会温和或进一步靠近西方价值观。相反,尽管中国官方宣称经济的改善带来人权状况的改善,但事实上,其人权记录在过去一年更加恶化了。中国政府现在手头有更多的金钱去做它想做的。随着它获得更多的力量,更少的国家敢于与它做对。对中国领导人而言,人权已经变成中国领导人的一个敏感话题,他们不会冒险“屈从”外国的“颠覆性思想”。结果,任何与中国就人权对话的企图都失败了。

对于国际方面和公众的压力所带来的具体变化,文章举例说,在克林顿和布什总统亲自过问几个著名良心犯的情况后,他们很快被释放。而且,当北京任命的董建华执意通过23条,而使香港政治自主看起来不可避免地走入绝境时,50万香港人民上街抗议,结果该法律被无限延期。在面临国际压力和媒体曝光时,中国政府自己被迫承认隐瞒萨斯流行病的消息。

文章最后指出,所以只有国际社会真正的负责和勇气,中国才能发生人权方面的变化。当上星期五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年会第11次对美国的中国决议投票决定“不采取行动”时,它是在提醒世人:除非你我更加关心中国人权,否则中国将“不会采取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