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甘肃大法学员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21日】我是一名医生,自幼体弱多病,自1997年修炼法轮功之后,受益匪浅,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多年疾病没有了,整日精力充沛,面色红润,就连同事都说,我象变了一个人。我不发脾气了,心胸开阔了,对名利也看淡了。从修炼开始到现在,我没花国家一分钱医药费。

就这样好的功法,从1999年7月20日却遭到了公开迫害。因我坚持修炼,当地对我的迫害就一天未停止过。

2000年12月25日,我抱着对国家负责的态度,依法去北京上访。我在天安门只因承认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就被天安门广场的军警无理关押在怀柔县看守所,和刑事犯人关押在一起。同狱中还有其他大法弟子,都是其他地区的。一周后我被单位保卫科从北京接送到当地公安机关,审问后不经任何法律手续,被当地警察岳林等人非法押送秦城看守所。看守所所长讲,只要写保证不去北京、不炼功就放人,否则继续关押。在此期间,我曾被放出几天,后又被当地警察骗到公安机关政保股审问,他们说,中国历来是皇帝说了算,让你炼你就炼,不让你炼你就不能炼。态度粗暴,一副不讲道理的样子。面对这场面,我给他讲修炼法轮功后我的身心变化,讲人活在世上要讲道德、讲良心,讲善恶有报是天理。听了这些,警察当时说话的态度明显缓和下来。

我因坚持修炼,又被押送旧看守所。为抗议无理关押,我绝食四天,一月后我被押送至戒毒所,明为学习班,实质是继续关押。他们强迫我观看诬陷大法的录象及材料。由于我不转化,于2001年3月9日凌晨,被偷偷摸摸押送到兰州第一看守所。在去劳教的路上,我才知被劳教一年,并不给家属通知。他们对我的迫害给我的家庭及亲朋带来了极大的痛苦。

在劳教所最邪恶的地方,我被强迫做重体力劳动,军事化管理,两个吸毒犯人包夹一个大法弟子。禁止学员之间谈话,恶警还强迫我们看诬陷大法的电视、材料,强迫写“保证”、“三书”,以减期做诱饵。

因为不让炼功,我的胃病复发,吐血、全身浮肿,后送医院治疗。我虽提前半年回家,当地公安机关、派出所、单位主管人员并未放过我,时时受到监控。他们在敏感日或春节期间时常来家骚扰,逼我写保证,或将我在派出所看管起来,深夜才放回去。周围的许多人感到这么好的一个人被劳教,觉得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