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整体正念反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4月21日】同修王姨因在街上讲真象被恶警非法绑架,关进看守所。知道此事的功友马上通知大家,一齐发正念帮助她,铲除参与此事的另外空间的黑手和烂鬼。不几日,公安局的人来电话,找家人办理保外就医手续。王姨的女儿小李也是大法弟子,去分局送手续,同时询问什么时候放人,他们说:“很快,这几天等着接人吧。”回来和功友一说,大家都很高兴,认为事情有了结果,也放松了继续发正念。等了几天,没有消息,再一问公安局的人说还在办理,大家在这期间也只是问候式的关心此事,“怎么样了,回没回来?”完全陷入到常人的逻辑思维里,认为都已经“保外就医”了,肯定能出来。等了几天,还是没有动静,一问,他们说手续已经拿到上面,他们管不了。又过了两天,公安局的人来电话让家属去交二千元钱,说是办理保外就医的钱,否则直接送劳教。家人为让王姨快点出来,无奈的交了两千元钱,交了钱,还是没有消息。

这时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一位功友警觉起来,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已经严重的偏离了法,被邪恶带动得这么厉害,邪恶一直在钻我们放任了的空子,指望常人救同修,指望邪恶放人,把自己摆到什么位置上了,谁是主?谁说了算?在邪恶肆无忌惮、屡屡得手的情况下,整体表现麻木,漠不关心,师父在讲法中已经告诉我们:“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们做到了吗?

她把悟到的和功友一说,大家都很震惊。都在做着三件事,可迫害就在眼皮底下,而且思想上变相承认着邪恶,被邪恶牵着鼻子走。当听到说放人就起了欢喜心,当听到没回来就失望、迷惑,根本上不还是我们的心促成的吗?就是因为我们的一次次放任,不在法上的表现,加剧了功友的魔难。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真的是一个整体,邪恶可不分是你的事,还是他的事,整体有漏,那就成了邪恶继续迫害的借口。大家又联想到海外的大法弟子,正是因为他们在全世界轰轰烈烈的讲真象、揭露邪恶,邪恶才不敢肆无忌惮。大范围是个整体,每个小粒子群不一样是个整体吗?通过交流,大家法理清晰了,同时向内各自找到不符合法的地方,思想深处默认邪恶的地方。师父在《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大法与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这也是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我们决定马上去要人,一切我们说了算!

第二天,小李和一位大姐去分局,其他人配合发正念,真正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去的路上,两人和司机讲起了真象,小李说自己的母亲原来是癌症病人,通过学大法获得了健康,老太太只因为告诉别人自己的命是大法给的,法轮大法好,就被警察关進拘留所,法律何在、天理何在?司机由同情到敬佩,最后说:“你们一定会赢的!”

来到分局后,办事的人又狡猾的推拖不知结果,大姐善意而又威严的说:“你们这样做对自己不好,你们明知道老太太是个好人,把她关進拘留所,换成你们的亲人,你们什么感受?决不允许再这样下去了,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可不是儿戏,老太太有什么危险,你们要负责任的!江泽民因迫害大法已被世界十多个国家起诉,你们做事可要给自己留条后路,老太太没有犯罪,不存在所谓的保外就医,两千元钱请一分不少的还给我们,而且马上无条件放人……”慈悲而又威严的一席话说得此人坐立不安,小李说:“你们如果解决不了,我们家人会向上反映的。”他们一听,马上说:“下午听信儿!”三个小时后,通知家属去看守所接人。

大家再一次体悟到这是法的威力在我们这个粒子群中的再现,我们的心到位了,师父什么都能帮我们;当我们的心在法上时,一切都水到渠成,无所不能!由此事,我们又想到其他被非法关押的功友,我们同样应该以整体强大的正念去营救他们,师父讲法中说:“而且在中国大陆还会出现全民都来反迫害。”(《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在人这一层,不得由我们大法弟子先行一步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