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顽疾自痊愈 坚持信仰全家遭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21日】我是天津市武清区大法弟子,今年57岁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三个孩子的母亲。25岁时因为一次手术失血过多,生活困难没钱补血。所以身体一天天的虚弱,后来连走路说话都很吃力,别说农活就连一般的家务都做不了。引发肝胃脾都有毛病。没有办法只好四处求医药,几年走遍了周边的各大医院。用过各种保健品,治疗仪,家里的钱都花在治病上也没见好转。后来又开始学气功,练过好几种气功,本来以为练练总会有些好转的,可是越练越没有起色。身体反而更弱了。到后来连饭都吃不下,只能喝点“蜂王浆”维持生命,病魔缠绕了我20多年,真是生不如死,这样的日子也真过够了。总想我走了家里人也就能过几天踏实日子了。又一想自己的三个孩子也都有病。而且全是鼻出血、头痛、三个孩子本来学习成绩都很好,可就是因为身体不好,大女儿勉强读完大学,二女儿也因为身体不好,由大学本科改为专科,小儿子连初中都没有念完不得不退学在家。真不知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就在我万般无奈、走投无路的情况下,97年7月本村人向我介绍了法轮功。起初我以为与别的气功没什么区别。后来听说法轮功不治病,净化身体让人的道德回升。只有做一个好人,处处与人为善,只有这样才能达到身体健康。这是别的功法所没有的,而且法轮功不收费,这更让我觉得这功法与众不同。因此我萌生了想学炼的念头。看过书之后我才真正的知道了这是一本宝书,书中句句都是真理,字字都是天机。学法之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的好了起来。从前走几步都很吃力,现在可以骑车走几十里。可以下地干农活,做家务就更不用说了。以前所有的病都好了,我真从心底里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三个孩子看到我的变化,97年也都同时得法,身体很快都好了起来。我的家中有了欢笑。就连村里人见我都说:现在的你好像变个人似的。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救了我们全家,使我们获得了新生。

就在我沉浸在温磬和睦生活中的时候,江泽民因为一己私利在他的妒嫉心驱使下开始镇压。派出所找我洗脑。还要去了3000元,春节过后退回2500元。从中勒索我500元。2001年春节又抓我到乡里写“三书”要强行绑架洗脑。在关押期间,家属急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学功前的生活那么困难,家不象家,这时的政府在哪?没人问你死活,学功以后身体好了。家庭和睦了反而得到了政府的“关怀”。只要一到敏感日他们就找,没让你过个象样的节。这就是政府的“春风化雨”。放着吃喝嫖赌他们不管,这样的领导还能让老百姓相信吗?拿着人民的血汗钱,迫害人民却不手软,真让老百姓寒心哪。

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当地的政府又不说理,我们只好找说理的地方。因为公民有信仰的权利,我的两个女儿为了证实大法在2001年6月29去北京上访。没想到我的两个女儿都被抓,送到派出所,办洗脑班。后因进京上访都被非法判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大港板桥女子劳教所。当时二女儿的孩子刚满一岁。现在仍在劳教所,我几次去看望女儿,恶警都不让见。

儿子也因修炼大法,在2001年7月3日下午2点,儿子从杨村上着班的就被东马圈乡的郝玉亮(乡书记)、张铁良(派出所恶警)、区610恶徒,将他从单位强行带走,带到他的住所(二姐家),去进行非法搜查,后张铁良想从中捞取好处,就通知天津市公安局、武清分局,结果来了二、三十人,将他二姐家的笔记本电脑、10A多相插座、一对小音箱等共计16种物品拿走。并将他绑架到东马圈派出所。还强行铐到暖气管上。儿子质问他们为什么铐他时,他们说因为你炼法轮功。他说我炼法轮功怎么了。恶警说:“你炼就不行,就铐你,我们就治炼法轮功的。”就这样一直铐到晚上23点左右,凌晨1点和4点两次张铁良和派出所所长张新国对他进行非法审讯。他问为什么抓他时,张新国说:“我就是抓你,一会我还拘你呢。”下午2点,张铁良拿来一张拘留证让他签字,他拒绝签字,恶警说:“你不签我也照样拘你。”下午4点将他送进武清区看守所,被非法迫害15天。

7月19日儿子从看守所出来后,乡书记与刘宗良说:“你明天过来,我们派人把你送回单位去,因为这些日子没上班了,怕单位不收你。”儿子信以为真,第二天(7月20日)到乡里,他们却说:“你的事还没有完,得上边来人验收。”(指610恶徒来骚扰)。这时儿子才明白他们送他上班是阴谋。当天10多区610恶徒来后,要求转化,儿子拒不配合。乡书记找他谈话看他不从,又一次把他软禁,关在废旧工厂内,对他进行24小时看管。后来在家人压力下和他们要人,他们将儿子关了7-8天才放回。回家后乡、派出所、区610多次到家中骚扰。无奈3日后儿子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半。

如果不是学炼法轮功,我的家庭早已破碎。现在我们家庭和睦身体健康,都是大法和师父给的。如今大法和师父蒙受不白之冤,做为大法弟子的我,有什么理由不站出来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呢?找政府解决不管用,那我们就对百姓说,说大法好,说当权者如何的不公,说“自焚”骗局,说我们受迫害的经历,把事实告诉百姓,让人知道真象。从而我和儿子开始了证实大法的路程。逢人便说,见人就讲大法的美好,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真象。我要尽自己所能,放射出大法弟子的光芒,决不辜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