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沟劳教所暴行:雪天浇凉水、伤口撒盐、电生殖器


【明慧网2004年4月22日】2002年4月初,在吉林省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里发生了一连串的令人触目惊心的暴恶事件,被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修炼者遭受了灭绝人性的、惨不忍睹的酷刑折磨。凡是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都被拉出去上刑,少则几十分钟,多则几小时、几天。他们被送回来时,轻的鼻青脸肿,面目皆非,无法辨认;重的全身是伤、是血,或不能行走,或处于昏迷状态……听到这些迫害,不禁令我想起了两年前在这里发生的一幕……

记得那是2000年国际人权会的前夕,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六大队的管教干部,把全队法轮功学员召集在一起开了一个会。大概意思是说:现在全国都在搞一次对法轮功的整治运动,要求“转化率”达95%以上,所以不管你们愿不愿意,即使是假的也都得写“悔过书、决裂书、批判书”,上边要这些东西,交不上去,我们就得下岗。没有办法,你们写也得写,不写也得写,对你们可以用任何办法,即使打死也不算啥事,这回让你们尝尝“专政”的滋味。

以下是我亲眼所见的发生在那段时间里真实情景的一部分,写出来,希望借此能让更多的人来深入了解中国那个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

大法弟子焦守桐因不写“三书”,被六大队一中队的管教员王涛用电棍、警棍、竹批子、铁丝等刑具毒打后,脸部肿大,呈紫黑色,已变形,血迹斑斑,无法辨认。因为他不肯屈服,第二天,当伤口刚刚愈合,快要结痂时,又被拉出去毒打,把伤口全部打开,鲜血直流……

大法弟子邢越山,也被王涛用同样的手段折磨,多次被间歇性地毒打,每次都是在伤口将要愈合时,再用竹批子、铁丝等打得皮开肉绽……

大法弟子马胜波,被关押在六大队三中队,他被队长李忠波、管教员刘岩,在大雪纷飞的天气里扒光衣服,两恶警又打开门窗,往马胜波身上浇刚刚从井里抽上来的凉水(这种凉水平时洗手都感觉冰得骨头疼),不一会儿,马胜波就被冻得全身发抖;再一会儿,就开始抽筋,整个身体抽成一个团,蜷缩在冰凉的地面砖上;最后,他在抽动中昏迷。恶警们狂叫着:“写不写呀?写——不——写?”它们一看没有回音,就用竹批子打,不是平打,而是立起来用竹批子的棱角来砍,马胜波光光的身上被砍出了一条条的大血口子,鲜血淋漓……恶警们还命令犯人们往他身上抹盐面子,往他嘴里灌辣椒水,打晕了就再弄醒……不仅如此,还拽着他的两条腿,大头朝下在地上来回地拖……他身上至今还留有伤疤。

大法弟子钟喜,以自己的生命来抗议这惨无人性的暴行[编注:这类的行为对常人来说无可非议,但作为大法弟子,这样做是流于常人和违背大法法理的表现。而且正法时期出现的“超常的迫害”是任何常人手段都无法真正化解的],他本以为能唤醒恶警们的良知,使他们停止作恶。可是,丧失人性的恶警们不但没有收敛,而且加剧了对他的迫害。他们把刚刚缝完针、身上血迹还未干的钟喜拉回来上刑。恶警们将钟喜的双手铐上,然后高高吊起,往他身上浇凉水,再用电棍电,用警棍打,一个恶警打累了,换一个恶警再打……后来,朝阳沟劳教所所长王延伟来了,他非但不制止这种违法行为,反而恶狠狠地说:“打!打到写三书为止!”

大法弟子陈明显,是一位六十岁的老校长,被关押在六大队二中队,他的后背被恶警王涛用三角带打得起了一个大包,比驼峰都高,脸、嘴肿得看不出原来的模样,连吃饭都非常困难。

大法弟子于春波,被五个管教干部用电棍、警棍轮番毒打一整天。他回来后,全身呈青紫色,不能行动。

大法弟子胡世明,是一位五十四岁的老人,他被扒光衣服后,浇完冷水浇热水,烫得背部全是大水泡,恶警们还用3万伏的电棍电生殖器,就连在场的犯人们事后都骂管教没有人性、不是人!

以上只是邪恶表现的几个片段,除此之外,它们还用长时间不让睡觉、强制洗脑、搞株连、高额罚款……等诸多手段来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 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不仅要承受肉体上的折磨, 还要承受精神上的摧残, 他们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着……然而, 邪恶们却对外宣传:我们管教对犯人, 像老师对待学生, 家长对待子女……真不可想象, 他们还会利用强迫出来的所谓“三书”,又会去做多少冠冕堂皇的文章来欺骗世人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