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安陆市接官乡杨冲槎山林场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勒索


【明慧网2004年4月22日】我叫唐传莲,女,年过64岁,家住湖北安陆市接官乡杨冲槎山林场。我于1998年春有缘得了法轮大法。因为法轮功修炼“真善忍”,教做好人、修身养性、重德行善,是祛病健身的好功法,所以深受广大群众喜爱。这个地区由人传人,亲传亲,友传友,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有数十余人修炼。人们通过学炼法轮功,人也变好了,身体也变健康了,家庭婆媳关系也变和睦了,邻居之间的关系也变团结了。人们都说法轮功好。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之心,一意孤行,利用手中权力动用全国的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疯狂造谣诽谤法轮大法,诬蔑我们的师父,并在一夜之间非法取缔了法轮功。我们的炼功点法轮功学员受到610的残酷迫害,610恐怖组织人员经常来骚扰、威胁我们,利用村干部日夜监视我们的行动。7.20后没几天,610人员、当地派出所及大队干部,就登门逼迫我这个60多岁的老太太签字保证不炼法轮功。

1999年9月,我与三个儿子去京上访,一到北京就看到到处是抓捕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和警车。当时我们想这里也没有我们讲理的地方,就返回了。回来的第二天,当地派出所得知我们上京,就把我三个儿子关进派出所。我听说他们被关,就自觉到派出所去讲法轮功的真象。最后两个儿子每人被勒索了3000元,我和另一个实在没钱,就被送往拘留所关了半个月。

2000年4月底一个晚上,乡政府派出所突然闯入我家。当时我正在看《转法轮》,恶警们非法抢走我的书和炼功座垫,把我和我丈夫王长敏一起抓到派出所。他们一边阻止我不要领着别人炼功,一边威胁我说,如果不答应上级的要求,就送到看守所看管。我就向他们讲真象,并表态不答应他们的要求。他们就气狠狠的把我俩关在派出所里。

这几个警察又到学员王加芬的家大抄,把她的大法书、录音带、炼功带、音响都拿走。王加芬不准他们拿,跟恶警李金波抢书。李金波他用手提包上面的卡子卡王加芬的手,差点儿把她的手指卡断,痛得她大哭,并从李金波手中挣脱跑了。

听到我和丈夫被抓的消息,学员王加芬、邓先华、张瑞玉她们三人就决定上北京上访,反映大法弟子遭无理迫害的事。她们从晚上12点开始步行,走了五十里路到应山城,搭车前往北京,于三十日到达。“五一节”去天安门。一到广场,张瑞玉、邓先华就被巡逻警察发现问她们是不是炼法轮功,她们答应是的。警察就把邓先华和张瑞玉抓上了警车,拖到附近公安分局审问。邓先华说我原是个瞎子,高血压,心脏病都是炼法轮功炼好了,法轮功教我们做好人,我要炼。一个警察踢了她一脚,打了她一拳,又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问你还炼不炼?说完把她们俩拉到一间房子关上门锁起来。

王加芬一个人跑到天安门城楼上去打坐炼功,被警察发现后,也被抓到分局来了。下午她们被送往孝感地区610驻京办。安陆市政保科的恶警陈新润在劫持学员回当地的路上,嘴里骂骂咧咧的。王加芬讲真象,被他打嘴巴,打得嘴直流血,肿得不能吃饭。她们三人在驻京办被关押了两天,被勒索生活费每人200元,后被劫持回安陆看守所。

在看守所,一个姓姚的警察要她们把衣服脱光检查,她们脱掉一套外衣,姚还要她们脱。我就把眼睛闭着,不理他,正说着他突然间晕倒在椅子上不能动。三人知道这是遭报应了。

这期间,学员何正芬、杨和平在去北京的路上也被抓捕送到看守所。610政保科每星期来提审,逼迫我们写保证以后不上北京。我们都不写,一直被非法关了三个多月。610没办法,勒索家人写保证,拿钱来领人,王加芬4000元,邓先华3600元,张瑞玉2400元,何正芬1300元,我1700元,杨和平1800元,这才放我们回家。

到家后听家人说,我们被劫持到看守所的当天下午,乡镇派出所和乡书记刘宗民来命令槎山村、杨冲村支部书记派人来拆林场的屋。有善心的人不拆。有人说,法轮功是好人,有病炼法轮功都炼好了,法轮功对国家对人民没有害处,只有好处,要拆人家的屋真没有道理。江泽民完全是瞎搞,打击好人助长邪恶。恶徒刘宗民看到有人不动手,就命令说:谁拆的材料谁拿走,多拆多拿。

据家人说,乡镇派出所的人怕法轮功学员继续上北京,就把他们抓到乡里党校非法关押,逼迫他们签字。法轮功学员们一看就知道610栽赃陷害,不签字也不写保证,绝食抗议迫害。派出所就强迫他们给干部的家属搞奴役劳动,中午曝晒太阳,还逼迫一名学员做青蛙跳折磨。610把学员非法关了近半个月后,又向家属要钱,每人5000元,先拿先放。学员盛翠莲、王艳烽说没有那么多钱,一次一次被逼迫,后来她们俩被送到拘留所。

还有一名叫施礼英的学员是赵棚乡人,不属接官乡管。接官乡派出所电话通知赵棚乡派出所。那里的所长唐心伍把学员施礼英的两只手用手铐铐上,铐了一天一夜不能动弹,等家人送了500元钱才放。2000年12月15日,施礼英发真象传单时被万冲村干部邓季安发现,当场被打,后来被派出所恶警送到安陆看守所,2001年春被判劳教一年送沙洋劳教。因为施礼英在看守所已被折磨得混身烂得流脓,劳教所不收,返回看守所,又关了七个月身上已烂得实在看不过去。610政保科通知她家里交1000元放人。2002年4月份她发真象资料再一次被赵棚派出所发现,又把她送到看守所关了四十余天,因她绝食生命垂危才放回。

2001年7月份,我和王加芬、邓先华、唐心华、张瑞玉、杨光秀、杨和平、王艳烽共八人去北京,在半路上被乡镇派出所绑架回到本乡派出所。当晚和张瑞玉、唐心华、杨光秀、杨和平、王艳烽六人被送到安陆看守所。恶警陈新润搜身,其中我的350元和其他人的共一千多元被搜走,没开条子。

王加芬、邓先华两人被留在派出所审问,是谁带头主张上北京的?她俩都不说,乡治安办的张永福就对她们拳打脚踢,还抓住头发往墙上撞,把她们撞得头青脸肿,逼迫她们站两天两夜不许动,不许坐。派出所的人轮流换班看管。恶徒张永福常用一些下流话骂她们,侮辱她们和师父。王加芬身上500元钱被搜走。第三天还是把她们送到看守所和我们关在一起。

610政保科要我们写保证,我们不配合,全体绝食抗议。到第四天,他们派了四、五个年轻的小伙子犯人来灌食,要我们配合他们,逼迫我们吃喝。我们对他们讲真象,并不是我们要不吃不喝,我们法轮功是修善的好人,不是搞什么政治,他们这样打压我们,我们连讲理的地方都没有,连人权信仰都没有。我们希望你们不要听他们的话逼我们。犯人说,我们没有办法,他们要我们干,我们要是不干他们就打我们,甚至加我们的刑,我们是不情愿的。你们要是不吃,我们就要灌。大家都不吃,看守所的人就下令灌。他们把我们抓得紧紧的,按得死死的,把鼻子捏着,用钳子别开牙齿灌。唐心华的牙齿被别掉了一颗。到第七天灌食时,王艳烽被几个人捆得太紧,鼻子捏得太死,把她闭得休克过去,送到医院抢救看守所见她很危险,就打电话叫她丈夫来,强迫她丈夫写保证,把她放走。

杨光秀她的个子大,这四、五个年轻人全部跪在她身上,不让她动弹,把她的胸部压成重伤,她的肺部发炎,吐血、浓不止。医生检查说伤势严重,有生命危险,他们怕责任,马上把她放了。

其余的人一直灌到灌不进时,就强行输液,直到奄奄一息才放回来。

2002年阴历八月十五中秋节,我家来了几个客人,有王艳烽带着孩子走娘家,她是我的侄女,邓先华是我的亲家母,听说我的谷没有打。本来就是亲戚,她们边来玩,边来跟我打谷。当时正是10月1日前几天,大队干部一直日夜监视我们,并故意走漏消息说我们在搞集会。派出所趁机抄大法弟子的家。恶徒们把我、张瑞玉、何正芬、王艳烽、邓先华都送到拘留所关押。王艳烽、施礼英等学员被非法判劳教一年送沙洋。在车上,王艳烽喊“法轮大法好!”恶徒们用铐子打她的头,到了地点,王加芬的血压高达200多人晕了过去,被带回继续关到看守所。

我和张瑞玉、邓先华、何正芬四人拘留半个月,被迫交280元“生活费”才放回家。

过了二十多天,要开十六大,在10月31日晚,610黑手们又全面的大抄大抓,把我们点上的大法弟子都在半夜三更从床上拖到地上,从地上拖到车上,把张瑞玉的裤子也拖掉了,还把她6岁的孙儿一起拖到车上抓到派出所,接着把我们又送往看守所。在看守所610要我们写保证,我们都不写。我们没有犯法,是你们非法抓我们来的,我们写什么呢?到第十天,也就是10月10日,恶徒判我和邓先华、何正芬、杨和平五人劳教一年,把我们全部铐上铐子拉上车送往沙洋。杨和平(男)被劫持到徐州劳教,我们到了沙洋。由于邓先华在看守所迫害下,高血压、心脏病复发严重,把她带回看守所又关了三个月。610的人要她的儿子请他们吃喝,到餐馆刮了500元才放人。

我们被关押到沙洋劳教所九大队,开始被关在小黑屋里,吸毒人员监视看管。由于不“转化”,我们遭受了蹲马步,电棍电,铐子铐,不准睡觉,用吸毒人员日夜看守监视,不准说话等迫害。

不管邪恶怎么样迫害我们,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的!我们在此严正声明:跟着师父正法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