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无神论”与“有神论”之我见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三日】在针对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的洗脑中,一个争论的焦点是“无神论”与“有神论”到底哪个对。我认为这个问题大法弟子根本无须跟它们纠缠。这两个观点也涵盖不了大法的内涵。

师父已经在去年的讲法中讲清了无神论的由来,这个东西是旧势力制造出来的,就是为了今天考验大法弟子的正信、迫害大法用的,所以从一开始就是反宇宙的。

无神论者自命不凡,盲人摸象一样的给宇宙下定义。自认为在茫茫宇宙中如同微生物一样的人类可以成为宇宙的主宰。对尖端科学的新发现故意回避,对宗教信仰的人提出的证据视而不见,还振振有辞的说因为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神的存在,现实中看到的都不是神,所以就证明神不存在。可这是什么逻辑呢?因为自己没看见就可以使“无神”成为“定论”吗?举出一万只黑鸭子为例,也只能证明黑鸭子的存在,又怎么能证明白鸭子就不存在呢?可见以“彻底的唯物主义”自诩的“无神论”完全是主观臆断,实为真正的唯心。

现在在中国大陆出现了一个怪现象,某些原法轮功学员在邪恶的迫害下被洗脑,也怪怪的高喊无神论。说他们怪是因为他们当中绝大多数内心深处仍然相信神的存在,却口是心非的宣讲“无神论”。这一方面说明即便这场扭曲人的灵魂的镇压如此邪恶,也难以磨灭一个曾在大法中修炼过的人通过亲身实践所得出的理性认识。事实证明,当回到正常的生活中,他们本性的一面会逐渐复苏,绝大多数人还会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另一方面,这些人当时之所以会对别人大谈“无神论”,很多是以下两个因素促成的。

其一,是被所谓“高境界”所迷惑。镇压者往往说:“你们相信有神,相信报应才去做好人,××不相信神,也会做好事,你们看谁的境界高?”于是一些执著于上层次、提高境界的人就接受了这种说法,用高喊无神论的方法来表现自己的“无求”和“境界高”。

这样的人请你们想一想,一个生命在宇宙中存在的根本意义是无限度追求更高的境界吗?总希望自己的境界更高,还要用一种违心的方法向别人表白出来是为什么?这难道不是显示自我的心理在膨胀吗?还自欺欺人蒙蔽了不修炼的世人,去干扰其他同修,有罪啊。

这宇宙大得我们无法想象,修得再高也不过是一粒宇宙尘埃。一个生命如果能恰如其分的呆在自己应该呆的地方,恰如其分的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符合着自己所在境界真善忍的要求,对自己所在境界及以下负责就已经是那一境界宇宙中和谐的一部分了。一个圆满境界中的觉者是不会有想往更高去的想法的,反言之,有为的追求更高境界反而会与觉者的真正境界越来越远。

真善忍三个字是互相包容的,违背真的善是不存在。“宇宙本物质所存、所成、所住”(《何为空》),弥漫在宇宙中无量的物质是神的体现。可这些在强制下说违心话的人明知神是真实存在,却不顾客观现实,为了表现自己的“善”而说“大公无私”,“无神论”等等,实为伪善、真恶。想想吧,为什么对某些人要象春天般温暖,对某些人要象冬天般严酷?失去了宇宙特性这个衡量标准,这句话也就成了符合我的心意的人我就对他好,不符合我的心意的人我就可以置他于死地,实为大私啊。而大法要求弟子们慈悲对待一切众生,对任何人都要好。五年了,在残酷的迫害下大法弟子仍然用和平方式理智慈悲的对待施暴者,表现出的无私无我的境界根本不是那些假公济私的人所能相提并论的。

显而易见,在社会上并不是象邪恶的帮教所说的那样,人不信神还能自觉做好人,而是大多数人因为不相信做恶会有报应而导致道德滑坡。大法弟子是不会严酷对待任何人的,但宇宙的法理制约着一切。那么被洗脑后掩耳盗铃喊着无神论的人起的是什么作用?将被置于何处?昔日的同修,请考虑一下自己的未来。

其二,有些人以前的虚荣心较强,当被置于邪恶的环境中,身边有那么多人耻笑自己信神时面子上下不来,就也附和说起了无神论。这样的人其实还没有领悟到修炼的真谛,所以把世间的虚荣看得如此重要。

一个人信神敬神,按神留给人的道德规范行事这可耻吗?从时间上看,人类千百年来都生活在信神的社会里;从空间上看,社会学家统计目前全世界仍有80%的人信神,剩下的20%不信神的人绝大多数在中国大陆。也就是说旧势力为了阻碍大法弟子的修炼,在中国制造出这么一个迷中之迷的奇怪的小环境,让你感到孤立,如果放眼世界,根本就不是这样。在常人中有种说法,在中国不信神的人把信神的人看成傻子,但在其它地方,信神的人把不信神的人看成疯子,所以谁应该笑话谁还真不好说。大法修炼的原则是来去自由,当然也不会干涉别人的信仰与选择,别人信不信神我们都不会去耻笑,也更不应该受到别人的耻笑就说违心的话。

但所谓“有神论”的说法也有问题。

正如《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讲法》中师父所讲的那样:“由于在当初学院派与印象派、抽象派的正与邪的论战中,由于人类道德与观念的下滑否定了人类真正的神圣艺术,而正统艺术家们为了生存才挤出一点小小的空间,现在把正统艺术叫“写实派”。在过去是没有这一说的。神传给人艺术的目地是为了能使人表达人类所崇尚的善与美,这对于人类的道德是起正面作用的。由于人类道德的败坏,正统的人类艺术却被向魔性发展的趋势从正式的学院殿堂里排挤出来,正统艺术为了能够生存变成了写实派,写实之说就是这么来的。”

如同“写实派”一词的出现一样,在“无神论”产生之前,也是没有“有神论”一词的。古人根本就知道自己是被神造就的,因为当时人淳朴善良,神也经常显神迹于世间,整个社会的人都生活在对神的敬仰中,这是一种很自然的状态。既然神是自然的存在,自然即是神,有神也就不是由人的什么“论”来决定的。

当本来是维系人类的道德,甚至通过修炼可以使人回归的对神的信仰由于无神论的出现而被冠以有神论的说法后,实实在在的信仰也逐渐变异了。有时告诉别人自己是信什么的是为了表白自己“很善”,是不是做到另当别论。这种形式化的“论”已经和当时那种朴素的信仰不能同日而语了,更多的体现出旧宇宙的变异因素。

某些学员虽然学的是实实在在的宇宙大法,却往往“只是在学理论,把他们当做哲学范畴的东西在批判着学和所谓的研究。”(《论语》)当这种人被抓進黑窝,在离经叛道之徒们喊着“无神论”围攻洗脑时,这些同修就一个劲的象学术研讨一样的讲“有神论”怎么对,结果陷入了无神论与有神论的无谓的争论中。那些用“无神论”给别人洗脑的人往往都是针对“有神论”中的变异部分去说,结果这些把佛法当做佛学的人很可能就招架不住,一旦发现了其中的变异因素又180度大转弯,变成了所谓的“无神论者”。

我们应该清醒的认识到:邪恶势力在这里耍了一个花招,用学术之争掩盖了残害生灵的大是大非的问题。其实不管你认为有神也好,无神也罢,总不能因为别人有信仰就随便对其采取非法手段迫害甚至将其杀害吧?

不管信不信神,从人类社会角度看,法轮功修炼者是一群用真善忍要求自己的好人,就因为江氏的妒嫉,就抢掠他们的财产,剥夺他们的自由,用比中世纪还复杂的酷刑迫害甚至秘密迫害致死,还对外宣称这叫做“教育、感化、挽救”,这践踏的是人最起码的道德与良知。所以关于“有神论”和“无神论”哪个对,哪个高的问题还是免谈吧——连什么是人该具备的行为都不知道的生命有什么资格来讨论有没有神?

个人认识,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