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退休教师张慕莹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4月23日】张慕莹,女,67岁,车轴山中学退休教师。

我98年得法。经过学法,修心性,炼功,身心受益,明白了生命存在的意义,多年久治不愈的病不治而愈,至今6年了没用过药。理解他人,为他人着想,在家在社会都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

99年7.20江泽民出于个人的妒嫉搞镇压,我多次遭到骚扰。我国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上访的权利、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有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权利。本着为他人着想,为国家负责的良好愿望,2000年12月中旬我进京去证实法。当把“法轮大法好”的条幅撑开时,便衣用大胶棒打在我右手背上,连推带搡把我弄上车送入派出所。在唐山驻京办事处恶徒搜走我133元人民币,铐在暖气管子上5个多小时,还让我骂师父,我不骂,他们就骂,后来一路背铐把我送到丰润看守所。我因炼功,挨过前铐和背铐,一天恶徒把我调到11号监室,那里有三个在押犯,其中一个姓许是拦路杀人抢劫犯,于所长对许说三天内不把我转化了就不给你们三个饭吃。我当场揭露了他们的残酷手段,并对他们讲真相

见大法学员不转化,三九天恶徒让大法学员脱去外衣站在上有尺把长的冰碓,下有冰雪的水泥地上,面朝墙,在阴面冻着,冻了好几天。610歹徒指使文教局、学校、家属、亲友等多次逼迫我放弃信仰。这一押就是97天,恶徒还巧立名目“无罪释放”,实际把我送到“丰润小八里洗脑班”,一进院见所有的墙上都写满了诽谤大法、诬陷我师父的标语。一天副校长石爱城把这标语又写在宿舍的墙上,还添一句“爸爸妈妈快回来,爷爷奶奶和我需要您”。谁不想回自己的家呀!可是恶徒把我们劫持在这里,反而说这种话。这是嫁祸于人,我用地笤帚都把它擦去了。石爱城着实地打了我一顿,开始用拳脚,后来用地笤帚,把地笤帚都打碎了,我被迫害得病了好几天。这里的司机郑春生无缘无故对大法学员就破口大骂,不堪入耳。4月29号下午两点钟我从厕所回来,见他正在我宿舍与马瑞静、沈德祥他二人说:打死你们再倒上汽油烧了,就说你们是自焚的,又冲我说:你与他俩不一样,沈是下岗的,马是没工作的,你共产党给开着支,不让你炼你还不听,我是谁给我开支我听谁的。我说你别急,听我告诉你,我们做的事是对国家有好处的。不等我说完就蛮横的跟我说:谁让你说话啦?同时拳脚相加,马、沈二人上前劝阻,郑春生就踢她们,踹她们的小肚子,过程中还说谁打你啦?没人作证,没人打你,打了大约两个多小时,直到把我的第十二节胸椎打成楔型(后来在县医院拍片经医生鉴定),还往我头上浇水,我已躺在床上动弹不了,强烈要求与家人见面。他们封锁消息,所有大法学员家属一律不许探视。为了抗议迫害,我在5月底曾绝食11天。七、一那天石爱城见我不去参加他们的庆祝联欢会,又踢我三脚。恶徒在宿舍内安置高音喇叭,有一个、二个、三个、四个的播放诋毁大法的录音,有时从早晨起床直播到晚九点。身为国家工作人员执法犯法,也不脸红,那是为了得奖金,真是挖空了心思,把我们弄得妻离子散,扣着工资还要另交罚款,另交生活费500元/月,那时的伙食充其量也超不过6、70元/月。

一天晚上我们刚躺下不久,孟亚飞在院子里从东到西又从西到东来回骂;啪!啪!踹门、有的门被踹坏,有的掉了折叶,还摔窗户扇,震坏的玻璃落在地上哗哗响。那一夜我们谁都没合眼,次日不约而同的绝食抗议。恶徒从劳教所找来4个犹大昼夜围攻,尽说诋毁大法的话。到2001年11月8日那天,公安局一行几人到小八里说:你还得强制执行刑拘15天,再次入丰润看守所。恶警到期不放我。11月24日那天将我送入一家医院精神病科,企图让我在那里住几天。到2001年12月18日,家人背着我写了担保书,“610”通知让我出来,我觉得突然,再三问“610”,他说没条件,还在骗我。

二次进京时,在广场那个派出所恶警吊铐我9小时。在唐山第一看守所押30天,又绑架到“唐山法制教育学校”,这里并不讲法律,是破坏大法的黑窝,除打、骂学员、还非法搜身、强迫看诋毁大法的录像片,聘几个犹大整天围着你说破坏大法的话。并由原工作单位出两名老师作陪教,使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它们的监控之下,恶徒还与单位索要一万元,后来昼夜不停的围攻,长时间不许睡觉,而且还得站着,造成两腿浮肿足跟麻木,几次跌倒在地,就是把你弄得神志不清,极度疲劳,达到他们的目地,手段残忍、恶劣。

在唐驻京办事处被铐时,一人自称高干出身,本科中文系毕业,跟我说:炼法轮功要牵连九族,参军、提干、升重点大学、毕业分配、评职称、入党、团等等、凡涉及个人利益的事都要与法轮功挂勾。

我第一次被非法关押的一年中,文教局、学校、亲友等多次受“610”指使协助他们,文教局董书记退休前跟我说:为“转化”你,我整天10次与你谈话,有记录。后来局长、书记也来过,中学领导也不止一次找我。文教局的职责是抓全县中小学教育质量,学校领导该抓教学,却把抓“转化”修真善忍的列入议事日程,真是乱弹琴。不妨深思一下,把修真善忍的往哪转哪?转成假恶暴?那我们又该如何教育下一代?那将把人类社会引向何方?人间还有正义、道德、良知吗?是不是将毁灭自己,毁灭人类?天理不容啊!

综上我两次被非法关押,时间近两年,其间遭受抄家、降级、扣工资、罚款,直接经济损失约2.7万元;给家人在精神上造成极大的痛苦,经济上造成很大的损失;我的第十二节胸椎成楔型改变带来的痛苦是:平时身体上半部分老往前倾,随主观控制,故意挺胸仍觉得气不够用,需时不时得做深呼吸;躺着起来时需格外小心,稍不注意或动作快,就要疼好一阵不能动弹;轻微的家务劳动勉强维持,但不能持久,身体不能持重,即使三斤的重物也很费劲。这就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罪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