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同修被迫害致死引起的反思


【明慧网2004年4月23日】得知同修张海燕含冤去世的消息,心中异常沉重,自己感到很内疚,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我没能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她,这使我感到非常遗憾。

她在马三家被非法关押期间,在那种邪恶的环境下坚定修炼,每天遭受着痛苦的折磨,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我们在外面的同修没能给她任何帮助,她能从劳教所正念闯出来,我们应该及时与她沟通,帮助她,让她跟上正法进程。可是,她回来10个月之久,我们应该有充裕的时间与她沟通,可是我们没做到,迟迟不能与她联系,让她一个人感到那样孤独、无助,一直不能摆脱邪恶迫害的阴影。

通过这件事引起我的思考。我是最早听到胡家有一位同修从马三家劳教所被放回来的消息,虽然我们不认识,但是这个消息让我听到,也不是偶然的。也许有我的责任在其中。当时是2003年的5月份,本来心想去看看她,但总有一个障碍,所以也没有太用心去进一步打听,就把这件事放下了。

9月份的一天,去一个朋友家串门,又是偶然遇到朋友的母亲,与她谈到修炼的情况,她却说:“我们屯的一个炼功的,在马三家给弄疯了。”当打听这位被害的同修时,她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婆家姓王,娘家姓张。细想自己当时还是在深层有怕心,所以才得不到准确的姓名。9月末,得知一名同修能打听到她的姓名,可是第二天当我去与这位同修联系时,这位同修却突然遭恶警绑架,被关进了看守所,结果又没有了线索,其实这一切都是由于我的念不纯,邪恶势力在钻我的空子,对我做这件事进行干扰,然而我却没有意识到。

2003年11月师父《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注发表后,我再次想起应该了解一下胡家同修被迫害的情况,揭露马三家劳教所的恶行,给邪恶曝光,这次很快就打听到同修的准确地址与姓名。但是由于自己忙于别的事而迟迟未能成行。直到2004年2月17日,自己突破了各种人的观念,来到这位同修家,可是她的家人却告诉我,她已经离开人世一个月了。她的家人对我说:“你怎么不早点来呀!如果你能早点来,或许她就不会在痛苦中离去。”我当时心情非常沉重,我来晚了,我真的来晚了!我感到深深的自责,痛悔的心情无以言表。

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由于我们自身有没修好的地方,被人的观念障碍着,促成了常人社会的一系列假象。首先是迟迟得不到准确的消息,甚至连她的名字和住址都打听不到,向内找,查其原因,是因为当时自己有一颗怕受牵连的心,所以传过来的消息说,她那个村的人比较邪恶,说谁去她家串门的都给举报。出于私心与怕心,不能够积极去打听同修准确姓名及地址,心里总是想,总有人去做这事,还是让别人去吧。这些事自己还是少粘边。这也充分暴露了我没有修出应有的慈悲,而迟迟没有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这一悲剧的发生,是同修的重大损失,也是我们大家的损失。我没能为同修尽到我的责任,而让她带着遗憾走了,这也是我最大的遗憾。

同修们,让我们对此事都来想一想,从我的遗憾中得到一点启示,吸取一点教训。我们全球一亿大法弟子都是一家人,我们同修一部大法,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要以从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去救度众生,也应该慈悲地对待我们的同修。当同修遇到困难、需要我们帮助时,我们就应该无私地伸出援手去帮助他们,而不应该只想到自己。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个人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