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迎“四.二五”(三)

纪念“4.25”五周年

【明慧网2004年4月24日】(明慧记者古安如综合报道)五年前的4月25日,石破天惊,逾万名法轮功学员依法前往位于北京府右街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和平上访,国际社会对于法轮功学员所表现出的和平理性、信任宽容、隐忍自守和高度公德而深表震惊。

但是,同年7月20日江氏集团突然全面公开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动用整个国家舆论工具对法轮功進行铺天盖地的诽谤,使中国和整个世界充斥着弥天大谎,法轮功从此蒙受不白之冤,一时间“425”也被很多人说成是搞政治以及引发镇压的导火索。

本文试图在第五个“4.25”到来之际,回顾当年“4.25”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还历史本来面目,意在进一步曝光“4.25”真象,帮助人们正确思考发生在中国的浩劫以及“4.25”事件本身。

(接上文)

三、阴谋构陷 为镇压罗织罪名

事件虽平静落幕,但一场针对法轮功的大魔难才要开始。

1.“4.25”事件是一大政治构陷?

中共当局对于如何看待法轮功,一直存有不同意见的几派人士。其中,有少数人士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不断伺机对法轮功进行破坏。根据中央社(台北 5/4/99)的报导,4.25事件是政法系统幕后策划的欲擒故纵和苦肉计,意图制造中南海感受到威胁的假象,以达到取缔法轮功的目的。

法轮功于1992年传出之后不久,就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注意,一些善于投机钻营者也开始了自己的盘算。1996年,当时担任国务院秘书长的罗干私自下令公安部门对法轮功进行秘密调查。公安系统派出大量人员在全国各地参与法轮功学员的炼功活动,但从未获得任何证据证明法轮功有非法活动。

尽管查无实据,1998年初调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罗干极力主张取缔法轮功,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否定了这一意见。

被传与罗干有连襟关系的何祚庥是中科院的“红色院士”。何祚庥不断在大陆媒体公开批判法轮功,以引发事端,配合罗干的「取缔有理」。在“4.25事件”发生之后,罗干在向上汇报时声称,法轮功拥有几千万信众,具有宗教迷信色彩;创始人李洪志身居美国,疑有复杂的国际背景,将以“真善忍”为原则的法轮功说成社会的不稳定因素。

据一些当事人介绍,对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请愿,公安部门在事发前3天已经掌握讯息并密切监控,却知情不报,甘愿事后被批评。这是不是罗干的「苦肉计」?公安部门严密监视广大群众的活动,几点几分从何处乘何种交通工具来京全有录像为证(见CCTV《4/25非法聚集事件的真相》);公安人员奉命引导群众来到中南海,安排策划了这一场震惊世界的事。公安机关是否在见到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路经北京,才决定在天津抓人、打人、抄家,把矛盾扩大到非找中央不可的地步,这一切的一切所显示的阴谋痕迹,普通社会人士尚无法了解内情。

2.公安人员指挥“包围”中南海

有不少证据显示,天津暴力事件和“4.25事件”是公安预谋的陷阱,但以道义为重的法轮功学员仍坦然面对。

据知情者说,当时罗干、何祚庥等人对法轮功学员进京之事似乎了如指掌,包括何处开车进京,在何车站下车,经什么路口才能向中南海聚集,并事先安排了摄像机对每个参与者进行扫瞄。

就在4.25清晨当部份法轮功学员进城后,何祚庥担心人不多引不起中央领导警惕,就向连襟献计曰:“只有把事情进一步闹大,这样才能使中央作出镇压法轮功的决定。”于是,罗干紧急命令取消路障,并用武装警察把被挡在中南海外围的大批法轮功学员,有次序地引入中南海区域形成“包围圈”;何本人还几次到现场观察,又一次还故意露面妄图挑起争斗,不过因法轮功学员没人理他而作罢。随后,他伙同罗干终于劝说“心眼小得不行”的江××躲在防弹车里“实地考察”,使后者妒火中烧。

据当事人证实,一开始,学员们是在府右街附近集结(国务院信访办所在地)。人越来越多了,南北约两公里长的府右街,南口站到了长安街,北口和西安门大街交叉向东快到了北海,向西也望不到头,但紧靠中南海围墙的人行道上没有学员,只有警卫和警察。(如图)

示意图说明:* 代表学员所站位置。


(北)
--------------------------------------------------------------------
******************************************************
******************************************************
西 安 门 大 街
*******************
*******************
------------------------ * --------------------------------
|* 府 |
|* |
|* - 中
|* 国务院西门
|* 右 -
(西) |* | 南 (东)
|* |
|* -
|* 国务院西门 海
|* 街 -
|* |
------------------------|* |-------|新华门|---------------

长 安 街


------------------------ ----------------------------
| |
| (南) |

后来,几位武警来告诉学员说:这里不安全,那里不行等等。从而在武警人员的引领下,学员在不知不觉中分为两路,把中南海围成一圈。

根据一位目击者的叙述,天津事件发展过程中的4月24日晚,已有在公安部门工作的法轮功学员递名片,向中南海当局说明要反映情况,但未引起公安的重视。24日晚9点多,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大道旁已有部分陆续从北京郊区赶来的法轮功学员。

25日清晨6点多,这位目击者来到府右街北口,发现警察已堵在进入中南海的路口。不久出现了一幕惊人之事:警察先把法轮功学员的队伍从马路东口引到西口;然后又指挥着队伍,由北向南缓缓地向中南海正门行进;同时,另一队正由南向北一路而来。两行队伍在警察的指挥下正好在中南海正门相遇会合成一队。据各媒体的报导,汇集人数大约有万名以上。

一位“4.25”当事人投书明慧网写道:“我们到警察指定的地方坐下,刚看了几页书又有几个警察过来喊:“起来!起来!跟我们走,到前面大院去,首长在那里接见你们。”于是我们跟着警察从南往北走,走了不到200米远,就看到对面也由几个警察带领着大法学员从北往南走来。当两队学员接近时,就让我们原地坐下……后来才知道这些警察把我们这些善良的修炼人指挥来指挥去,让我们从东走到西,从南走到北,原来是把我们带进罗干等人所设的陷阱里去,使其能用来诬蔑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

“4.25”事发的前3天,公安部门已经掌握讯息并密切监控,却知情不报,甘愿事后被批评。又据报导,事发后有人请求何祚庥发表评论,何说:目前不去评论,因为不想打乱整个部署(5/5/99 电子《明报》)。

据此,“4.25”事件是否某些人在幕后部署?而何祚庥刊登的文章,包括后来天津公安局逮捕法轮功学员,是否都是整个部署的一个步骤、一个环节、一个陷阱?

3.紧锣密鼓 恐怖镇压日益逼近

在事发后,中共便已定下要抓人与灭绝法轮功的基调。4月27日便透过新华社指出:「对各种练功健身活动,各级政府从未禁止过。有不同看法和意见是允许的,可以依法通过正常渠道反映,而不应聚集在中南海周围。这种聚集影响中央、国务院机关周围的公共秩序和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是完全错误的。对借练功之名危害社会稳定的,要依法处理。」

此决策一出,便有不少媒体记者预测某些法轮功学员可能会被捕或被判刑。果然在4月28日,便传出“中南海静坐的四名主要领导人已被扣留”(4/28/99 《联合报》)。而在数日之后,当局又透过居民委员会、各级单位、党组织等系统,搜集掌握法轮功学员的「名单」(5/4/99 《联合报》)。

接着在6月初,传闻中共召开紧急会议,将法轮功定为×教,且计划不久的将来就要开始抓人;也传闻将透过减少贸易顺差的方式,不惜以5亿美元的代价,企图引渡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回国(6/2/99 《中央日报》)。而各地炼功点的负责人/联系人,已遭电话窃听、跟踪尾随;言论和行动均被严密监控;并且威胁修炼者不得继续修炼法轮功,否则一律开除公职。军人修炼者被威胁开除党籍(对中共党员,尤其服公职的党员而言,开除党籍无异于判处公职上的死刑)、军籍;学生则被威胁开除学籍(6/2/99 《中央日报》)。有些地区的修炼者住所附近有警车停泊,也有些大法弟子透露警方甚至有意制造事端,似有促使矛盾激化的意图(6/3/99 《中国时报》)。

北京也针对法轮功发出第一份文件,下达至各地方政府部门、中央直属单位和各大专院校,宣布法轮功弟子借炼功为名,在各地公众地方的所谓「弘法」活动不再允许,并且下令所有学校,包括大、中、小学不得租借场地给法轮功弟子进行活动。同时,部分城市的学员说,他们在公园的早晨炼功活动受到骚扰(6/3/99 《中国时报》)。

对于当局要以5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作为交换条件,企图引渡李洪志先生回国,并把法轮功定为×教的传闻,李先生于6月2日发表了题为“我的一点感想”的文章,向中共当局善意解释:他只是教人向善,对政治没有兴趣;法轮功的修炼者并未搞迷信;法轮功不是邪教。为此,法轮功的学员也再度到北京,希望当局给个「说法」。而当局在和这些学员见面时,要学员们相信政府没有要封杀法轮功的政策(6/6/99 电子《明报》)。

6月3日有大批来自外地的法轮功学员集结于北京,准备再次向中央陈情。6月4日晚间当局派出大批警员检查各大小旅馆,将发现的上访学员送离北京,并在通往中南海周围地区的街道口戒备,将企图到中南海门外的法轮功学员驱离(6/6/99 电子《明报》)。

针对各种镇压法轮功的传言,6月14日中央信访办和国务院信访办发出联合声明,称政府对法轮功从未镇压,也从未禁止,要求法轮功学员不要听信谣言,也澄清并没有要引渡在国外的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也不会开除参加炼功的党员、共青团员的党籍、团籍,甚至开除公职(6/14/99 《中央社》)。

虽然当局极力澄清将全面镇压法轮功的谣言,可是6/21却又透过《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要求党员干部带头高举唯物论及无神论的旗子。此举无异于宣示将对党员干部炼功者进行清查整治。相关部门在中南海事件之后,对法轮功的发展情况进行了全面调查,赫然发现各地法轮功的义务联系人大多数是共产党员及机关干部,不少还是拥有多年党龄的离退休干部。对于这种情况,妒忌狭隘的江泽民十分震惊。但碍于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不能明白直接禁止非党员民众学炼法轮功。可是,对于党员,高层却决心动用党纪进行整治,对不听劝的党员,将以党纪严惩。《人民日报》的文章就是一个讯号(6/21/99 《中央社》)。

6月以后,各地方机关也纷纷传达中央文件,将法轮功定性为「邪教」,要求各单位不要提供地方给法轮功学员炼功,又要求党员干部必须停炼法轮功,否则将严加处理。

6月中,有一万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联名致函当时的国家主席江泽民及国务院总理朱镕基,要求当局允许公开炼功以及合法出版法轮功相关书籍;并说明法轮功不是宗教,更非邪教;不是迷信,而是科学(6/24/99 《中央社》)。

为更有效地铲除法轮功,江泽民和罗干选定山东与江西作为全面铲除法轮功的试验地。就在6月14日发布从未镇压禁止法轮功的3天后,山东省便发下文件,要求共产党员和政府公务员的法轮功学员停止修炼。当一些法轮功学员拿出两信访办的通知与之对质时,官员称那是给外国人看的,是缓兵之计。据悉,当时江罗的计划是先在山东与江西试行全面铲除法轮功的工作,而在其它地方以监视为主要方法,以稳住法轮功修炼者的心(7/21/99 《中国时报》)。

事实上,江泽民和罗干滥用职权,于6月26日起,已经公开出动公安人员,在长安街沿线的法轮功炼功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清理;紧接着对法轮功展开北京全城的大规模清理,禁止学员在公众场所炼功(6/28/99 《中央社》)。接着江罗又以中共名义于7月初致电各省市,要求每名中共党员要向中央汇报自己「是否信法轮功」(7/5/99 《中央社》)。

江泽民和罗干还动用所有宣传机构,制造法轮功以及李先生的“罪状”。一开始,大陆各种传媒对“4.25”事件报导不多,但从6月下旬以后便展开各种批评。并于6月13日设立一反法轮功网站,取名「世界反法轮功大联盟」(该网站于6/20开始运作)刊登文章,捏造事实,中伤、诋毁、污蔑李先生与法轮功(6/22/99《中央社》)。之后,更找来一些想要利用法轮功牟利,而被李先生批评的原法轮功学员,炮制一些所谓的「揭发材料」,在中央电视台播放,并栽赃法轮功“导致1400人死亡”。这种炮制李洪志先生“罪状”的行为到最近还在进行。

可以看出,意欲彻底铲除法轮功的一伙一直在玩两面手法。一方面在罗织及炮制“罪证”,为日后铲除法轮功做准备工作;另一方面,却又大肆欺骗,宣称不会禁止法轮功。此一构陷工作大致上于6月底7月初已经完成。

四、江泽民推翻政府决定 一手发动灭绝性迫害

由罗干和其连襟何祚庥一同导演的“天津事件”,以及随后引发的“4.25”和平上访,在总理和法轮功学员的沟通下得到圆满解决,双方的理性和克制态度受到国际上的高度评价。然而,江泽民妒火爆发。为了维护“核心权威”,在“425”中南海事件当天,当罗干和相关负责人向江××汇报法轮功学员上访经过的情况时,江××迫不及待地挥舞双手,大叫“灭掉,灭掉,坚决灭掉!”令在场人员感到吃惊。

4月25日当夜,江××以中共总书记的身份,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的领导写了一封信,在信中,江××指控“4.25上访事件”有“幕后”高手在“策划指挥”。(绝密,中办发电[1999]14号“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印发《江××同志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同志的信》的通知”)

6月7日,江××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讲话,声称“‘法轮功’问题有很深的政治社会背景乃至复杂的国际背景。”“是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事件。”该文件于6月13日在中共内部秘密传达。(绝密,中办发电[1999]30号“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印发《江××同志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关于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讲话》的通知”)

在这次讲话中,江××说:“中央已经同意成立一个专门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李岚清同志任组长,丁关根、罗干同志任副组长,有关部门负责同志为成员,统一研究解决‘法轮功’问题的具体步骤、方法和措施。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要密切配合。”其实,江说的“中央”就是他自己,因为当时的7名政治局常委中有6人不同意镇压。

江××毫无根据把法轮功定性为一场“政治斗争”,把法轮功打成××党的政治敌人,从而发动全党以及国家体制、暴力专政机器,为镇压進行动员和部署。6月10日,在江××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610办公室”。在4月25日和6月10日之间,江××完成了从定性到具体实施的全面和系统的策划和部署。

据一些中共高级官员透露,在上述两份密件中,江以明确提出“4.25”上访事件“究竟同海外、同西方有无联系,幕后有无‘高手’在策划指挥?”等流露出一种对个人权力的过度保护心态,并在拿不出真凭实据的情况下确定了镇压决策。

自1999年5月下旬开始,全国许多地区法轮功学员的日常炼功活动受到城管、公安部门的驱散。一些地区公安用高压水龙头驱赶炼功人群,并用高音喇叭干扰炼功。各地法轮功辅导站的义务负责人/联系人被单位和公安找去谈话、盘查,受到监视、跟踪和电话监听,并被规定不得离开当地。

江××在7月19日的高层会议中正式宣布定案,全面取缔法轮功。7月20日全国同步展开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搜捕,一场步步升级的残酷灭绝性迫害从此拉开序幕。

7月20日之后,江泽民命令“610办公室”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根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04年4月20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至少950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高发地区依次为黑龙江、吉林、山东、辽宁、河北、湖北、四川省。在被迫害致死者中,妇女约占52%,50-70岁的老人约占31%。

然而,这还不是现实的全部。据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内部统计,拘捕中的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已经高达1600人,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10万人,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

五、“4.25”是江氏一伙制造的镇压时机,也成为法轮功学员走上世界舞台的历史时刻

“4.25”事件原本只是个单纯的「上访」事件,为何最后会演变成如此惨烈的局面,乃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包括许多上访的学员始料未及的。若非阅读大量资料,从这些资料中抽丝剥茧、理出头绪,至今可能人们也还无法理解为何发生这样的事。“4.25”事件既不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也非任何一位法轮功学员所策划。法轮功短短几年在社会上广受欢迎,既然江泽民认为自己凡事都须占尽风头,当然就会寻求一个适当时机消灭法轮功,没有机会也可以制造一个,在江泽民眼里,手中的权力是为自己和自己的家族服务的。

“425上访”对法轮功学员来说,是一次和平申诉自己的机会,而对江泽民来说,则是一个发动镇压的方便借口。

4.25是平凡的,因为群众上访在中国并非罕见的事物;4.25又是不平凡的,因为以“真、善、忍”为指导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在上访过程中自然展现了自己的内心境界,使有识之士看到了人类社会道德全面回升的一线希望。尽管江泽民出于小人嫉妒做出逆历史潮流和民众意愿的蠢事,在弥天大谎的掩盖下动用庞大的国家机器和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破坏人们的正信,但随着迫害事实为越来越多的人们所认识,历史将再次告诉人们:这个世界上终究邪不压正,4.25是永为历史记载、光照千古的人类道德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