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得法受益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4月25日】我婆婆修炼法轮功前,心脏病特别严重,三天两头犯病不能动不说,她还不能受惊,窗帘也不让拉开,大小便都得在屋里,随身不离速效救心丸。一年花不少钱不说,啥也干不了,还要人伺候。听说气功能治病,她也找过气功师看,可看了就好两天,过后又不行了。婆婆想,如果能炼一种功能够永远有劲就好了。还有我和婆婆脾气不和,平时矛盾很多,我俩根本不说话。

在1996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婆婆按照“真、善、忍”修炼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为我们着想,心性提高了,身体净化了,常年带在身上的药不吃了,经医生检查说她心脏很好,婆婆的变化我看在眼里,我抱着有求之心97年春也开始炼法轮功,通过修炼家庭和睦,身体健康,全家都受益。

1999年7月20日,全国开始镇压法轮功,江××硬是把善良的民众推向对立面,我们连自己的信仰自由也没有。我怀着对国家的信任,依照法律公民有上访的权利,去了北京上访,谁知法律也不顶用。法律是什么?我得到的答案是有权就是法,他们根本不给我们说话的机会。到北京一听是炼法轮功的就抓就打,说是江泽民或上边叫这样做的。

通知县、市把我们带回后,在县政府,政保科副科长搜我们身,把我们身上的钱都收了,我们一共四人,现金一千五百元左右。起先我以为是搜身上的大法经文,谁知他们只要钱,不要经文,拿上我们的钱他们就去大吃大喝,把我们铐在屋里,这就是共产党员。我们给他们讲我们都是做好人的,通过修炼家庭和睦、身体健康了,谁知他们不听还打我们,骂我们。后来把我们送到县看守所,在那里他们象对待犯人一样,若法轮功学员坚持炼功,就给他们戴背铐,吃喝拉睡都得人伺候着,关了我一个月,才让家人去接,还得罚款3000元,回来后还经常有派出所、大队的人来家监视。每到过年、过节、国家开会就会有乡政府官员在家监视,连出去买东西都不让,我说你们放着打架、斗殴、杀人、放火不管,管我们这些好人干什么?他们说没办法上边叫这样干的。

经过这些事,由于婆婆胆小,加上家庭的压力,媒体造谣欺骗,她不敢炼了。2001年底身体又觉得不对劲,脸色苍白,浑身没劲。去省二院检查是障性贫血(不造血),输点血就好几天,不输了又不行了,而且牙齿、鼻子也出血,医生说这病还没有特效药,可是孩子们也不能眼看着娘等死吧。医院给开了药方,为省钱我们去药房买药,就这样一年花了一万多元,这对我们农村家庭已经是很重的负担了。

2003年闹非典那段日子,她经常去大法弟子家,她不识字,大法弟子给她念大法书,她放下了这颗心放下了病,又走上了修炼的路。我们去干活她在家给孩子大人们做着饭,现在身体特好。

大家想想,我通过修炼大法受益很多,婆婆也是,大法救了她两次命。俗话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大法给了我们这么大的恩惠,在大法遭到诬蔑的时候,我们能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吗?我们告诉大家法轮大法好,这也有错吗?这样做是在反对政府吗?我们都是农村的妇女、老太太,也没文化,我们反对政府干什么?作为修炼的人我们按照大法的要求,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工作。怎么能说我们上访说句真话是参与政治,还把我们当成敌人看,对待我们炼功人比过去日本人進中国还狠。江泽民对我们背地里实施的是“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有的警察甚至强奸修炼法轮功的女学员,在江泽民流氓政策的纵容下,至今逍遥法外。师父教我们炼功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事事为别人着想,面对残酷的打压和迫害,我们仍抱着善心劝戒那些参与迫害的人,江泽民出于妒忌心,毫无理智的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是不得人心的,不要在无知中为其送命,害人害己。法轮功学员哪个不是在遇事找自己的不足,做好人,为别人;而贪污受贿、以权谋私干坏事的又是哪些人呢?是非善恶,不是鲜明的对照吗?

我奉劝所有善良的人们用心想想,明辨是非,分清善恶。现在法轮功在世界洪传60多个国家,短短几年,修者上亿,获得各国褒奖超过千项。我们顶着残酷的打压送传单到您家门上,也是为了您和其他国家的公民一样有知情权,想让您了解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希望您不再被谎言欺骗,能因您的善念、善行而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小小传单吐真言
诚愿君心细分辨
善待大法一真念
天赐幸福永平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