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潼南恶警迫害和敲诈法轮功学员的土匪行径


【明慧网2004年4月26日】2000年12月1日,我去北京上访被抓,6日当地古溪镇派出所警察接我,到了派出所他们搜去我身上剩余的300元钱,不给任何手续就全部没收交给潼南公安李永红,然后立即将我送到寨子沟看守所,关了一个月后又将我转拘留所关了半年。放回来前,他们叫我交750元生活费,我拿800元钱,他们也没找钱给我。

回到家一个月,恶警又闯入我家,说有人汇报说我们在传送资料,不由分说就将我夫妻二人绑架走,丈夫被关到潼南寨子沟看守所,我被关到旁边的拘留所。关了十八天后,恶警说交5000元就放人,说半年不出‘问题’就退这5000元钱。结果半年后不但不退还,他们又要将丈夫抓去办洗脑班。他们为了敲诈钱财,经常找我们的麻烦,我和丈夫只有离家出走,到重庆市区谋生。

2003年,潼南公安局经打听,知道了我们在重庆市区的住址,就开起警车来逼我丈夫写三书,不写就马上拉上车送洗脑班。而且还说2000年几个警察去北京接我的车费要我们补拿,说要拿一万多元。我们说钱都被你们敲诈光了,没有了,最后见我们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就改口让交1000元。

另外潼南古溪中学教师张春生、张世伟分别因在课堂上给学生讲真象和在家炼功被举报后被抓,两个人分别被潼南公安各敲诈7000元。古溪镇青云街照像馆张朝仁因被人举报在家炼法轮功被抓后被潼南公安敲诈5000元。

潼南国安以张良为首,他们敲诈大法弟子钱财无数,有的同修出于顾虑心再遭迫害和敲诈不敢站出来揭露,师父在《正念制止行恶》中讲到:“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都是在揭露迫害,都是在制止迫害,所以不能承认邪恶的各种迫害行为,更不能在迫害中叫邪恶随心所欲的迫害大法弟子”

我们怎能让恶警们随心所欲的敲诈我们呢?我们的钱要用于救度众生,怎能拱手交给迫害我们的邪恶?请被潼南国安敲诈过的同修都能站出来揭露,揭露邪恶本身就是在销毁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