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沾衣的控诉:大法弟子石梦昌一家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4月26日】99年7月20日,以江××为首的邪恶势力在全国乱起来了,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一时间天昏地暗,法轮大法弟子经受了前所未有的考验。炼功和信仰权利被剥夺,在这种残酷的恐怖气氛之下,我的亲人石梦昌他们一行几人踏上去天安门正法的路程。

石梦昌在北京被抓,后来被公安局带回当地,被关押在当地看守所。看守所的恶警更邪恶,有个叫赵利军的恶警对石梦昌拳打脚踢。每天都是这样,还问石梦昌还炼不炼了,只要说炼就接着打。打累了,就把石梦昌的头按到粪便桶里,弄得石梦昌满头都是粪便,但石梦昌坚决不屈从与邪恶之徒,还说炼,恶警又把他的头按到便桶里。就这样折腾了多次后,把石梦昌关了起来,还不让家属接见。石梦昌的70多岁的老母亲,从外地来看儿子,恶警也不让见,就这样,石梦昌在看守所里被迫害一个多月,后在没有任何司法手续的情况下,石梦昌被判了二年劳教,被送到佳木斯劳教所。

那里更是人间地狱,恶警更邪恶,他们集中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把所有整人的酷刑都用在了大法弟子身上。只要大法弟子说炼法轮功,他们就用各种酷刑折磨弟子。石梦昌说炼法轮功没有错,他们就把石的衣服扒光,拿鞭子打,打累了就叫犯人接着打,打了一上午。到中午吃饭了,大冬天不让石梦昌穿衣服去领饭,连刑事犯都看不了这场面。当时打饭的都排着很长的队,刑事犯都主动的让出一条路,让他先打饭,恶警看到了还把刑事犯训了一顿。就这样,石梦昌光着膀子领完了饭,下午接着打,石梦昌又被打了一下午,他满身是伤,恶警还逼着他干活。

二年的劳教期后,石梦昌回来,又被关到当地的看守所不让回家。他家人三番五次找到七星农场机关党委要求放人,石梦昌才被放回来。恶人对他不放心,又是电话监控、又是叫人跟踪,石梦昌在家只住了28天,连春节都没叫他在家过,又被抓起来。他们的理由是说:石梦昌几个人集会。在中国大陆,不让炼功人三个人在一起,在一起就说你非法集会,他们就要非法抓人。石梦昌被非法抓捕后,一直绝食抗议。恶警们就把他强行按住,野蛮灌食,把食道和气管都插坏了。石梦昌绝食十八天,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在家只待一天,又被抓走,判了三年劳教,被送到绥化劳教所。

石梦昌被劳教一共四年半了,家里扔下12岁的孩子没人管,那时他哥哥、弟弟、妹妹也到北京证实法,分别被劳教二年。一个12岁的儿童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孩子上学要钱,可是孩子父母下岗费全扣下不给了。石梦昌70多岁的老母亲只好东借西凑,拿钱给孩子上学。孩子不会自己做饭,每天净吃方便面。孩子的奶奶看不下去,只得两地来回跑(因为家里还有老父亲有病需要人照顾)。现在孩子已经16岁了,他说不能总花奶奶的钱,自己就不上学了。

从99年到现在,石梦昌他们夫妻的下岗费,七星农场一分也没给。劳教所的恶警还不断的叫石梦昌家里寄钱,说什么石梦昌的食管插坏了,花了好几千元的医疗费了。有时石梦昌被他们折磨的昏迷不醒,醒来时还叫他干活,不能动恶警叫人背着去干。在恶警的高压勒索下,家属共拿出两万多元钱。

在佳木斯劳教所时,石梦昌母亲和他的儿子去看他,恶警不让见,那时他们刚打完石梦昌,这是他们不让见的原因。我在电视中看说劳教所的警察对法轮功人员怎么怎么好,那都是骗人。以上种种事实说明,劳教所是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间地狱,根本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尽管这样,大法弟子决不会向邪恶屈服的,任何邪恶都改变不了人们对法轮大法的信仰。那些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逃脱不了正义对他们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