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陈刚一家忆5年前的4.25 【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陈刚一家忆5年前的4.25

【明慧网2004年4月26日】1999年4月25日,逾万名中国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和平上访,7月20日江泽民政府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4.25”被很多人认为是引发镇压的导火索。我们来看一个5年前亲自参加过425的法轮功学员的故事。

现居住在新泽西南部的陈刚和妻子白品就是5年前亲自参加过425的上万名法轮功学员中的两位。他们于去年7月从北京来到美国与父母团聚。

法轮功是身心修炼的功法,1992年在中国传出后,至1999年炼功人数迅速增长至上亿人。

* 上访是谁组织的?

陈刚和白品说,当时我们所在的北京地坛炼功点每天有500人炼功,长安街两旁也有很多炼功点。那时候北京炼功点很多,大家天天在一起炼功,谁没有几个熟悉的功友啊?全北京大概有四到五万法轮功学员早上到公园炼功,所以天津抓人的事,大家一大早就都知道了,还有头天晚上就听说了的,所以有很多人都自愿去上访。我和我太太去,他和单位同事结伴去,她和邻居一起去,三三两两的,如果当时真有人及时想出组织的好办法,就不止去一万人了。

* 为什么去上访?

陈刚说:“当时去上访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天津出现了天津警察抓法轮功学员、打法轮功学员,抓了40多人。天津公安局和市政府说他们解决不了,只有到北京来解决,找他们的上级部门解决。”

与陈刚一起坐在沙发上的白品说:“首先说为什么说我们去中南海?因为国务院信访办在中南海那一边,大家是去国务院信访办去上访,集中到府右街,和府右街旁边,也就是中南海的周围。大家非常有秩序,是由警察带着,告诉我们你们站在哪儿站在哪儿,是有警察安排的,所以根本不能叫我们聚集。”她说晚上大家离开后,路面上干干净净,连警察扔的烟头都被学员捡起来扔到垃圾桶里,这是大家修炼后道德方面很正、很自觉的表现。

* 围攻之说不成立

陈刚说:“后来他们说我们“围攻”,真是太不公平了。所谓的“围”是警察让我们站在哪儿、站在哪儿。说我们“攻”,我们都在外面平静地等着临时代表和国务院信访办领导的谈话结果,没有任何过激的言行,没有口号,没有标语,连大声喧哗都没有。”

* 和平申诉和暴力迫害

“425上访”对法轮功学员来说,是一次和平申诉的机会,而对江泽民来说,则是一个发动镇压的方便借口。7月20日之后,江泽民政府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实行“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陈刚就曾因炼法轮功被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18个月之久,曾数次被几根万伏高压电棍电全身,肉被烧焦,每电一下就像被蛇咬了一下。

“我个人经历了4年在中国的迫害。而且我一度在死亡的边缘,再往前一步就是死了。”陈刚回忆着,“在我身边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两个。”

* 家人的心情

作为被迫害人的家属也承受有很大压力。“还有千千万万个、跟他有同样遭遇的人因信奉真善忍而被关在劳教所里惨遭折磨,每每想到过去时的心情,我就可以想到这些人的家属…”想起丈夫被关押在劳教所时的日子,陈刚妻子白品已是泣不成声。她说国家安全局曾经到她单位调查过她,住处楼道都有监视器。

陈刚母亲陈凝芳说:“当我的儿子在里面的时候,我也是真的很为他担心。因为我知道他们是什么都能做出来的。”

* 为身在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呼吁

陈刚说:“我们是很幸运来到了美国。可是我现在还有很多朋友就在此时此刻还在遭受着折磨。”

今年4月在纽约唐人街法轮功学员游行中,陈刚的母亲、原中央交响乐团国家一级演员陈凝芳演示了中国法轮功学员在监狱中所遭到的酷刑折磨。

“当你现在正在和家人团聚的时候,当你在过节的时候,当你很高兴的时候,可是在劳教所里那些学员就在这一分钟就在受着这样的酷刑。”陈刚母亲说,“我们现在所做的就是要停止这场迫害,让千千万万破碎的家庭能够重新团聚,让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有修炼的权利,有他们做人的权利。”

这也正是5年前4.25上万法轮功学员所想表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