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瞬间的回顾(续)

采访四、二五见证人

【明慧网2004年4月26日】(接前文)

五、所谓高度的“组织纪律性”

4.25上访以后,外界流传对法轮功一个略带神秘色彩的评论是所谓“高度的组织纪律性”。甚至有故事说,中国军方某高层人士乘车看到法轮功上访学员的队伍,感叹说自己带了多少年的兵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训练有素的人。有人说法轮功那群人素质真高,有人询问是什么高人组织训练出来的,也有人干脆咬定说幕后有人等等。

来自北京西郊的刘女士说,事后她的一位邻居对她说,当时在附近看到有那么多人站在那儿,秩序那么好,没有标语,也不喊口号,看上去也不象示威的,就很好奇,一问才知道是炼法轮功的,于是很好奇:是谁组织的,秩序组织得这么好?

刘女士对邻居的回答和很多法轮功学员的说法差不多:“我们是法轮功学员,没有人组织。”

法轮功学员都说法轮功没有组织。但是怎么解释这么有秩序呢?

记者问,“有报导说一万多人到晚上散去的时候地上连一片纸屑都没有,连警察吸烟扔掉的烟头都捡起来清理了,是有人当时通知大家这样做吗?”

来自北京东城区的医生申女士说,“没有。根本不需要。清理环境卫生那是个习惯了。我们炼功点上和我知道的其他炼功点上早都有这个习惯了,到哪儿炼功都会把周围的环境清理干净。有的是来参加学法炼功的小孩子自己主动拿着塑料带清理。根本不用谁通知告诉。”

刘女士描述清理卫生的情景说:“到中午了,大家吃了些东西,有些废弃物,我们这儿几个学员就从包里拿出塑料袋,来回走,收垃圾。过了一会儿,我们碰上从别处队伍里出来的学员提着塑料袋也在收废弃物。我想可能上访学员的队伍里每处都有清理卫生的。”

从见证人描述的情况看,学员们的举止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可以感动人的祥和。

申女士说:“4.25上午一开始的时候,街上来了很多警车,车上下来很多警察,显得很紧张。但是过了一会儿,看到我们这么平静、祥和,警察们明显地放松了,还开始互相交谈、吸烟。中午左右,警察都回到车里吃饭去了。”

刘女士说:“当警察们逐渐放松下来,有的开始过来和学员聊天、问法轮功的情况,有的学员就和他们谈起来。有的学员在看书,有的学员和身边来的外地的学员说上两句。但是秩序始终很好。”

和外界评论的高度良好的秩序相对比,后来中国大陆的官方宣传中说4.25上访中阻塞了交通,扰乱当地居民生活。对此,卞先生说:“道路一直是畅通的,警察早上7、8点钟时候把路障撤掉,把学员带到中南海西门外。下午2、3点钟时候警察不知为什么把府右街路口堵住了,因此没有车了,但是实际上不但街上的道路是畅通的,连人行道都没有被阻塞,学员们[把]盲人走的盲道也让出来了。”

王工程师说:“为了不影响附近居民生活,上访的学员尽量减少自己上[公共]厕所的次数,并且每次居民来上厕所时,学员都告诉他们不用排队,直接到前面去。当地居民很佩服学员素质高,后来宣传中说扰民那是不符合事实的。”王女士解释说,学员们这样做不需要谁规定,她说:“因为我们学法轮功,老师告诉我们要遇事先考虑别人。”

六、五年后回头看,当时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4.25事件当天和平解决以后,经过短暂的平静,不到三个月以后,在全中国境内,江XX一手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面开始,4.25上访活动被称为“围攻中南海”,成为镇压者试图获取公众认可的借口之一。四年多来,发生在北京和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被酷刑致死、受到精神、肉体、经济上迫害的惨案数不胜数。

记者问:如果事先知道后来有人会把4.25说成是“围攻”,成为迫害借口之一,重新选择,还会不会去参加4.25的上访?

刘女士说:“那还是得去。个别部门对法轮功的暗地里的骚扰和迫害早就开始了,畅销全国的法轮功书籍在97年被禁止出版发行,后来全国各地陆续传出的炼功受骚扰的事情,在炼功点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这个问题总是要解决的。我们以前向不了解实际情况的人们讲清真象以后,都扭转了他们的误解,有的更正了错误,弥补了造成的损失。如果不去讲情况,就永远得不到解决。所以我们碰到这样的事情还是得讲清真象。”刘女士说经过这五年发生的事,她不会有五年前那种对中央政府领导人的完全信任,但是善意的说明情况,让不了解真象的领导人也好,民众也好,了解真象,还是必须的。

说到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开始以后这四年多来法轮功学员讲清真象的活动,刘女士说:“这几年在中国大陆上访、讲真象的学员比我们参加4.25时的境界又高很多了,因为我那时还是本着对中央政府领导的信任,没想到会遭受什么太大的麻烦。而现在学员们明知道迫害的残酷和疯狂,还是不停地向中国的民众和各级政府官员、各部门机构人员讲真象,让他们明白事实,很了不起。事实上,有很多人就是因为学员们这种不懈的讲真象终于了解了事实,在是非面前作出了自己的选择。就象我们参加4.25上访去反映情况,当天不但国务院总理了解了情况,那么多警察和附近居民也来了解法轮功是怎么回事。”

机关干部卞先生也说他还会选择去:“迫害不是从4.25以后才开始的,4.25上访不仅仅是由于天津事件。要求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保障合法炼功环境,这些要求,除非自动满足了,否则是早晚要提出来的,老百姓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犯时,去上访,也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卞先生说,说先有4.25才有了迫害,那是歪曲。不但4.25之前就有迫害,而且在4.25上访得到妥善处理之后,江氏还是歪曲事实、寻找借口,推翻了国务院总理的处理,后来发动了全面的迫害,这说明要迫害是有蓄谋的,只是为了找借口,把上万人和平上访的事情当成迫害民众的理由,自欺欺人的误导公众。

王工程师的回答也是一样:“我还会去。因为没有别的办法了。写信也没用、向地方政府反映也没用,只有去上访了。问题不解决不行啊,不去说明情况永远也不会解决。其实把4.25说成是围攻,在1999年7月20日以后还出现了比这种构陷还卑劣的迫害手法。我们当时去上访是为了反映情况,制止各地出现的迫害情况。后来有人歪曲事实,把这个作为借口,继续迫害,那我们还得继续讲清真象。不去讲真象,迫害就会继续。要减少迫害、制止迫害,还得去讲清真象。所以到1999年7月20日迫害全面开始以后,我事先得到过消息说如果去上访很可能会被抓,我还是去上访了。”(明慧记者曹珍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