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龙口市大法弟子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26日】我叫李玉君,女,51岁,是山东省龙口市良种场职工,自1979年因工致残常休在家。由于生活的不顺加上工伤的折磨,又患上了脑神经衰弱、肝脾肿大、心脏病、变应性亚败血症。那时的我一把一把的吃药,激素药刺激得我肿胖,骨头都像支不住架子一样,整天打不起精神,真是度日如年。

1996年7月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真是喜从天降。我被大法深奥的法理所折服,从法中知道了怎样做一个好人,做一个修炼的人。在我学法炼功的第二天,我浑身的病就不翼而飞,亲感大法的神奇,我浑身轻松,真正尝到了无病的滋味。从那一刻起,我就在心里发誓,我要修炼法轮大法,一修到底!

可是1999年7月20日首恶江泽民公开迫害法轮功,一时间阴云笼罩华夏大地,大法和师父遭到诽谤诬陷,我们这些修炼“真、善、忍”的人被抓、被打、被关押、被劳教、判刑,身心受到了残酷的折磨。我们的家人也因此跟着担惊受怕,被连累得不得安宁、苦不堪言。7月20日我的家门口就被村委派上了岗,村长吴振岭亲自监视我的行动,我出门他就跟在我的后面,到22日连家门也不准我出。下午村书记张绍义(2001年车祸已死)要把我村炼功人都集中到我家看诬蔑大法和师父的“中央新闻”,被我拒绝,又逼我们到村委去看,我也不去看。于是他们又加了岗,日夜监视我。张绍义对我说:上面开会布置了,哪个村有一个上访的,村干部要被免职。

7月23日村长吴振岭到我家收缴大法书,我不交。吴振岭对我说:镇党委书记要找你谈话。当我随他到了镇政府后,哪有什么书记啊?全是被非法抓捕的全镇的炼功人,共有几十名,都被非法关押在镇政府礼堂里,门口有镇派出所和镇政府的人员把守不准出门,他们用高音喇叭一遍又一遍地播放诬蔑师父和大法的谎言,妄图给我们洗脑,不准我们说话、睡觉,一直折腾到第二天下午,又逼迫我们写“保证书”、交大法书。

面对迫害,我们给看管我们的人讲真象,他们说:我们也知道大法好,可是江泽民不让炼没办法,我们只是执行命令。后来我绝食抗议迫害,3天后被释放。

1999年10月邪恶的镇压一步步升级,大法被诬蔑为×教。镇政府吕明福、派出所赵强等把全镇的炼功人抓到镇政府关押起来,镇党委书记马继嘉亲自上阵,再一次逼迫我们写“保证书”放弃修炼,不写“保证书”的就派人把家属叫来并威胁说:再不写“保证书”就发送到大西北,永远回不来。把家属吓得哭哭啼啼,用各种方式逼迫我们写“保证书”,有的苦苦地劝说,有的下跪求,有的动手打,一时间闹得乌烟瘴气。很多所谓的“保证书”就是这样被逼出来的。对拒不写“保证书”的继续关押,我坚决不写“保证书”被非法继续关押,绝食抗议,3天后被放回了家。

同年11月,邪恶的镇压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为了证实大法,我们四个功友一起去北京信访局上访,在信访局门口一里多长的马路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车辆、警察和便衣,原来各地公安人员都在等候抓捕上访的大法弟子,我们刚到,一伙人就围上来盘问是干什么的?我们有思想准备,不与其答话径直往里走。进去一看,里面有很多大法弟子。邪恶让我们每人填写一份来访人员登记表后就把我们关押起来,交给烟台驻京办事处,后又被送龙口驻京办事处,办事处的马延会流氓成性,谩骂女大法弟子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后我们被新加派出所拉回,在镇政府被非法关押7天后,又被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春节,中央两会期间,新加镇党委副书记马继嘉命镇派出所又提前把我们抓进了镇政府,为掩人耳目,把我们关进了敬老院的一间破仓库里,三九寒天,窗户上玻璃不全,四面墙壁往下淌水,流到地上成水湾,不让带被褥,什么都没有,我们一天到晚只能站着,我们绝食抗议他们的迫害行为。这些丧心病狂的家伙在马继嘉的亲自指挥下给我强行野蛮灌食,四、五个小伙子将我按倒在地上,用橡皮管从鼻孔插进胃里,灌了六瓢(农村一盛水用具)菜汤及水。拖拉我时将我的腰扭伤,痛得我连身都翻不过来,胃也一阵阵难受。他们怕出人命担责任,第二天就把我放了。

2000年7月我们开始向世人发真象资料、讲真象。新加镇派出所非法抄了我的家,抄走了大法书和师父的讲法带,并将我抓进了镇政府关押,我不配合邪恶并再次绝食抗议,第五天派出所所长杨检龙带领四、五个警察又一次野蛮灌食折磨我,后引起胃痉挛,非法关押6天后无条件释放。

2001年春节,因几个功友到我家一起谈修炼大法的心得体会,我再一次被抓被非法拘留30天。同年3月,我被恶人举报,被杨检龙等抓进了镇政府。镇政府办公室主任于强把我铐在防盗窗上,手铐紧紧地勒进肉里,一会手都肿起来了,疼痛难忍。镇政府分管水利的邪恶之徒张中民把我狠狠地毒打了一顿,他把我打倒在地,又穿着皮鞋踩我的脸,踹我的全身。

3月16日,我被非法判劳教2年。在劳教所,我目睹了人间地狱的丑恶,只要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就不让睡觉,拖你个半月、二十天、一个月、两个月的。有的就被折磨糊涂了,就被所谓的“转化”了。还不“转化”的就长期罚站,站的两腿两脚青紫,肿得很厉害。在长期的身心的双重折磨下,就这样迷迷糊糊地做了违背自己良心的坏事,接下来的一年多我被折磨得很消沉,精神几乎崩溃。那种痛苦无以言表。2002年5月我从劳教所出来,深刻地反思了自己,又重新振作起来,我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决心坚修大法,一修到底!我又投入到了讲清真象、证实大法的洪流中。

2003年2月24日,龙口市恶人王琦、王应乾、邹林等七人非法闯入我家,抄了我的家,抄走了大法书及录音带等,还抢走了我的DVD机,至今没还。我再次被非法劳教3年。送劳教时检查身体不合格,当地公安给了劳教所1000元钱,将我扔进劳教所就走了。

在劳教所我再一次绝食抗议,被关进队长的厕所一夜,后又被关进了隔离室,一天清晨,三个小队长闯进去,他们穿着棉衣,而我只穿内衣,他们将门窗大开,一阵寒风袭来,我的两腿不由得抖动起来,他们在一边满嘴污言秽语,妄图逼我洗脑,一直冻了我一个多小时,我也不配合,他们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从那天起我的左腿一直是冰凉冰凉的。这以后我又遭到了3次野蛮灌食折磨。18天后我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劳教所不得不将我释放。

几年来,我和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只因信仰“真、善、忍”却遭受非人的折磨。我们强烈呼吁全世界所有的正义人士共同制止这场毫无人性的迫害,尽快将江泽民及帮凶绳之以法。愿所有善良的人们都来认清邪恶的本质,都来了解大法的真象,都记住“法轮大法好!”,都拥有美好的明天。

(周村二大队的电话号码是:0533-6689411 大队长姓王 副大队长叫李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