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拉斯4.25见证者谈真象(图)

肯尼迪广场集会:纪念4.25和平上访 呼吁停止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27日】(明慧记者曾洪报导)2004年4月25日,达拉斯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在位于达拉斯市中心的肯尼迪广场举办集体炼功、免费教功活动,以纪念4.25和平上访五周年,呼吁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
高精度图片

五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反映天津公安无理抓捕法轮功学员的问题,当时的国家总理朱镕基会见了几位毛遂自荐的学员代表,同意法轮功学员提出的:天津公安放人、允许自由炼功和允许出版《转法轮》的要求。整个事件得以圆满解决。一时间,各大中外媒体竞相报导此事,使得法轮功这个从不张扬的修炼团体被推上了世界舞台,为世人所瞩目。

然而,就是这群没有口号、标语、大声喧哗,也没有示威和阻碍交通的,从容的来,安静的离去的修炼人,却引来了江泽民这个当权者的妒忌。一场由其亲手操纵,控制舆论宣传工具撒弥天大谎,使用包括绑架、酷刑、劳教、非法判刑、洗脑、把正常人关入精神病院等残忍手段对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群众的镇压从此拉开了帷幕。

虽已事隔五年,但对4.25法轮功学员上访的不同的看法、说法还是很多,甚至别有用心的人还利用4.25来攻击法轮功。今天在参加此次集会的法轮功学员孙女士和付女士都曾参加了99年的4.25上访,她们接受了明慧记者的采访,披露了她们所亲身经历的4.25和平上访。

* 谁是组织者

付女士:我是4月24日晚上知道的。是我们炼功点的另一位学员打了个电话到我家。电话是我父母接的,挂了电话之后他们就告诉我天津又出事了,不让大家在外面炼功还抓了人,有些学员想去上访。我父母说他们要去,问我去不去,我说当然要去。

在这次之前,我妈妈参加过“北京电视台”的那次上访,我记得她回来后很激动也很开心。她说台里的领导和他们见了面,许多学员向台里工作人员讲述了自从开始修炼法轮功后的变化,身体变得如何健康,家庭变得多么和睦等很多很多的亲身受益的经历。后来台里的领导也非常感动,觉得前两天播出的有关法轮功的节目是不符合事实的,他们要重新制作一个节目来挽回他们的错误。还说,那个报导错误消息的是个实习记者,他们要考虑把他开除。可是法轮功学员们却说,不要为难他,他可能只是不了解真实情况,我们来的目的并不是要责怪谁,只想把事实告诉你们。

孙女士:我七十岁了,4.25之前我已炼法轮功4年多了,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亲身受益者,修炼前我浑身是病,吃了许多的药,看了多少次的病也无效,我心灰意冷觉得无望了。就在这时我以前的同事到家看我时,给我介绍了法轮功。炼功后,逐渐的我能下地走了,然后可以下楼,在后来就可以到炼功点炼功了,病都好了。

在4月25日早晨6点左右,我象往常一样,去我们炼功点(天坛北门)炼功,碰到我们点儿的一高级工程师(女)和一师范大学退休教授(女),我听他们说了天津的情况后就与他们一同去上访。

* 是不是搞政治,是不是反对政府

付女士:这次4.25也是和“北京电视台”的那次一样,我们就是想向国家领导反映一下真实情况,纠正对法轮功的不实报导。我对政治是最没兴趣的,我去上访也从来没有想过这是什么政治目地。就觉得我应该去,因为我知道法轮功有多么好,事情就这么简单。

孙女士:事出有因。在1996、97、98年不断有报纸对法轮功进行不实报导,如“光明日报”、“济南晚报”、“北京电视台”等等,还骚扰天坛东门等炼功点,大家都觉得这种报导是张冠李戴、无中生有的伤害。对于我们每个按“真、善、忍”要求做的,同时又受益于祛病健身的个人来说,都想去见有关领导说明情况,应该使我们有个安全的环境炼功,仅此而已。风风雨雨,坎坎坷坷,退了休了,搞得一身病痛,只想享受一下炼功后的喜悦,谁想搞政治呀!

法轮功修炼一切都是自愿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只有自愿者义务教功,自愿参加,没有组织,不参与政治,更不会反对政府。

* 是不是去围攻中南海

孙女士:4月25日早上6点我和我早晨碰到另外两名学员乘14路车同去信访办,但每过来一辆车都是坐得满满的,人们还携带着干粮(成袋子烙饼),风尘仆仆的来排队上车,车上虽然满满的人,但却是那么的肃静。

到府右街下车,走近中南海西门,有门警先过来问是干什么的,我说是炼法轮功的,他说:站对面中南海西门马路对过儿。我们就按他们指挥站在对面。

后来说派代表进去,在西门附近有不少人,就进去了几个谈情况,我们在外面等候。大约十一点左右,因人多我们站的较远,就听见一片鼓掌声说,朱镕基出来接见了。在这等待的时候,大家非常安静,有老人,有学生,有男有女,谁也不认识谁。警察们看到这情况,来的警车就都陆续走了,留下的警察有的抽烟,有的喝水。

付女士:当天4.25上访得到了很好的解决,晚上回家时大家都很高兴。

谁知道后来却说我们是去围攻中南海,我不知道新闻里为什么要用“围攻”这个词。我也想不明白我们是怎么“攻”的。要说“围”,我们当时站的地方都是警察指定的,要是真围了也是他们有意把我们摆成一圈的。再说“攻”,我觉得大家稍微想一想就觉得这个词有问题。攻是什么意思,起码得有攻打的行为吧,我们一没有坦克大炮,二没有砖头瓦块,连口号都没有,说话都小声,我们用什么攻啊?我们又怎么攻的啊?

至于说反政府之类的话都是有人想故意给我们扣帽子,再激起那些不了解真象的人们对我们的仇恨,以便达到他们的目的。

至于说会有7月20日开始的镇压,那时我当时想都没有想到的事儿。

最后,来自中国大陆,年逾七旬的绍老先生说:“我们今天在这里集会纪念法轮功学员4.25和平上访的壮举的同时,我们呼吁停止这场对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