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葫芦岛市恶警王福臣等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27日】1999年10月18日,我因两次進京上访被北京海淀区派出所绑架,然后被葫芦岛驻京办事处的赵继彬绑架到了办事处,19日绥中政保科科长王福臣和张希文给我戴上手铐把我绑架回了绥中看守所非法关押49天,然后向我爱人要所谓“押金”1000元(开的是白条据)才放了我。后来我爱人找王福臣要这笔押金,王不但不给,还又向我爱人勒索了200元,说是他们科里来了新人,要200元欢迎他吃饭用。还说那1000元押金“都吃了、不给了”。

2000年7月9日下午5点半左右,绥中公安局大队长杨志学带着张希文、田士东、常维兴和开车的任××对我進行了非法抄家,但他们什么也没找到。然后把我绑架到了政保大队。王福臣指使张希文问我从哪取经文了、都给谁了,我说我不会告诉你的,王福臣一听就躲到外面去了,让张希文行凶,张希文对我说:“你不说我要强制你说”,我问他怎么强制,他说:“你不说我就打你,打到你说为止,要不然我就交不了差。”然后张希文就拿了一把新笤帚打我的头部、两个肩膀和臀部,我说:“你身为警察打人是执法犯法,我修“真、善、忍”没有错,而且我为了别人不被你们绑架而挨你打,我是为别人,你是为你自己,你说咱俩谁境界高?”他又打我,后来见我真不说便破口大骂。王福臣见张希文黔驴技穷就走上前来对我说:“大姐啊,你说你何必呢?你说了我就把你放回家。”后来他们把我送到了看守所非法关了22天。我被放出来的时候王福臣让我写“保证书”,我没写,又让我交200元钱,也被我拒绝了。当时看守所关了100多名大法弟子,他向每个人都勒索了钱,最少的是200元,说是做“费用”。

王福臣因为没从我身上得到任何东西就怀恨在心,经常打电话骚扰我。有时一天打5、6次电话,说:谁谁说了跟你有联系、谁谁说了经文是从你那里拿的……我一直没理他。2000年12月,王福臣非法监听了我家电话,并私自把我家从11月开始的电话单从邮局打印出来查我跟谁有电话往来,还骚扰我家所有的亲友,问他们有没有炼法轮功的。

2000年12月14日早6点10分,王福臣带着张希文、田士东、任××又对我進行了非法抄家,当时他什么都没抄到,只有一个炼功用的垫子被他抢走,然后直接把我送進了看守所,因为他没有找到任何绑架我的证据和理由,就再次把7月份绑架我的理由拿出来重审了一遍,非法判了2年劳教,这等于一件事他给我判了两次。

当时马三家不收我,其间(前后共半年时间)王福臣用各种手段和马三家拉关系,马三家仍旧不收,我被非法关在拘留所半年多,我就向王福臣提出要上诉,他却剥夺了我上诉的权利。5月份的一天,拘留所卖东西的金宝库告诉我没被送走是因为马三家不要人了,王福臣给马三家拿了2、3千元送礼都没打动所长苏境,并说王福臣正在为这事找局长、政法委“活动”。就这样,王福臣终于在6月1日把我送到了马三家。

2003年7月,我丈夫去政保科找王福臣要1000元押金,王福臣说那1000元押金“都吃了、不给了”。并再次向我爱人勒索了200元,说是他们科里来了新人,要200元欢迎他吃饭用。

2003年12月15日,我给王福臣打电话追讨押金,王福臣说:“那1000元是罚款。”我说:“我没接着罚单”。之后我又多次找他要押金钱。2003年12月22、23、24、25日,王福臣连续打电话约我去叶家(那时他已经调任叶家乡派出所所长),在电话里说找我唠唠嗑,我说:“我交钱是在政保科交的,我不去叶家。”

12月26日,王福臣告诉我说让我看我的档案。按约定地点到邮局门前见面后,王福臣要押金条,我说押金条没在我手里,王福臣听说替我保管押金条的人在外地就不答应还押金,对我说:“我罚了你200元钱。”我向他要罚单,他说罚单在档案卷里。于是我跟他起到公安局政保科看案卷。政保科的人对我都很客气,支持我向王福臣追讨押金。

找出案卷之后我发现案卷里没有罚单,也没有押金的底根,却发现了许多真象材料,可事实上,王福臣抄家时根本没抄出任何大法资料,只带走了一个炼功用的垫子,我明白了:这些真象材料是王福臣偷偷塞进案卷里的,判劳教,就是凭着这些真象材料判的。

我问他:“这些真象材料是从哪来的?为什么贴在我的案卷里?罚单呢?押金单据在哪?案卷里为什么没有?”他见恶行败漏,脸吓得变了颜色,不知所措,急忙奋力抢走了案卷。他不敢回答我的问话,转而说:“我给你退回1000块钱,没罚单我也给你1000块钱,你以后别找别人要钱了,直接找我就行了。”我明白:他是怕他的违法行为被我揭露给其它人。

2003年12月29日,我再次找王福臣要钱,他说了很多骂人的脏话,并挂断了电话。再拨他的手机时,他说押金的底根毁了。我说私毁单据是犯法的,他无赖的说:“你告我去?你去北京找江泽民能咋的?你告去吧!”我说:“我用不着找江泽民,你别看他是个大邪恶头子,你这个小邪恶还不配到他那挂名去。”15分钟后,王福臣找了个借口战战兢兢给我打了电话,说:“大姐,你看这样行不行?明天你给我打一张收据,我不是押了你1000元钱吗?你给我打500元的收据,另外500元等你把单据拿来我再给你。”我不同意,要求一次把1000元结清。

2004年1月7日,我再次找王福臣,他在信用社门口交给我500元钱。我给他打了500元的收据,让他在收据上签名,他不签,我说:“不签不行,你要不签,我总去找你,这事我见谁跟谁说。”他无奈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