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海外的我,还在等什么?


【明慧网2004年4月28日】看罢明慧网4月3日的一篇文章《建议海外大法弟子坚持经常到户外集体炼功》,我很受触动。

一年多前我曾向周围的同修提议,我们也象当年大陆大法弟子一样每天到户外集体炼功,过了一段时间没有人响应也就不了了之了。在这之后我又提议过几次,还是没有人肯出来配合,我也没有自己主动出来炼。这颗失落的心一直在等,一直在靠。

近来通过深入学法,明白了一些问题。师尊在《路》中说:“学法修炼是个人的事,但是往往有很多学员总是把别人作为榜样,看别人怎样做,自己就怎样做。这是在常人中养成的不好的行为。”“眼下针对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的讲清真象中,有的学员也在看别人。在魔难面前如何做,都得自己去悟。每次的提高就是自己证悟的果位在升华。”师尊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中说:“所以,在讲清真象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的找工作去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

我想我不能再等了,等就是期盼,等就是有求,等就是在纵容不好的因素继续存在。身在海外,不能让安逸的环境把自己的本性给埋没了,不能忘记自己的历史使命和责任啊。

当我看到大陆同修还在经受着惨无人道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的报导时,我的心不能平静,同一时间的我在海外做什么呢?虽然自己还留在大法中,但总是这么懒惰和沉默,沉默是对这场残酷迫害的默许。我下定决心不在家里炼功,到户外炼功洪法,不指望别人,自己也可以出来炼。

第二天,我拿着大法横幅和真相资料下楼,选中了一个路人能够经过的地方,将横幅系在两棵树中间并开始炼功。当我炼完第一套功法,看到一位西人青年男子端着一杯咖啡站在我的面前,向我询问功法,并问我,他能否试着和我一起炼,我欣然答应。他模仿着我的动作和我一起炼,他学的既快又准确,并坚持和我炼完第二、三、四套功法,尤其是半个小时的抱轮,他居然一气呵成。抱轮时我看到他眼角渗出了点点泪花,不知是激动的泪还是喜悦的泪,他并没有去拭泪,而是坚持一动不动,把功法炼完。我想这位西人青年男子的出现,不仅是有缘人来得法,也是在鼓励我继续做好。

这之后,我尽可能的严格要求自己每天出来炼,每次炼功都有经过这里的路人主动索取真相资料,而且有的人还停下来观看。有一次,一对姐弟俩站在那里目不转睛地观看我炼功,炼完后,我送给了他们真相资料。那个弟弟接到后立刻飞奔开去,把真相资料交给了正在走远的推着小孩车的母亲。只见他们的母亲停下来阅读起来,阅读过后,他们一家人往远处走去,姐弟俩边走还边回头恋恋不舍地向这边张望。

有时我也遇到一些小孩在我身边玩耍,一次,我炼完功后,一个小女孩问我在做什么,我回答了她的问题并送了真相资料给她。她拿过资料跑回了小朋友中间,小朋友围着她欢呼起来,都在索要真相资料,于是她又跑回来,拿了更多的真相资料去分给她的小伙伴。炼功过程中也不时的有中国人经过炼功场,并主动前来提问。一次一位中年妇女站在我面前等着我炼完功,对我说,她昨天在楼上听到这个炼功音乐,她理解是中国音乐,她很疑惑,在海外还能够听到这么好的中国音乐,于是她想下来看个究竟,等她下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走了。不过今天她有备而来,我们在一起亲切的交谈,我回答了她提出的所有问题,她站在那里原地不动和我谈话足有半个小时,最后她拿着全部中文真相资料满意而去。

每一次炼功过后,大法的威力深深震撼着我,我浑身是劲,充满了力量。正的力量也带动了周围的同修,他们也不时走出来和我一起炼。一位同修和我说,一次她出门后,老远就看到了我们的大法横幅,黄底红字,迎风飘扬,格外引人注目。她还看到三个背着书包的中国学生经过那里时主动拿了真相资料才远去。同修的话鼓励了我,我下决心一定坚持做好。

通过这些天的经历,我深刻体验到我走出来太晚了,今天的世人都在等着法,而我却没有利用好海外的和平环境,没有把救度众生放在首位,为了自己暂时的舒服和安逸而放弃了去做自己应该做的重要的事情。

从家里走出来到户外炼功,使我脱去了一层人的壳,使我明白了一些事情的真正意义,使我深刻体验到了生命不是为了自我而存在,放下自我,听师尊的话,才能获得新生。身在海外的大法弟子,珍惜我们的优越条件,开创更多的机会证实大法,让更多的生命走進大法,了解真相,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同修们,让我们互相鼓励,珍惜,走正,一起做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