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自己心中的变异观念


【明慧网2004年4月28日】初学了几次《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后,师父指出了“你要叫别人做好,你自己得先做好”是一种变异的谬论。师父的话引起了我深深的思考,冷静的检查自己内心深处,真是潜藏着这种谬论所造成的烙印,也能从身边感到它无形的表现与负作用。我已似乎明白了师父至今还在讲法中谈到人类的变异,也许我们已经意识到的部分已经修掉了,可意识不到的却变相的隐藏在心底,难以自察。就象一个执著被去掉了一大半,可残余的被埋的更深。也象一棵棵缠绕的藤蔓,露出地面的铲除了,可“根”还在。想起师父写的经文有一篇题目就叫《挖根》,真叫我深思。师父在《警言》中讲:“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

反观人类的变异(尤其在中国大陆),有很多现象我们都习以为常,甚至都麻木了,适应了这种“见怪不怪”的环境,比如“当官的有几个不贪的”“警察有几个不执法犯法的”等等,无形的默认了它的存在,造成了人与人相互猜嫉、互不信任。甚至有的人还说“这世上哪还有好人呀”,潜意识中只认为自己最好,别人的好都是假的(当然这也是社会流行“假”的风气造成的)。再如在公共场所被盗,人们不是象过去那样,无论相识与否都是首先共同抓小偷,却是责怪被偷者不小心,而对小偷本身的恶行轻描淡写,好象只有把钱缝在肚皮里才叫小心。真是是非颠倒。

下面论述一下自己对一些已“久听不厌”的变异理论的认识,供同修参考。

一、“批评与自我批评”

师父曾就“迷信”一词的使用变异作了论述,同修可对照《何为迷信》、《再论迷信》两篇经文。

我个人感到“批评和自我批评”也在使用时被变异了。人不可能无过,修炼人也不可能完美至极,所以真诚的批评和自我批评无论对常人还是对修炼人都是有益的,但它的基点应该是常人的“善”或修炼人的“慈悲”。在经过历次的社会运动后,向政府提出批评就与“反政府”划等号,老百姓受此影响,人们也形成了“你批评我就是反对我”的观念。而“革命者”批评“被革命者”时,就一定要采用各种理论、大帽子、甚至暴力来彻底否定对方、驳倒对方,打翻在地还得踏上一只脚。这种生死相斗的运动虽然表面上不存在了,但这种习气却隐埋在了人们的内心与言行中,所以无形的把“批评”变成了“批判”与“批斗”,在给对方提出批评时的基点与潜意识中,就是要去否定对方、改变对方,一旦给了对方多次所谓的这种强烈个人观念的“批评”仍不见自己满意的结果,就会怒不可遏。“批判”与“批斗”的烙印就又充分表现了。

中国人近几十年的造假的风气把“自我批评”也变成了“皇帝的新装”,华而不实。内心潜意识中怕被别人捉到“批判”的借口,从而彻底否定自己,就只敢把一些不痛不痒的小缺点拿来作一番谦虚的表现,或有意含糊问题。一旦别人论到了痛处(又带有批斗的态度隐含其中),就倒戈一击,以同样态度与方式克制对方。

师父在新加坡讲法中告诫我们“你也是我的弟子,他也是我的弟子,你为什么对他态度那么蛮横啊?我们讲善心,用善心去对待别人。我经常讲这样一句话,我说一个人不抱着自己任何观念去对别人讲,跟别人指出他的缺点,或告诉他什么,他会被感动得落泪。没有你自己的任何因素,你不想得到什么,甚至于你不想为自己保护什么,你真的善意为别人好,他真的能够看到你这颗心,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可是往往我们很多人做工作不靠这个,靠命令靠强制,这不行!这不是我们法中的东西。”

我个人从师父的这段话中加深了对“慈悲”的证悟。不只是对待同修这样,在讲真象中也应如此,因为每一个生命都是法造就的,在法中,你也是众生,他也是众生,包括你自己观念中的仇人或坏人。另外,也不要被“情”干扰,把自我批评、向内找极端到自卑自责。

二、“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这是我们习惯得都有些麻木、不觉不妥的口号了。在法律中造成了多少冤假错案,在运动中,迫害了多少有良知的人。这句话完全是以强烈的个人观念(甚至猜嫉)为基础的,体现出的就是凭个人喜厌给别人妄下结论,还不准别人辩解,只要辩解就等同于“抗拒”,就要给对方“雪上加霜”了。

一个问题在不同的方面有不同的表现。从大的方面来讲,这也是邪恶利用来迫害大法的理论与借口。所谓的“坦白”就是邪恶让你如何你就必须如何,让你背叛“真、善、忍”你如果顺从了,它就给你一个“从宽”的假象。所谓“抗拒从严”就是你坚定正信它就更残酷的疯狂迫害。从小的方面讲,在同修之间、人与人之间的表现,就是在心中给对方轻易的就“定性”,听不進别人的解释,抱定自己固有的观念不放。容易在证实法中掺杂“证实个人观念”的因素。

听说去年这个标语在国内已被取消,也许这是天象变化的表现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是变异与伪善。

三、“落后就要挨打”

这表现在迫害中就是旧势力借口大法弟子有漏,即“我们打他的目的就是要把他正念打出来。”也就是打击落后。乍听起来似乎不错,可这与“以恶制心”有什么本质不同呢?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讲“而那个魔王,我告诉大家呀,它也是没有人的七情六欲的、没有人的执著的,它是那个境界的生命,它才能在那儿呆,它只是不善而表现恶,这是用人的话讲,魔就是恶,佛就是善,所以也是对立存在的,在问题的处理上是对立的。”师父还讲:“说到魔呀,并没有说宇宙中正常的魔。其实宇宙的魔王啊,它是生命的又一面的体现,它也是宇宙的保卫者,只不过它是用恶的办法。我不是在说它们,我说的是破坏正法的生命,它们才是真正的破坏大法的魔。”(《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旧势力的这些观念是变异和伪善的表现。

“落后就要挨打”体现在社会与教育中的表现就是“嫉人有、欺人无”、“嫌贫爱富”。举个例子,有个学生在回答老师提出的长大后的志向时,其他同学都回答什么“音乐家”、“美术家”、“科学家”等,老师给了表扬,可他却说自己要当一个最好的工人,老师立刻说他没出息。(其实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难强求。三十年后,这位想当工人的学生成了企业家,而别的同学大多成了工人,这是后话。)

这反映出人心的变异,不是以道德来衡量,而是以金钱和地位来衡量好和坏。再如,两个孩子打架,输的一方的父母不是教育子女打架不对,而是指责他一点用都没有,使孩子接受“以强凌弱”的观念。

这种观念不去就直接干扰到修出慈悲心的问题,可能无形中瞧不起自认为落后的同修,自以为了不起。

四、“对战友象春天般温暖,对敌人象冬天般残酷”

现在时代不同了,这句原话已没有多少人去讲,但却有变相表现。朋友与仇人就象翻掌一样说变就变,有了共同利益或共同观念就是朋友,一旦失去共同利益马上变为仇人。

从修炼中讲,也许表现就是,对方符合自己的观念就认为修的好,不符合就认为修的差。有意无意的亲近前者、疏远后者,自我感觉有助于提高,但无形中掺杂了常人的情,这也是影响修出慈悲心的因素。

还有一些谬论这里不去详指了。我们都是从变异中、从人中、从执著中渐渐脱胎出来,成为新的生命的。只要还有没归正的部份,也就仍残留着旧法理中的生命的不足,让我们尽快修掉不足,早日圆满!

以上仅个人见解,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