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吃了灵丹妙药


【明慧网2004年4月3日】往日死气沉沉只有吵骂声的家,如今变成欢声笑语幸福温馨的家,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是我修炼法轮功

在我修炼法轮功前,我患有第五颈椎增生;偏头痛,严重的偏头痛压迫神经,造成两眼球大小悬殊,外观难看不算,流泪不停,影响视力;子宫里又长了两个囊肿,血水不断,一年四季都要垫卫生巾,还很难保持内裤干净。在病魔缠身的日子里,生存的每一天我都感到灰暗。家庭的经济根本没法支付昂贵的医药费,身心承受的痛苦倍感度日如年,脾气越发暴躁。虽然孩子丈夫都关心、理解我,但极度的病痛使自己经常失去理智,把烦闷怒火往丈夫孩子身上撒,不管是逢年过节,我常把家里搞得不堪宁日。

就在我左右彷徨求死受阻,求医没钱的情况下,一天散步巧遇了一老乡郭伯。郭伯原患糖尿病和高血压,每星期都要花近百元的医药费,这还是只能控制,不能使病根除,身体一直也很差。见面互相闲聊后,他说现在身体这么好,全托了法轮功的福,是炼法轮功炼好的,说他只炼不到两个月就感觉身体一身轻,尔后去做仪器检查,各指数都恢复正常。他还告诉我,这是一个不收钱财又有神奇祛病疗效的功法。

就这样,三天后我带着治病的想法,去碰碰运气,试试看的心态找到了炼功点。那是96年的夏天。

炼功点的辅导员热情耐心教我五套功法动作,还给了我一本《转法轮》,真是分文不收。她说:“学此功法要一切与人为善,凡事替别人着想。”就这样,我走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

修炼讲缘份,自我走进法轮功,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性格也变开朗了。真是不到三个月时间,身患的所有顽症不治自愈了。法轮功的神奇让我体验到了。我家住六楼,以前每次上楼回家,我都要中途休息两次,那还累的气喘嘘嘘。身体正常后,一口气轻轻松松走上六楼。多年不能做家务活的我,把家务活全包下来了,并能尽个妻子、母亲的责任,有能力照顾丈夫和孩子。孩子跟他爸高兴地说:“自从我妈学了法轮功,真是云开雾散见晴天。全家解放了!”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吃了灵丹妙药,变化也太大了。我如实地告诉他们这是我修了法轮佛法的福果。

晴天霹雳,自99年7月20日以来,江泽民小鸡肚肠,妒忌法轮功得人心,无中生有,编造、陷害、栽赃法轮功,给扣政治帽子。残酷、血腥迫害法轮功学员放弃个人信仰,不让炼功人说真话。江氏集团践踏宪法,私设“610”邪恶组织密传黑头指令。从那以后,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居委会经常对我进行骚扰、监控、迫害,逼我诽谤大法,这是万万办不到的!因我学了大法后,更明白是非、黑白善恶的道理。丈夫和孩子虽没修大法,但都支持我,都知道几年来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在耍流氓、是在撒谎、在泯灭人性。我对那些多次上我家“执行公务”的人讲,毛泽东、邓小平都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以前没修炼身体有病痛,家庭经济困难,江政府没有关心帮助我,如今我找到一条身心健康,做好人的路却不让走?!天理何在?!法律何在?!江氏“三个代表”只能是代表贪婪,代表暴政,代表妒忌。

我给他们讲真象、揭露邪恶,并与他们善意交谈,有明智者说:“我们知道没法说服您,也希望您健康,您就偷偷在家炼。”有“识时务者”也就是江氏的走卒说:“江给发工资,他怎么说咱怎么吆喝。”我说就江泽民用的是人民的血汗钱,你的工资是人民给的,应该取之于民,保护人民,不能与人民为敌。

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近五个年头了,真修大法者人人受益,也坚信坚定。那些被转化者,多数是承受不了酷刑折磨、精神折磨,才违心放弃修炼,被迫写下“三书”。所以才造成明慧网天天都有发表严正声明“三书”作废,要坚定修炼到底的声明。

我本该道出真实姓名,鉴于江氏集团还在疯狂,也许我的直白会令他恼羞成怒不罢休。所以隐去姓名。我这里以个人的亲身经历证明: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祛病神奇!善良的乡亲朋友,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健康!追求健康无罪!你们千万别让江氏集团给欺骗了。用我丈夫和孩子的话说:“一人患病,全家受罪,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们尊重事实,不盲从,不上当,我们支持法轮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