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赤壁大法学员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4月3日】2000年12月21日,我准备去北京上访,在武昌火车站被当时的村书记卢作阶、荆泉派出所的黄华群、荆泉办事处书记胡智华、主任叶文华非法绑架。他们将我的手反铐在背后,便大骂起来,骂法轮功及创始人,当然也骂我,我讲给他们法轮功如何好,他们完全不听,黄华群用手捏住我的脖子,把我顶在车后座上,还叫嚣着要我跪下,我坚决不从。叶文华吓唬我,说要如何如何对我行凶,全是流氓口吻,胡智华虽是女人,可说起脏话来也是不堪入耳的(胡智华现已是赤壁市副市长、叶文华也已是市人大代表)。

这些恶人当晚把我关进了赤壁市第一看守所,却对我家人造谣说我不认父母了。

在看守所,我遭受了种种非人的待遇,不是监室在押人员,全是来自披着正义外衣的人渣:

有一天,黄华群领一个人向我介绍:蔡科长(蔡金平)。此人进屋后便关上门,要我跪下,我抵制,他就施暴,按我的肩,踢我的脚,还是不行,便朝黄华群投去求助的眼光,黄华群因受了我家里的贿赂,这时不好再对我施暴,但又不得不参与。这样我被他俩按下去了,蔡金平用脚猛踩我的腿肚子,我已无法站起来了,蔡金平也坐在一边喘着粗气,双方都没有任何言语。我一走一跛地回到监室后,说了经过,大家都说这是人格侮辱,绝不能下跪。第二天,他们同样对待我时,我抱着决不下跪的念头挺过来了。蔡金平从此没有再来。

还有一天所谓提审,三个人,一个便衣告诉我:这是刘副局长,局里张指导员(此人有只耳朵畸形)。穿警服的只是打手,不过极其残忍。他们问不出什么,便大打出手,甩耳光、抓住我的头往墙上撞、用脚猛踩我的脚趾(冬天)、我倒在地上他们便猛踢猛踩。他们累了,我便起来了,不过有些站不稳。后来他们用电话约好了人吃饭,才让我进监室,不过放了话:以后说不定天天来陪你玩,我们有的是时间。然后走了,没有笔、纸,根本就没有按法律程序办事。

当我带着满身的尘土回到监室,在押人员都为对我们这样的人施暴感到愤慨,当我洗澡时,看到我的背上都出血了,有人便大骂共产党的无人性。要知道我穿了毛衣、棉袄,可见那些“执法人员”人的狠毒。三个月的关押期间,我都不知道这样的暴行对我有多少次了。

长期这样,连监室的号长也看不过去了,借放风之向干警反映:法轮功的人那么好,也关在这儿,共产党真黑!却遭到钱玉兰的训斥。但他仍让我炼功,有一次中午,我炼功被值勤的看见,便让他安排一人每天中午看着我不让炼,但早晚仍照炼。而且他们都说听了我背的法轮功的书晚上睡得特别好。

时常听到惨叫声,后来才知道那是个叫徐勇(蒲纺印染厂职工)的法轮功学员在被灌食,灌食的恶警叫任金星。在这期间,时常有人来要我放弃信仰,尤其是邪恶之徒导演“天安门自焚”后,咸宁劳教委的也来了,并威胁要劳教我。而所谓的‘自焚’刚发生时,我同监室有个干过警察的就说是假的。

2003年4月份,荆泉办事处的李德新、荆泉派出所的陈某(现已是所长)、村书记卢柏平将我“接”回,当时我已在劳教所的迫害、欺骗下放弃信仰[注],陈某要我签字办了“手续”才送我回家,借此大吃一顿。后来才知道陈某几天前就要我家人准备几百元钱去接我回来。

在后来的日子里,610、公安局、派出所、办事处的一些人,如龙新水、覃维平、叶文华、王慧春等来家中骚扰,跑得最多的就数黄华群、李德新。李德新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对我家人说自己退了休,上边谁请他帮忙,没办法。好像他是受害者,用这狡猾的办法来欺骗我的家人,使人都不知道他们参与迫害法轮功得到了多大的好处。

这些人打着法律的幌子,在干着犯法的勾当;花着人民的血汗钱,在迫害着最善良的人民;以人民的公仆、人民的卫士自居,却干着地痞、流氓的勾当。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及电话:

覃维民 市委副书记 手机:13907245106 电话:07155352576 07155223576
王慧春 07155792424
蔡金平 赤壁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 07155232701 手机 13807245388
龙新水: 0715527576
叶文华 电话:07155275894
胡智华 副市长07155352949 手机13807246278
卢作阶 07155526888
李德新 电话:07155228321 07155355035 手机13135957005

[注]署名的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