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儿闫春玲遭哈尔滨看守所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30日】闫春玲是我的小女儿,她是一九九四年有幸得法,在没得法前、身体非常不好,最严重的就是心肌炎,每年要花去一大笔医药费,而且家务活基本上都干不了,婆婆家很看不上她,都叫她病秧子,她自己非常痛苦。得法后身体好了,闫春玲从此精神起来了,家人都感到很神奇。

从九九年七二零后,闫春玲因不放弃修炼失去了工作,她决定进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证实这个大法。可是家里生活很困难,在加上火车、汽车查的很严,不允许法轮功上访。她就决定和一个同修步行进京上访;九九年十月二日从哈尔滨市南岗区和兴路起步,走到吉林省公主岭被邪恶非法绑架,送哈市第二看守所,那里看守所里也干活,从早上5点多钟干到晚上11、12点,她就绝食抗议。因此,被打。1999年12月27日,闫春玲因炼功被戴手铐、脚镣八天,送回监号又被班长抽了一顿小白龙(白色的塑料管子)

2000年5月9号,闫春玲第二次进京上访,在火车上被非法绑架,送哈市第二看守所。因闫春玲不打针,王科长脚踩着她的头又叫人拳打脚踢,又让她坐铁椅子。因闫春玲不写三书,关押到期仍然不放她。闫春玲绝食抗议十八天,这期间被强行灌食,之后又被劳教一年,送去万家劳教所。

闫春玲身上长了满身疥疮,被送到医院。宋院长是个男的,邪恶的说:你脱了裤子看看。闫春玲拒绝。院长就叫来四个男人拳打脚踢,拽闫春玲的头发往墙上撞,往前胸背打,打的闫春玲满地打滚,鲜血流了满地,身上的疥疮被打烂,浓血把衣服粘在皮上脱不下来。闫春玲发烧40多天不让家人见,也不让家人送吃的、用的东西。

闫春玲不写三书,被关到小号站地板块三天两夜,站不住就打,上大挂,坐“飞机”期满不放人,又加了三个月。六月份,闫春玲又被送到男监两天两夜,不让大小便,二十八天不让睡觉,坐在小孩子坐的板凳上(是塑料的)十分钟一换。

2003年5月19日,闫春玲在同修家,遭到恶警的非法绑架,送进第二看守所,之后又被非法判9年,家人到法院问审判官文立荣,她恶狠狠的说:让她不配合,当江姐有什么好处。从开庭到判决整个过程都不让家人知道,问也不告诉。

闫春玲被判刑后,被转到第一看守所,家人去看也不让见,问为什么?通知上明明写着判决下来后让见一次。工作人员说:她在里面闹事,手铐、脚镣都戴着。你们回去吧,等投监到那去看吧,等我们又去时,告诉我们投监了,在女子监狱。到了女子监狱人家说:不是接见日,不能见。接见日那天,我们一直等到中午,最后告诉我们说没有这个人。我们又返回第一看守所,问是怎么回事。工作人员说没投进去,问他没投进去当时就能返回来,为什么过了好几天了,还告诉我们去女子监狱看人,他说:他不知道,里面没告诉他。等我们再去时还不让见,并且告诉我们又投了两次没投进去。家人问为什么?他说:他不清楚。我们跟他说:情况要是这样,我们必须见你们领导,我们要知道闫春玲现在的情况。他跟里面通了电话,告诉我们主管领导不在,让我们第二天一早再来。

我们走时在门口碰到了一位女科长,我们问了她一下闫春玲投不进去原因,她说:她长脚气了,而且到那里拒绝签字。一会儿又说:她病了。再一会儿又改口:材料不全。我们跟这位女科长说,今天想见见闫春玲。她说:她做不了主,等明天来了找上面吧。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我们就去了找到了领导,是一位男科长。他亲自把闫春玲带了出来,身边还跟了两个女管教。这位科长说:他已经破例了,因为法轮功学员是不允许见家属的,尤其象闫春玲这样的,从不配合他们。见到闫春玲,她告诉我们:带她出来之前,他们刚刚把手铐、脚镣给她拿掉,而且这次已经戴了40多天了。我们问她怎么没投进去?她说:她拒绝签字,因为那是犯人签的,她不能签。

这次见面时间很短,两个管教又不让多说话。闫春玲只是吃了几口我们给带去的吃的,这次总算见了一面。等转过月,我们再去又不让见了,还告诉我们第四投还是没有投进去。到今天为止快一年了,家人也不知道闫春玲现在的情况。

文立荣:办公室电话:0451-8272165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