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黄曌(图)


【明慧网2004年4月30日】黄曌走了。这位清秀、善良、文静、内向的功友仅仅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就被江氏集团的打手们夺去了年轻的生命。
高精度图片

黄曌,1972年4月出生,家住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上闸口33号3楼,是武汉市硚口区粮食局职工。

黄曌修炼大法以前曾学过其它功法,深知不得正法之苦。1995年下半年,当她第一次听人介绍法轮功时,就急切地找介绍人借到《法轮功(修订本)》。得到《转法轮》后,更是爱不释手,如饥似渴地学法,背法,到1999年时,已将《转法轮》背完。这为她日后的正法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近五年的残酷迫害中,她始终走在正法的前列,从未向邪恶屈服,用自己的生命谱写着一曲助师正法的辉煌乐章。

黄曌深知大法的珍贵,得法不久便热心向世人洪法,多次从武汉回湖北宜都家乡传法传功。在日常生活中她处处以真善忍为指导修炼,善待他人,多次无偿帮助别人,如将来武汉打工的乡下人留在家中住宿,一住几个月,生活上尽力照顾,她用自己的言行赢得了身边的人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敬仰。

1999年邪恶的迫害开始后,为了向政府讲清法轮功真象,她于99年12月进京上访,这时国务院信访办四周警察密布,百般阻挠百姓进信访办,坚定的正念,使黄曌冲破层层盘查,成功进入信访办告诉政府官员:“法轮大法好!”却遭到15天的非法拘留。

从北京回来后,她开始发真相资料、写标语、挂横幅,并回到宜都老家激励当地同修走出来证实法讲清真相。后再次回到家乡,帮助同修们共同精进。

记得有一次,2000年元旦前,我和她一同写标语,我因为有怕心,总是选择人少僻静处写,而她则非常坦然地到人们容易看到的显眼处写。一次,她正在写标语时,我在一旁告诉她:有人来了。她头都不抬一下,边写边说:“我一旦开始写就不会停下来了,你要是害怕,就到一边站着吧。”那段时期黄曌学法也抓得很紧,非常精进。

2001年春节前夕,邪恶之徒为了配合在天安门导演的自焚假戏(其实它们早有预谋),不让各地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在全国大肆抓捕学员。黄曌也被非法关进了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2001年黄曌因为制作真相资料,揭露自焚谎言,被非法关进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因为在看守所里坚持炼功,被吊铐7天7夜。后未经审判非法判劳教2年,但看守所2次将她送劳教所均未得逞。一次押送车在路上剧烈颠簸,几乎要翻车。后一次出现严重的病态反应,被劳教所拒收。后来,被保外就医,再次送到洗脑班。在那里,她悟到《转法轮》第三讲中说:“你要走哪条路,你想要什么,你想得什么,谁也不会干涉你……” 发出了一定要闯出去,不接受迫害的正念。果然不久之后,再次出现严重病态反应,让家人接回。这已是2002年夏天了。她已累计被非法关押了一年。

2002年底,黄曌与刘宁订婚。刘宁也是一位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刘宁多次进京护法,多次遭到非法关押,2001年年初,被非法劳教1年。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刘宁全面抵制迫害,不参加奴役劳动,不参加点名等一切活动,到2002年初被“保外就医”出劳教所时,双眼几乎失明,全身几乎瘫痪。黄曌与刘宁两人在证实大法的路上相互鼓励,共同精进。

因为恶人不断上门骚扰,要求写保证,并威胁说要再次关押等,夫妇两人被迫流离失所,即使在这种极其艰苦恶劣的环境下,他们一直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为己任,学法基本上保证每天三讲,在生活上,他们节衣缩食,极其艰苦,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经常一日只吃两餐,有时一个苹果当一餐。2003年夏天,武汉持续几十天40度高温,黄曌有一次买了一个西瓜,刘宁责备她说:“一个西瓜多少钱?[这钱]可做多少正事!”

2004年4月1日深夜,硚口区一科科长金志平带人闯入他们的租住屋,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并绑架夫妇两人,三天后,将刘宁交给家人接回监控。几天后,刘宁在逃离监控时腿摔成粉碎性骨折,不久,在与岳母见面时再次被抓。从4月4日到4月15日期间,黄曌的父母多次到硚口公安分局要人,要求公安按法律办事,但公安不但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也没有任何说法,也不透露关押地点。4月16日,公安通知黄家:黄曌于16日凌晨3时死于武汉市第一医院。

从黄曌被抓至得到她的死讯仅半个月,在那人间地狱里,她忍受的是什么样非人的折磨与凌辱?她到底是什么时候死的?为什么不准作尸验呢?她到底是不是死在医院里?在不允许家属见面的情况下,邪恶的打手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编就怎么编。

当然,乌云遮天只是暂时的,纸又怎么能包得住火呢?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关于黄曌屈死的详情,我们一定要追查到底,弄个水落石出。

黄曌的父亲是伤残军人,如今柔顺的女儿却因为信仰真善忍冤死在警察的手里,怎不令人心寒。黄曌除父母兄弟外,家中还有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非常疼爱自己的乖孙女,到如今一家三位白发人送黑发人,凄惨至极。

黄曌走后,公安在黄家周围布置便衣,盘查监控行人,并派人进驻黄家将黄母困在家中,还诬蔑黄曌是自杀,不准许更多亲人前来吊唁,电话被窃听,并让公安、社区、街道干部轮番前来游说,妄图掩盖罪恶,以图大事化小。

黄曌的亲友心怀悲痛与不平送来悼念的花圈,放在黄家楼下,花圈中间写着一个大大的冤字,心虚理亏的恶人竟然蛮不讲理地将“冤”字扯下。在封建帝王时期,老百姓还可以拦轿喊冤、击鼓升堂,如今好人被无辜打死,连花圈上都不能写一个“冤”字,这历史的大倒退,却被江氏邪恶集团宣扬成中国人权状况最好时期。

黄曌,你可以安心了,你的遭遇惊醒了街坊四邻及更多的世人,使他们认清了江氏集团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是多么邪恶,你的父母为你这样的好女儿骄傲,你坚定的正念正信激励着我们地区全体大法弟子,在今后助师正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路上,我们会更加理智,更加智慧,更加慈悲。

另:黄曌去世后,有一个自称杨刚在武汉市一处工作的人找到黄家,希望黄家尽快将黄火化了事等等。不知此事与他有何关系。

武汉市公安一处电话:(027)85395240

黄曌这次出事,可能是去电脑城和电子市场购物时被跟踪,提醒买耗材的同修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