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嘴子劳教所暴行:打昏后用锥子扎,电击乳房、阴部


【明慧网2004年4月4日】恶警不许大法学员睡觉或多天从早上四、五点钟起床开始罚站到半夜12点才许休息。其间令犹大轮流不间断的对你放毒或成天罚站。

对亲情放不下的大法学员,恶警则从你父母、丈夫、孩子入手。

恶警以减期为诱饵或恐吓:“24种刑具等着呢,再不转化大刑伺候”等。

对因遭受迫害而绝食抗议的大法学员,恶警灌食的手段也令人发指。在冬天将要灌的食物里兑上大量的盐放到冰凉时由劳教所内一个姓郭的大夫灌,常常是管教指使几个卖淫,吸毒人员按住或捆绑住大法学员的手脚,管教在旁教唆,郭大夫狂叫着:“你不是不吃饭吗?我好好伺候伺候你。”并将插管从鼻子狠狠的插到腹内,再使劲拽出来,就这样反复迫害折磨性的插拽几次后才开始灌食,而地上淌着一大滩被插管带出的血和胃液,惨不忍睹。被灌食的大法学员每次都被折磨得半死,肚子扭劲的疼,稍有人性的人都看不下去,这就是黑嘴子劳教所的大夫,不但没有医生应有的职业道德,连起码的人性都没有,简直就是披着人皮的魔鬼。

恶警大队长或管教指使其他犯人,经常殴打折磨并侮辱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其流氓架势恐怕连真正的流氓看见了也自愧不如。七大队侯大队长(可能叫侯志红)对绝食后非常虚弱的大法学员,打至昏迷时,再用锥子狠扎大法学员。管教也用电棍电学员敏感部位。二大队刘连英大队长,强迫不屈服的大法学员背着一百斤黄豆的袋子来回走。

恶警指使卖淫吸毒人员扒光大法学员衣服按住并用电棍电学员乳房、下身,并电学员阴部或塞进学员嘴里电,学员痛苦状无以言表。六大队恶警反复殴打大法学员后踢倒学员后用穿着硬皮鞋的脚狠踢学员下身阴部致使学员下身麻木,小便失禁。

以上只是我所知道恶警们毒打折磨大法学员的几种手段。

当大法学员将遭受恶警毒打的情况反映给所长范友兰或管理科廉科长时,他们给予的回答是:这是你们大队长或管教关心你们的一种方式。这些恶警还互相维护,并公开叫嚣“你告诉谁去也没用,在我这一亩三分地上就我说了算,就把你玩死能咋地谁。”这就是邪恶狠毒的恶警们的流氓嘴脸。

在劳教所,这邪恶的地方恶警们一手遮天,为所欲为的迫害大法学员,简直无法无天,但对明慧网却忌惮的狠,怕它们的恶行臭名远扬。

七大队藏平恶毒攻击大法师尊与大法弟子语言下流不堪入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