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治愈我的重症肌无力怪疾,江氏集团害得我家破人亡


【明慧网2004年4月4日】我今年六十六岁,是河南省濮阳市清丰县人,在职期间曾多次被县里评为模范、优秀共产党员,1994年退休。1995年,我突然身患怪疾,先后求治多家医院,县里跑到市里、市里又跑到省里,省里确诊我为重症肌无力,大夫们对我都束手无策。家里人只好带着我到北京求医,在北京玄武医院住院期间,我的病情突然加重,经过二十多天的抢救才暂时保住了性命。医药费用贵的惊人,二十多天的抢救就花去了八万多元,尽管如此大夫依然治不好我的病,我的生命只能靠昂贵的药物来维持。在疾病的痛苦和面对死亡的恐惧中,我绝望了。

1996年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不但绝症不翼而飞,心灵也得到了升华。看到我身心的巨大改变,我那本来因为我的疾病而终日以泪洗面的家人又重新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我和家人从心里感激慈悲的师父,感谢法轮大法给了我重生。我发誓要坚修大法到底。

1999年7月20日以后,江XX政治流氓恐怖集团为了达到个人目的,发起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并利用电台、电视台、报纸、刊物等庞大的宣传工具大肆诬蔑、造谣、陷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欺骗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作为一名法轮功的受益者,我深知法轮大法好,为了让被谎言蒙蔽的老百姓了解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于1999年10月我去北京上访,被北京的恶警无端绑架并遣送回当地拘留。我被非法拘留了半个多月,当地的恶警威逼我的家人交出两千元钱后才放我回家。

2000年10月,恶警又无故把我从家中抓走,非法关押我二十多天后,又向家人勒索五千元钱,并开除我党籍。

2001年2月,正是中国的传统春节,农历正月初二,恶警以开会为由将我骗去拘留所,强行将我关押了一个多月。在这期间,恶警将我拉到濮阳市洗脑班进行洗脑,并扣押我的身份证,至今已经3年多了,仍不归还。在我被关押期间,恶警们窜入我家中,对家里人威逼恐吓,致使我的丈夫经受不住打击得了重病。即使这样,恶警仍不放过他,依然常常闯入家中对重病卧床的丈夫进行骚扰,造成我的丈夫不久便离开了人世。

只因我不放弃信仰法轮大法,我的儿女们也各个受到株连,恶警用不准入党、不能提干、经济损失等威胁他们,让儿女们给我施加压力,逼迫我放弃信仰法轮大法。

我本来一个和睦的家庭,就这样被江氏恐怖流氓集团给拆散了。

======
河南省清丰县恶警:卢登坤 电话:0393─7223570 0393─7236570
卢登坤的恶行:绑架法轮大法弟子、勒索大法弟子钱财并无故闯入大法弟子家中进行骚扰。

河南省清丰县政保股副股长:南宏轩 电话:0393─7220139。
(南宏轩的妻子:韩青林,清丰县中医院药剂科职工,电话:0393─7228986)。
南宏轩的恶行:紧紧跟随江氏流氓恐怖集团,专抓捕法轮功学员,敲诈钱财、非法抄家,扣押大法弟子的身份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