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遭受和目睹的迫害:折磨性灌食、“上绳”毒刑


【明慧网2004年4月4日】我是个家庭妇女,没有文化,没有工作,还有两个上学的孩子。一家4口人靠丈夫一人的工资度日。1999年12月,我和其他3位同修到最高人民法院反映情况,被送回当地拘留15天,罚款达5万元。由于去北京上访,恶徒们强迫我丈夫下岗,只发基本生活费,孩子上学已经很困难了。

后来对法轮功的打压步步升级,造假的骗剧编出一个又一个,宣传仇恨,欺骗毒害世人。作为一个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学员,为了抗议江XX集团的这种颠倒是非、栽赃陷害的迫害,2000年12月我又到北京和平请愿。由于江氏的株连政策,我怕牵连到丈夫单位和家庭,不让无辜的人受连累,我不报姓名和地址。当时我在天安门广场想打开“真、善、忍”横幅,结果被警察抓到车上带到广场派出所关进地牢里。那里关着很多大法弟子。下午4点多,把我们几十个人分送到了大兴县看守所。恶徒们用尽各种手段逼供、欺骗、打骂、不让睡觉等,想让我们说出地址姓名,好拉回当地迫害。我们几十个大法弟子就绝食抗议这种违法的行为。之后又把我们劫持到天津市河东区看守所继续迫害。

除了野蛮的强行输液外,在那里十几个恶警和狱医用绳子把我们的手脚绑在椅子上不能动,用钳子夹住舌头,从嘴里伸进手指粗的管子,捅到食管往胃里插,进行强行灌食。这些不法人员的粗暴行为,加上又粗又硬根本不合格灌食管,把我们的喉咙和食管都捅烂捅出了血。那疼痛难忍的滋味,一般人根本无法承受。那时我已经绝食20天,身体非常虚弱。恶警们把我打着背铐送进号里,晚上不让睡觉,白天接着逼供,又打又骂,把我的头发一绺儿一绺儿地揪下来散落一地,手和脸都被打肿了。

接着又将我铐在后院的铁网上,数九寒冬,只穿一套秋衣裤,光着脚冻了我长达2个小时之久。我看到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被恶警穿着皮鞋给踢得浑身是伤,两条腿黑青烂紫,没有一块好地方,不用说走路,移动一下都很困难。这些中国的“人民警察”就是这般凶狠的“为人民服务”。

2001年元月,我被劫持回当地,被非法劳教3年,关进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在那里我又一次次见证了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我们这些以“真、善、忍”为准则做好人的人,却被那些吸毒的严管犯两个看一个,叫包夹;吃饭、睡觉、上厕所都失去了自由。白天除了被强迫看诽谤的造谣录像,还被强迫面壁罚站,晚上不让睡觉,弄得我们昏昏沉沉。脑子不清醒时,恶徒们就开始灌输它们邪恶的那套洗脑骗术。

2001年10月1 日,恶警组织开会诽谤大法。我们站起来高喊“法轮大法好”,吓得恶警赶快指使犯人对我们又是打骂、又是堵嘴,并叫嚣“每人加期3个月。” 我们又以罢工、不穿所服、不做操,来抗议这种无故加期。邪恶之徒恼羞成怒,恶警、犯人一起对我们又打又骂、戴手铐,还把我们的毛衣、毛裤从身上扒下来扔到水盆里。我们坚决抗议这种卑鄙的行为,开始绝食。没有人性的邪恶之徒把我们硬往饭堂里拖,有的衣服被磨破了,身上也磨出了血。看我们还不屈服,就开始酷刑“上绳”。

恶徒们用非常坚韧的细绳子,从背后绑住我们的双手,再使劲儿往上拉,直到肩部关节要断下来,绳子都勒进肉里去,冬天痛得大汗淋漓。有时所长亲自下手,连60多岁的老人也不放过。上绳后多数胳膊都抬不起来,如果不妥协还继续上绳。我和其他几个被继续上绳时,恶警给我们绑上看着我们痛苦的样子,还洋洋得意地在那儿抽烟、喝水、吃瓜子。

这种残酷的折磨和无故体罚时常发生,有人因不写作业,4天4夜不让睡觉,白天还得照常干活。年轻的大法弟子张保菊因不妥协,每天只许睡3、4个小时长达28天(已迫害致死)。劳教所宿舍楼走廊中间那6个醒目大字“教育、感化、挽救”切切实实成了“迫害、酷刑、虐杀”。

2003年4月28日,劳教所纠集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邪恶之徒,由劳教局、司法厅坐镇,聚集各地迫害大法弟子的老手、邪恶之徒,对该所坚定的大法弟子开始了前所未有的残酷迫害。一个个被轮番地拉出去上绳、穿约束衣(以前有说明),这其中前后有5人被折磨致死,仅6月4日一天就有3名大法弟子被虐杀。多名被迫害致残,有的胳膊、腿至今不能正常活动,有的身上留下了长长的疤痕。

按照法律规定:劳教所出了人命,领导和当班都要受到法律处罚。可是这些一天迫害3条人命的直接责任人不但没受任何法律制裁,相反却作为转化率高的典型到处宣扬,并受奖励,参与的吸毒犯不但不加刑,还提前释放。有邪恶之首撑腰,这里的酷刑折磨就由原来的暗中行恶转向了公开虐杀。这些所谓的执法人员根本不讲法律,人的尊严、人的本性、人的羞耻都荡然无存;对于那些他们不满意的大法弟子,刑满时,他们可以无限加期。没人问就算,有人问耍赖;要是家人和单位去找,就说日期弄错了,回去开证明再来吧!开了证明又说,这个章没盖,那个手续不全……。

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判3年又加了期,有的判2年都住快3年了,那个进所日期就在床头挂着,每天都看得见,怎么到期时都错了呢?这些不法官员警察真是下流、无耻到了极点。这就是江氏之流对外吹嘘的“我国人权最好时期”的真实写照。

在此呼吁世界人权组织,国际法庭等立即将江罗邪恶之徒绳之以法,交全世界公开大审判,不能让它们的罪恶再延续了,人类的道德不能被这样践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