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我的同修-大庆大法弟子王国芳


【明慧网2004年4月4日】听到同修王国芳被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致死的消息,我如五雷轰顶,顿时泪如雨下。几年来和她接触的日子里,一切都历历在目。

记得98年4月,我正式去炼功点,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炼功时她站在前面,许多新来的学员就是看着她的动作在纠正着自己。过后她还把看到的不准确的地方,手把手地单独教给每一位新同修。炼静功也一样,经常看到她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教新学功的人打手印。

记得99年7.20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她第一个悟到要坚持在外面炼功。清晨,炼功场上唯独她在打坐。警察、国芳的哥哥、母亲围在她跟前,说她、劝她、逼她回家,她照炼不误。第二天她按点起床到外面炼功。她母亲跪着求她别炼了,她还是坚持炼完。

记得去北京证实法,她又是第一批,被送进市看守所时,她还是坚持炼功,多次被关进小号,罚她戴上手铐、脚镣来回走。一个月后她被无条件释放。她跑到我家讲了上访的全过程。她怎么在天安门炼功,恶警抓大法弟子的情景。当讲到她们从北京被带回来,下火车时,她说“派出所的警察、单位的领导、家里的人等等来了许多,站在出站口的两侧,当时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他们欢迎哪方面的重要人物,也纷纷驻足观望。(将来的人会知道,她们比任何重要人物都伟大啊!)。然后她们上了大客车,前后有好几辆小车,好一派壮观的景象。哈哈!她乐得那么爽朗,象一个做了好事的孩子。竟没有一丝对被抓、被打、戴手铐、脚镣疼痛的惧怕,而且表现的那么无怨无悔,她还希望更多的同修和她一起再次进京。我被她信师信法的坚贞,敢于顶着巨大压力证实法的行为震撼了,当时眼泪下来却全然不知。国芳那悦耳的笑声依然留在我的心里。

记得她几次进京证实法。有一次,她和另一位同修早在人民大会堂门前的广场上,对着正在走出来的许多代表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又跑到天安门前再次打开横幅,并大声喊出了肺腑的声音“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过后竟安然无恙返回家中。

记得她洪法、讲清真象、散发传单救度着她每天碰到、接触到的所有世人。

记得她把那么多真象资料送回老家,救度家乡的父老。

记得……

记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